柯南系列剧场版或许又一次扑街,日本漫改电影在国内没机会了吗?

读娱关注

柯南系列剧场版或许又一次扑街,日本漫改电影在国内没机会了吗?

文 | 王垚

陪伴了几代人的悬疑推理神作《名侦探柯南》又迎来了新的剧场版《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并已在本月9日正式在内地上映。

《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的故事仍然以推理、破解谜团推进,主要人物也一一登场。截至发稿前,《零的执行人》票房达2343.8万,虽然票房远不及同天上映的《毒液:致命守护者》,不过也好过以往该系列的一些剧场版影片。

柯南系列剧场版或许又一次扑街,日本漫改电影在国内没机会了吗?

其实,影片早在今年4月13日就在日本上映,作为《名侦探柯南》的剧场版第22部,《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在日本同期风头先后盖过了风靡全球的《头号玩家》与《复联3》。目前累积票房已经突破了90亿日元,暂列日本年度票房亚军。不仅是《柯南》剧场版票房历史最高,同时也挤进了日本动画电影历史前十名。

所以对比来看,《零的执行人》在中国市场的表现与在日本本土相差甚远,而这又是因为什么?

1、“柯南”系列在中国市场的怪象

说到《名侦探柯南》剧场版系列,在中国,它是存在一个怪象的,明明有广大的中国粉丝基础(《零的执行人》上线前猫眼想看人数突破20万),但整体票房表现一直平平,最好成绩也不过是2015年《名侦探柯南:业火的向日葵》的8162万,确实让人疑惑。

柯南系列剧场版或许又一次扑街,日本漫改电影在国内没机会了吗?

并且,从这些剧场版在豆瓣的评分上来看,较为看重影片质量的群体也都不看好其内容本身,评分最高之作票房最低,口碑最差的作品反倒票房最好,可能也减弱了粉丝群体走进影院观看的热情,而《零的执行人》在国内上映之前,豆瓣就给出了5.8的评分,之后可能也难以凭借口碑发酵吸引到更广大非粉丝群体的观众了。

其实,“柯南”系列剧场版在国内几乎都没有做过过多宣传,这也是该系列国内票房始终不理想的原因之一。作为动画电影,“柯南”系列本身是可以吸引除了自身粉丝之外群体可能性的,如果在上映前有足够的宣传,还是有可能渗透到那对动画电影有一定兴趣的群体的。

当然,对于《零的执行人》票房影响更大的,可能还是其档期上的强强竞争。除了有同日上线的《毒液》,还有此前在国内进行过多次宣传、岩井俊二导演周迅秦昊主演的《你好,之华》,随后还有大批“哈迷”期待的《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抢夺视野,所以《零的执行人》在后面的票房成绩也并不明朗。

柯南系列剧场版或许又一次扑街,日本漫改电影在国内没机会了吗?

另外一方面,无论是《零的执行人》还是以往的该系列剧场版,在国内大陆上映的时间都与日本有几个月差距,台湾、香港等地区也经常比大陆上线早,这就使一部分盗版内容在网上流出,从而可能影响了最终柯南剧场版在国内的票房成绩。

因此整体来说,《名侦探柯南:零的执行人》在这个11月,可能还是会像它以往的“兄弟”那样,过的并不开心了。

2、日本漫改电影的难关:“合家欢”死守中国动画电影市场大门

其实,《名侦探柯南》系列并不是在国内唯一票房不理想的日本漫改电影,进入到中国来的日漫剧场版受欢迎程度大多都不佳。如《黑子的篮球·终极一战》679万、《龙珠Z复活的弗利萨》1098.3万,《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3778.8万等,每一部的原作IP都是大名鼎鼎,但相对于一些美国漫改在国内破10亿票房的“壮举”,同样的海外大IP日本漫改电影表现有些糟糕。

柯南系列剧场版或许又一次扑街,日本漫改电影在国内没机会了吗?

