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九章:你一定要撑过去啊!

掌阅文学关注

帝凤歌冲进酒楼便看到了五官流血的音七七,她的呼吸若有若无的。

“浅秋,找个大点的木桶盛满水!”帝凤歌脱了披风随手一丢,撸起袖子便朝音七七走去。

“将木桶支起来。”她头也没抬地说道:“剩下的人都出去!”

花景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往外走去:“有事便喊我,我就在门口。”

虽然他也懂医术,但毕竟是男子,多有不便。

音七七的情况比较急,她其实最近一直在强撑着,三股毒素在她身体里不停地冲撞。她每日都服止痛的丹药,但这并不能让她的身体情况有所好转。

“夫人,水准备好了。”浅秋说道。

“帮她把衣服脱了。”帝凤歌说道。

她转身走到木桶旁边,这次并没有用不老泉。必须先解蛊,若是音七七一吸收不老泉,那蛊虫就更不容易出来了。

帝凤歌手作兰花状,只听“噗噗”几声,她弹了几缕火焰到木桶下。

她小心地控制着温度,冷热要适宜,只有外面的环境够舒适,才能将那条蛊虫骗出来!

“浅秋,吩咐外面的人找些冰块儿来!”帝凤歌说道。

“夫人……要多少?”

“能将七七埋进去就行。”帝凤歌答道。

“啊?哦!”浅秋愣了下赶紧往外走。

此时音七七五官中流出的血开始变黑了。

浅秋将那要求跟外面的人一说,外面的人犯了难,连百里星辰都皱起了眉头,这上哪里弄冰块儿去啊!

“酒楼的后厨肯定有!”有个小丫头说道,她是留在里面帮忙的婢女之一。

“对对!一般做饭的地方都会准备冰块儿的!”浅秋点头。

“来人,去将街上的酒楼都搜一遍,用最快的速度将冰块儿送来。”百里星辰吩咐道。

帝凤歌将音七七放到桶里,然后划开了她的手腕,血一点点溢出,她五官中流出的血少了一些。

“可惜了这么多的太古灵血。”帝凤歌说道:“七七,我要让你进入假死状态,你一定要撑过去啊!只要你撑过去了,我就将整条街的酱肘子都放在你面前,想吃多少吃多少!”

音七七此时已经无法回答帝凤歌了,她根本就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浅秋,帮忙换水!”帝凤歌喊道。

如此三次,冰块儿才送来,但数量依旧没达到帝凤歌的要求。

“这可怎么办?好些酒楼都因为魔族的打砸抢烧关门了,冰都没剩多少。”浅秋说道。

“下雪啦!浅秋姐!下雪啦!”外面那个小丫头喊道。

“哎!我弄些雪进来!”浅秋眸色一亮往外走去。

帝凤歌将音七七扶着放在冰块儿里,她叹了口气道:“若是冰儿在就好了。”

她观察着音七七的身体状况,然后往她舌头下塞了一枚救命的丹药,吊着她那口气。

“咕咕咕……”音七七的身体里传来些奇怪的声音,帝凤歌知道,那蛊虫受不了了。

她双手平摊,指间冒出绿色的光来。

以前她没有巫蛊之力的时候都是用针寻蛊,那方法虽然也有效,但是对人损伤巨大,而且非常耗费精神力。

绿色的光星星点点的飘出,帝凤歌闭上眼睛,光越释放越多,很快便包裹住了音七七的身体。

浅秋进来正好看到这样的一幕,神秘还有些诡异。

她将雪倒在了音七七身上,正好将她脖子以下的地方都遮住了。

“夫人,七七姑娘……会没事的吧?”浅秋问道。

帝凤歌没说话,她现在最怕的就是音七七自己挺不过去。人在假死的时候会产生一个舒适区,七七这么懒的人若是在那个舒适区不出来该怎么办?

“外面下了好大的雪,倒是能将地面上的血腥味掩一掩了。”浅秋知道帝凤歌心中也担忧便转移了话题:“回去的路应该更不好走了。”

帝凤歌揉了揉眉心:“有派人跟着帝君广吗?”

浅秋点头:“主子已经派人去了,他逃的跟条丧家之犬似的!”

“噗!”就在这时,音七七突然吐出一口黑血来。

帝凤歌赶紧动作,她口中念起了近两日学的咒语。

“咕咕咕……”那蛊虫回应起来。

帝凤歌口中的咒语不停,然后给浅秋使了个眼色。

浅秋点头,抱着音七七就丢进了刚换的水里。

音七七接连吐着血,那蛊虫感觉到外面的温热了,它想离开音七七的身体,但却像是顾忌着什么。

“怎么还不出来!”帝凤歌有些急,音七七的五官流血流的多了起来。

“啊!”她突然一声尖叫,帝凤歌停止念咒,蛊虫又缩了回去。

帝凤歌取出银针便刺入了音七七的经脉,那蛊虫被困在了她的心口附近,好险!

“不对啊……”帝凤歌拿袖子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里面没事吧?”外面传来了花景城的声音。

帝凤歌在想事情,没来得及回答他,浅秋又不知怎么回答。

花景城等了两息不见动静便急了,他推门而入,看到音七七状况不免急了:“怎么会这样?七七?七七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花景城这样一晃,音七七的身子软了下去,靠着木桶就往下滑。

浅秋走过去将门关上,然后回来瞧着花景城说道:“七少爷,你别晃七七姑娘!她身上有针!”

“凤儿?”花景城看向帝凤歌。

帝凤歌回了神:“我刚刚怎么感觉……有什么东西阻碍着蛊虫?”

音七七的体温回升,蛊虫又安静下来。

花景城微微皱眉:“魇灵咒!一定是那咒术!”

“那就要一起解。”帝凤歌说道,她抬起头看向花景城:“你先出去,我还得将她放在冰里。”

“哗啦……”

她这话刚说完,花景城便抱着音七七起来了。浅秋一声低呼,这七七姑娘可什么都没穿!

“你先看下那魇灵咒,我稳住她的气息。”花景城说道,他眸中只有音七七的生死,美人就算不着寸缕,此时也是不染情欲的。

有花景城在确实事半功倍,帝凤歌很快便将杂事甩出脑袋,此时音七七的性命最紧要。

“糟了!”帝凤歌眸色沉了下去:“这魇灵咒是不能解的!”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傅园慧自虐

  • 印尼活火山爆发

  • 包贝尔回应烂片

  • 我爱我家收购中环

  • 札幌餐厅爆炸

  • 花总遭死亡威胁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