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商行建成

掌阅文学关注

领两人来到正气峰山脚下。

秦渊站在禁制阵法前,道:“仲大长老,晚辈将郑灵儿的亲人带来了,还能望与之相见。”

阵法应声而开,眼前又是一瞬间斗转星移,当三人再次恢复视线时,四周是一片木竹搭建的大厅,只见,讲台上盘坐着一名白胡白衫的消瘦老者,双目看似昏沉,一言不发。

台下,只有一个蒲团,郑灵儿坐于其上,双目微闭,状似假寐。

郑梦蓉和白老头看见郑灵儿后,目光闪动,想过去,但又拘束的不太敢四处走动,生怕打扰了台上台下的两人,只能将目光投向秦渊。 

秦渊朝两人摆摆手,示意,仲大长老不开口,他们也先别说话。

站在原地杵了一会儿。

秦渊猜测郑灵儿可能是在感悟某种东西,陷入了一种顿悟状态,若是被打断,下次再想进入这种状态恐怕就有些困难了。

约莫过了一刻钟。

郑灵儿浑身上下绽放出微弱白光,脸庞、手臂……衣衫下也浮现着淡白色光芒,十分柔和,又有种浩然的雄厚质感,竞和貔貅镜镇压血魔的那道浩然正气十分相似,微弱的同时,也十分精纯。

“先天正气?”

秦渊惊奇道,刚想伸出神念一探究竟,却又担忧会惊扰到郑灵儿,便压下好奇,静静站在一旁继续看下去。

郑灵儿体表散发的淡白正气,逐渐从四肢汇聚到胸腔前,从微弱光泽,越发亮堂,最终又彻底失去光影,没入体内,仿佛融入血肉之中一般,再也寻不到一丝一毫的踪迹。

郑灵儿睁开眼睛,待眼神聚焦,看清了秦渊等人就在她不远处后,先是迷茫,随即惊喜交加!

“姐姐!白爷爷!你们来了!”

郑灵儿连忙从蒲团上蹦起来,一路小跑,来到郑梦蓉身前。

两月未见,姐妹相拥,激动之情,一言难尽。

秦渊扫了眼郑家两姐妹,目光便投向台上的仲大长老,不知何时,这位老者也悄无声息站起了身子,望着郑灵儿的目光流露着和蔼欣慰,显然,刚才郑灵儿的表现使他十分满意。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许多了。

秦渊给郑梦蓉介绍了一下仲大长老,双方算是打个照面。

有郑灵儿眼巴巴的盼望着,仲大长老自然不会对自家弟子的家族吝啬,当即招来一名正一门长老,让其领着郑梦蓉两人去挑选商行坐落的位置,除了正一门几个重点扶植的商阁外,其他地界任由郑梦蓉选择。

光是一座修行集市的商行楼阁,其价值,只怕就不在二十万灵石之下!

郑梦蓉本想邀秦渊一同来帮忙参考,秦渊却没那个空闲,表示郑梦蓉自己选择便可,有关正一门修行集市的事物自有正一门的长老帮忙安排妥当,等万事俱备,只差摆货了,再来青亭峰寻他,

返回青亭峰。

秦渊继续闭关修炼,吞服丹药,争分夺秒。

过了约莫七日。

在正一门扶植下,郑家商行将一切事务打理妥当,紧随着,郑梦蓉前来洞府寻找秦渊,秦渊便暂且出关,随郑梦蓉去郑家新办的商行参观一二。 

修行集市最繁华的区域,郑家商行,坐落其中。

一座富丽堂皇,足有占地数亩的商阁呈现眼前,比周围数间商阁更加宏伟庞大,阁顶上悬挂的郑家商行四个大字,鎏金晃目,隐隐蕴含法则之力,一看就是出自名家大师之手。

秦渊四处转了几圈,颔首,这地段和商行还算不错,在整个修行集市能与之媲美的也没有几家。

“这些货物先交于你们,剩下的,就看你们自己了。”

秦渊将一枚空间戒指和一卷灵契递给郑梦蓉。

空间戒指内,自然就是秦渊之前给郑梦蓉的那张货单上所列举的一大堆宝物,其价值,少说也有二十来万灵石,还有一些暂时不便于交给郑梦蓉售卖的灵物,等过段时间,再说。

郑梦蓉接过灵契,看也不看便签署了名字,恭敬接过秦渊递来的空间戒指。

“等商品售出差不多一半后,梦蓉定会亲自将灵石奉送到您府上,前辈大恩,郑家永世铭记。”

“谈不上什么恩不恩的,各取所需而已。” 

秦渊并不居功,将签好的灵契收回,正准备打道回府。

一旁的白老头忽然朝他跪下,老泪纵横道:“前辈救了郑家,便是老朽的恩人,今后若有用的到老朽的地方,还望不要忘记到郑家来寻老朽,即便是拼掉这把老骨头也在所不惜!”

他自年轻时便在郑家为仆,郑家与他曾有大恩,这近八十年来,见证过郑家商行的辉煌,也曾眼睁睁看着郑家商行逐渐没落到近乎灭族。

原本他遗憾的以为自己这一把快入土的老骨头,今生是无望看见郑家重新崛起的那一幕了,却不想,郑家还能有今日再现辉煌的一幕……

“白管家,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秦渊一招手,一股无形力量便将白老头搀扶了起来。

修行道固然以修为论辈分高低,但是,被这么一个寿元将近的老者跪拜谢恩,还是令他蛮尴尬的。 

随便安抚了几句。

秦渊告别郑家两人,返回府邸,继续吞服丹药修炼。

又是三日时间。

在日复一日的吞服丹药、凝练灵气下,三灵根对练气修行的益处越发显现出来,半个月前秦渊刚突破过的境界,竟又有了松动的迹象,只需再努力一把,就能突破到练气七重!

“半个月了,陈丹师那边不知可有炼制好先天一气丹?”

秦渊】目光扫了眼石室门前,正看守着阵法的血魔。

这半个月来,此魔倒是表现得十分安静听话,不光殷勤的帮秦渊把许多琐事打理妥当,态度更是恭敬的没话说,也不知是因为貔貅镜震慑的缘故,还是为了先天一气丹故意装出来的乖顺……

不过,秦渊一直没忘之前的芥蒂。 

先天一气丹到手后,是否要给此魔头服用?

他,真的有把握压制住恢复先天的血魔吗?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傅园慧自虐

  • 献县男童被害案

  • 留学生吸毒致瘫

  • 杨超越回应发胖

  • 刘德华公开女儿

  • 巴西核动力潜艇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