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前来投奔

掌阅文学关注

朱祐傲气十足地说道:“我什么时候向主公要过赏赐,当然是主公主动送给我的!”

邓禹哦了一声,眨眨眼睛,含笑点了点头,转身走开了。见状,众人又纷纷追上邓禹,问道:“仲华,劝进之事你不管了?”

“既然主公心中已有打算,我们就不用再操心了。”朱祐劝进,挨了主公的训斥,可之后主公又送了他一块珍贵的皮子,显然主公心里并没有责怪朱祐的意思,也就是说,主公也有进位之心,只是现在的时机还不成熟罢了。

在当时,像羔羊皮、貂皮之类,只有达官显贵才能用得起,普通的百姓,通常用羊皮、鹿皮之类,再穷点的,就只能穿厚些的麻布衣裳。

刘秀部抵达安险对岸的第二天,天还没亮,睡梦中的刘秀被营帐外面的龙准叫醒。刘秀睁开眼睛,问道:“何事?”

营帐外的龙准说道:“主公,姚大人求见!”

刘秀心中一动,随即从床榻上坐起,说道:“速请次况进来。”

他话音刚落,营帐的帘子撩起,铫期从外面走了进来。到了床榻前,他拱手施礼,说道:“主公,安险有动静了!”

刘秀立刻追问道:“怎么回事?”

铫期正色说道:“今早将近卯时,一辆马车离开的安险,沿着滱水北岸,一路向西,看起来,是打算去往卢奴!”

刘秀扬了扬眉毛,问道:“只一辆马车?”

“正是!”

“这就奇怪了。”刘秀和邓禹都有推测到彭宁的目标可能是郡城卢奴,但一辆马车里又能坐下几个人,只一辆马车的人,就想偷袭卢奴?

沉吟片刻,刘秀问道:“知道马车里是什么人吗?”

铫期摇头,说道:“马车出了安险,并未停下过,车里的人也没有现身,斥候无法辨认车内之人到底是谁。”

刘秀问道:“可有派人跟着那辆马车?”

铫期应道:“有的,有三拨兄弟在追踪马车的去向。”

“很好!盯紧它,还有车里的人,我倒要看看,彭宁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铫期的推测没错,这辆趁着天还没亮,从安险摸着黑出发的马车,目的地的确是卢奴,只不过马车里的人并不是去偷袭卢奴的,而是去向卢奴投诚的。

马车上总共就三个人,一人是赶车的车夫,另外的两人,则是孙仓、卫包。

孙仓、卫包本是上谷郡的郡吏,后来他二人跟随耿弇,去往长安朝见刘玄,结果半路上王郎称帝,他二人便舍弃了耿弇,偷偷跑到邯郸,投靠王郎。

这次他二人本是跟随严奉一同出征的,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俩又舍弃了严奉,反而跑到了彭宁这边。

且说孙仓和卫包,坐着马车,到了卢奴的对岸,这时候天色已暗,找不到船家,两人只能在马车上住了一宿。

等到第二天早上,趁着河水的结冰还没有化开,两人舍弃了马车,步行过河,来到卢奴的北城门外。

当他俩走到北城门近前的时候,城头上有人大声问道:“别往前走了!来者何人?报上姓名!”

孙仓向城头上的守军拱了拱手,说道:“我乃上谷郡门下掾孙仓,这位是上谷郡门下史卫包,我二人是专程来拜见刘太守的!”

城头上的军兵听闻他二人都是上谷郡的官员,不敢怠慢,说道:“两位大人在城外稍等,小的这就去向太守大人禀报!”

过了有半个时辰,刘钧的身影出现在城头上。

刘钧自然认识孙仓和卫包,他手扶着箭垛子,探出头,向城外一瞧,孤零零站于城外,冻得哆哆嗦嗦的两人,不是孙仓和卫包还是谁?

看罢,他暗暗皱眉,心中嘀咕,孙仓和卫包不是都去投靠王郎了吗?现在怎么跑来自己的卢奴了?他问道:“城外可是孙门下掾、卫门下史?”

门下掾和门下史都是郡府里的中低层官员,没什么实权,平日里的工作,就是处理文书,打打杂之类。

如果说主簿是高级秘书,那么门下掾、门下史这类,就属普通秘书、普通助力。

孙仓和卫包不约而同地向城墙近前又走了几步,抬头一瞧,看清楚城头上的人是刘钧没错,他二人眼圈一红,双双拱手施礼,说道:“小人拜见刘太守!”

刘钧差点气乐了,阴阳怪气地说道:“我听伯昭说,孙、卫两位大人早已奔赴邯郸,去投靠王郎了!”

听闻这话,孙仓红着眼睛,哽咽着说道:“是小人做错了,小人当初不该鬼迷心窍,误信谣言,犯下大错!我等本以为王郎仁善,谁知却是个嫉贤妒能之辈,我等前去投奔,而王郎却将我二人发配到军中,且只让我二人为屯长和率队……”

汉军编制,屯长是百人长,率队是五十人长,都是底层的小军官。

等孙仓说完,刘钧心中嗤笑,说王郎嫉贤妒能是假,抱怨王郎给他二人的官职太小才是真吧!

