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一个女人害十个仕族

掌阅文学关注

严鸿立刻笑着,“买,这可是买到手里就赚钱的东西,岂有不买之理。”

“哎,你小子倒是说了一句实话,可谁叫我是看脸色吃饭,两年没进账,弄得我也没办法了,想着与其这么耗着,还不如舍了这红利,独立门户,怎么着喝粥也不再看人脸色了。”

裴耀故意叹气,抱怨连连。

严氏也没想到啊,这歪打正着,居然逼得他卖手里的份子了,好在去年她没给银子,不然这精怪打死也不会卖。

“二爷刚才都说了,我姓严,你们姓裴,这清官都难断家务事,我一个晚辈自然不好说什么。”

严鸿也是有口才的人物,自然不接茬,说完就道拿出十万白银的银票,“这可是五百一张,二爷先数数,然后确定我有资格了再说买卖的事。”

“不用了。”裴耀才不在意这个,直接看着严氏,“大嫂,我刚才说了,卖之前,你把我银子结了,你这账还没给我算清,这样我可是要挑买主的。”

严氏可是早就算过了,怎么都需要拿出十五万多分出去,自然不会接这个茬,直接笑道:“二弟,你刚才不是说了,不需要看账,直接给你十万分红,你就卖了手里的份子吗?”

裴耀故作无奈,咬牙回道:“就算这么回事,哪你也得先给我十万白银啊!”

严氏顿时笑了,“自然给你,等罗成拿着分红账本到了,你签字后,我自然给你银子。”

“哎呀,这就是不能当家做主的苦啊!”裴耀故一抱怨,心下却笑了,严氏,二爷现在抽空你的银子,等你拿不出药材的时候,我看怎么哭。

很快罗成到了,这可是如今裴府的管家,他一到,就拿着分红的账本给严氏,“夫人,宫中可没多少银子啊,这时候分……”

“没你的事,你少说话!”严氏呵斥了罗成,就把分红签字用的账簿递给裴耀,“二弟,签字吧,顺便把三弟和母亲的一起签上,省得我去一个个寻!”

“安心,我可不是那种见钱眼开,不是自己的也兜着的主。”

裴耀指桑骂槐的说着,严氏也充耳不闻,只管让他签字画押就行了。

挥毫泼墨,裴耀写字儿跟开方子一样好爽,弄好后,就递给严氏,“恭喜大嫂,你这下算是测底得到惠生堂了。”

“你也可以不给我啊!”

严氏得意一笑,就让严鸿跟裴耀签字画押,给了银子,就带着两个外甥扬长而去了。

望着严家得意的背影,裴耀连连咂嘴,“都要倒霉了,竟然完全不知,真是一个蠢货,真不知道我大哥那里来的勇气,让她来掌家!”

“二爷,兴许他们还有别的后台,所以压根不怕啊!”

安河提醒一句,裴耀就笑了,“有就有呗,我们就算不靠后台,照样让惠生堂举步维艰,谁叫严氏吃撑了去动我外甥媳妇了。”

安河立刻附和一句,“那是,现在唐夫人估计已经行动了,只是严氏还没收到消息而已。”

“这就不管我们的事了,立刻去通知三爷,就说明日我要分家,独立门户,从此以后,除了祭祀和宗族聚会,本少爷与本家毫无瓜葛。”

裴耀说完,邪魅一笑,如今梅儿才是真正的当家主母了。

“是,二爷!”

转眼四月到了,很多春药都该收了,唐天昊那边也动手了,只要在蜀中收药,惠生堂真是连根贱草都都不到,急得收药的人全都给严氏飞鸽传书,询问该怎么办。

正好府学这边也爆出了丑闻,经过郭知府半个月的审问,总算查出御赐红珊瑚手镯,居然在司业手里,虽然他从四品,也有人际关系,可惜郭知府刚正不阿,压根不买账,直接找了祭酒,让他一定要处理了,不然就要上报朝廷。

李祭酒虽然从三品,可以压制郭知府,可这是御赐之物,他也不敢真的跟郭知府闹翻,只能下令让司业教出御赐之物,再追究他们受贿的事。

这可是打击了好一批人,带头的司业不但没了官职,还要发配到魔州,剩下的没几个有好日子,最差的一个,贪墨三百两银子,也被判了三年牢狱……

好在严家手脚快,先将这批人的家属给安抚了,让他们的家属直接让这些闭嘴,这些人才没交代严氏一族。

不过就这么安抚一下,也足足花了严鸿一万多白银,真是气死他了。

而且去年秋闱的成绩一改不算,全部由知府衙门的推官实地调查和考核,再给朝廷推荐人才就行了。

严鸿可是把孟氏一族骂惨了,还下令以后绝对不找孟家了。

孟家虽然免罪了,可日后也算得罪的大主户,惠生堂和赛江南一起不找他,这蜀中还有几个生意人敢找啊!

而且李祭酒也记恨上了孟氏一族,连孟家在县学读书的人全都给下了黑手。

韩枫也给孟莹下了判决书,罪名肆意偷盗御赐之物,和混乱仕途,斩立决,念其有孕在身,待她产子后,立刻问斩!

一个孟莹端了十个仕族之家,外加一个镖局……

当云岚听到这消息后,真心佩服的要死啊,所谓成也女人,败也女人,这句话在她身上显现的淋漓尽致。

接下来就连几桩婚事,忙的是热火朝天,云岚这挺着大肚子,还好操持,真是累得不行。

等最后一桩婚事完了后,云岚立刻放话,各自为家,不许打扰她,她要静心养胎。

唐子辰和裴世欢得知后,立刻一起回来家来看望,正好最近蜀岚晓月想吃酸菜鱼的人特别多,顺道找云岚给出个新配方。

云岚一看二人,就没好话,“老娘把生意都交给你们了,银子也不要你们的,你们就不能不找我麻烦吗?”

“娘,你别这样啊!”

裴世欢立刻撒娇,拉着云岚,“儿媳已经很努力了,你可得……”

突然,裴世欢止言,她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白光,随即觉得胸闷,喘不上气了,伸手抓了抓,“相公,我……我难……”

这一句话还没说完,裴世欢就倒在了云岚的怀里。

“欢儿!”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印尼活火山爆发

  • 札幌餐厅爆炸

  • 插刀教现状

  • 我爱我家收购中环

  • 许家印回乡探望

  • 考研800包咖啡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