分析这三年来日漫剧场版在中国的定档新闻跟其上映日期间隔,长的有2周,最短的仅有1周,可以说即使在已经准备好宣传物料的情况下,要在10天左右的时间内在线上、线下同时铺开电影的营销,绝非易事,而营销对于一部电影的票房影响着实不小。

其次,几乎所有的日漫剧场版在国内上映时间上要普遍落后日本上映时太久,如今年的《黑子的篮球·终极一战》在日本上映时间为2017年3月18日,而在国内上映则到了2018年8月24日,横跨了一年半的时间,所以架不住等待的粉丝大多都会选择网上去搜索盗版资源来一睹为快,等电影在国内上映的时候,这部分人再去二刷的可能性已不大。

盗版横行、引进时间滞后,可能是日本动画电影屡次败走中国的原因之一。

另外,中国市场对于动画电影的偏好更倾向于合家欢动画。据猫眼专业版显示2016年以来,国内票房最高的10部动画电影中,《疯狂动物城》、《寻梦环游记》、《神偷奶爸3》、《功夫熊猫3》、《熊出没·变形记》等9部电影都属于合家欢电影。其中,《疯狂动物》、《寻梦环游记》、《神偷奶爸3》、《功夫熊猫3》4部电影票房超过10亿,合家欢动画电影在中国的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

柯南系列剧场版或许又一次扑街,日本漫改电影在国内没机会了吗?

猫眼票房前十动画电影

而不少日漫大IP都是热血青春类型内容,其剧场版也都延续了这一特点,激烈的打斗场景在不少中国家长看来或许不适合自己的孩子,更具有童话成分的人物故事会更受欢迎。拿日漫剧场版最亮眼的两部来说,豆瓣8.3分的《火影忍者剧场版:博人传》1.03亿票房,豆瓣7.7分的《航海王之黄金城》1.07亿票房,相较合家欢类型的动画们票房也逊色的多,唯一拿得出手的日本漫改“哆啦A梦”系列本身却也属于合家欢类型,且该IP几乎每年都会有在国内的线下活动,进一步巩固IP中人物在国内少儿群体中的印象。

合家欢动画电影更容易斩获高票房,因为这种类型的动画电影与国内动画电影主要受众更为重合,同时兼顾了儿童观众和成年观众的需求。相较之下,更偏成人向的日漫剧场版则很难渗透到中国动画电影主要受众中,很难成为现象级爆款。

3、日漫电影的中国市场正在打开

虽说日本漫改电影在当下的中国市场处境“艰难”,但也有情可原,毕竟日本漫改电影进入中国不久。像“哆啦A梦”、“火影忍者”、“航海王”等几部漫改电影作品也已成功破亿,这可能标志着日本漫改电影在中国的一个新起点。

作为日本漫改电影新的延伸,漫改电影真人版近两年也开始出现在中国市场,2017年9月初登陆中国的《银魂》真人版最终票房报收8143万,是2016年上映的《寄生兽》的近两倍之多。《银魂》真人版在中国超过8000家影院、16000多块银幕上映,是日本院线荧幕的五倍之多,这个数据甚至让日本媒体惊讶,“漫改电影史上最大规模的放映”。

柯南系列剧场版或许又一次扑街,日本漫改电影在国内没机会了吗?

而从日本漫改剧场版的潜在受众层面来看,据有关数据显示,国内二次元产业市场规模于2017年就破1000亿元,用户规模已超过3亿人。今年3月份,作为二次元用户聚集地的B站也赴美上市。随着“90后”、“00后”消费潜力不断释放,动漫行业将会迎来新的商业机会和发展机遇。在此条件下,日本漫改电影或许会也将借此迎来春天。

另外,80、90、00后这些喜欢二次元的群体,大多数人的小孩还未长大或者还未有小孩,未来几年随着这些人年龄增长有了孩子,或许届时热血青春的日漫剧场版也会因为父母的原因而走到小孩的视野中。

整体来看,不同观影需求会催生不同的电影类型,虽说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美漫一家独大的现象已经持续多年,不过随着市场的开放,日本漫改电影在中国已从最初每年上映1—2部,到如今每年至少有5部上映,2016年甚至达到了9部之多。更多的日本漫改电影在国内的上映,也会引起日方对中国市场的重视,进一步加强在中国大陆市场的营销,从而增强日漫剧场版在中国市场的影响力。

当然,更多的日漫剧场版在国内上映,也有利于丰富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的类型,让中国观众看到更多样的动画电影,甚至挖掘中国电影的增量市场,吸引更多年轻人走进影院,形成新一代群体的观影习惯。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言承旭公开认爱

  • 广厦首节被压制

  • 张雨绮diss俞敏洪

  • 上海快递小哥暴哭

  • 辞职先删同事微信

  • 东航回应系统漏洞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