说起来,王郎也确实小气了,孙仓卫包二人再不济,也是郡府的中层官员,前去投靠他,他非但不让两人继续做文官,反而还把两人转入军中,只做屯长和率队。

刘钧慢悠悠地问道:“那么,两位前来卢奴找我,又是所为何故?”

孙仓和卫包一同拱手说道:“小人是专程来投靠刘太守的!”

“投靠我?”刘钧仰面而笑,说道:“两位为何不回上谷,而来投靠我呢?”

孙仓说道:“这次我二人犯下大错,回到上谷,耿太守必会责罚我二人,我俩……实在不敢回去!”

刘钧想了想,问道:“你二人是从何地而来?”

“安险!”

“安险对岸,有大司马的驻军,你二人为何不去投奔大司马,而是舍近求远,前来卢奴找我?”

孙仓吸了吸鼻子,说道:“我俩是有想过投奔大司马,奈何大司马根本不认识我二人,我俩若是去了,恐怕不仅不会取得大司马的信任,弄不好,还得被大司马视为奸细,把我二人处斩!”

刘钧点了点头,孙仓的顾虑合情合理,事实上,也的确是这么回事。他看着城外的二人,久久沉默未语。现在正是己方用人之际,有人来投,他没有拒之门外的道理,但是孙仓和卫包都是上谷郡的官员,都是耿况的人,自己现在若是收下他二人,在耿况那边也不太好交代。

正在刘钧举棋不定的时候,孙仓伸手入怀,掏出一张羊皮卷,说道:“刘太守,为了将功补过,为了显示我二人的诚意,小人特意绘制了安险的城防图,另外还绘制了彭宁部的粮草囤积之地。”

此话一出,让刘钧心头一震,身子也不由自主地向城外倾了倾。安险的城防图,还有彭宁部的粮草囤积地,这对己方而言可是极为重要的情报。

尤其是粮草的囤积之地,一旦被己方掌握,便可进行有效的偷袭,捣毁了彭宁部的粮草,彭宁部的兵力再多,也会士气大跌,军心大乱,于己方十分有利。

此时,刘钧的心思转动个不停。大司马领兵在外征战,自己坐守卢奴,无论怎么看,自己似乎都没做出像样的功绩。

倘若自己能把安险的城防图,以及彭宁部的粮草囤积之地送到大司马的手里,那自己无疑是立下大功一件。

想到这里,刘钧心跳加速,不过表面上还是装出不动声色的样子,语气平淡地说道:“我又怎知,你手中的图究竟是真是伪?”

孙仓和卫包面色同是一正,两人对视一眼,齐声说道:“小人可以指天发誓,倘若此图是假,小人,乃至小人的家眷,天诛地灭,皆死无葬身之地!”

他二人发的誓可是够毒的,不仅把自己算上了,还把全家人都算上了。刘钧听后,不再迟疑,对手下人说道:“打开城门,放他二人进城!”

此时的刘钧,一心想着把孙仓和卫包绘制的地图弄到手,完全忘了刘秀临走之前对他的交代,‘无论是谁,都不得放入城内’。

而且刘钧也不想一想,当初孙仓和卫包能叛逃到邯郸,根本不管身在上谷的家眷死活,其家眷的生死在他二人的心目当中又能有多重要?

随着城门打开,孙仓和卫包二人进入城内。见到刘钧后,两人都是屈膝跪地,向前叩首,哽咽道:“多谢刘太守不计前嫌,收留我二人,小人在此多谢刘太守!”

刘钧向他二人摆了摆手,说道:“起来吧!”

“谢刘太守!”孙仓和卫包站起身形,前者搓着手,不好意思地干笑道:“刘太守,实不相瞒,我兄弟二人是连夜跑到卢奴来的,已经一天一宿没吃饭了,刘太守,你看现在……”

刘钧白了他二人一眼,边向自己的马车走去,边说道:“你二人先到我的府上坐坐吧!”

“多谢刘太守!多谢刘太守!”孙仓和卫包点头哈腰地连连赔笑。

一路无话,刘钧把孙仓和卫包带到自己的府内,而后,他令人准备了酒菜,款待孙仓和卫包。

在吃饭的过程中,刘钧向他俩询问了不少关于邯郸以及严奉部、彭宁部的情况。

只要是孙仓和卫包知道的,一律是知不无言。

刘钧可不是傻子,他问的很多问题,他自己都是知道答案的,就是想听听孙仓和卫包如何回答,以此来判断他二人是真降还是诈降。

结果刘钧还挺满意,孙仓和卫包的回答,和他知晓的情况差不多。等到孙仓和卫包酒足饭饱了,孙仓这才从怀中掏出那张羊皮卷,恭恭敬敬地递交给刘钧,同时小心翼翼地说道:“刘太守,为了绘制这张地图,我兄弟二人可是冒着掉脑袋的危险啊!”

刘钧知道他在邀功,晃了晃手里的羊皮卷,淡然一笑,说道:“只要里面的消息不假,你二人的功绩,我自然会记在心里!”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包贝尔回应烂片

  • 花总遭死亡威胁

  • 我爱我家收购中环

  • 傅园慧自虐

  • 札幌餐厅爆炸

  • 张柏芝承认三胎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