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4章 1513.言珩番外(64)

掌阅文学关注

只听沐珵珵又道:“世子先靠着休息,我出去给世子找点吃的。”

一声一声的“世子”,跟之前的称呼并无不同,可言珩却总是在这样的称呼中,听出了一股让他心头发疼的疏离感。

“珵珵。”

他快她一步抓住了转身离去的她,沐珵珵停下脚步,回头看他,带着迷惑的眼底,始终一片清明之色。

“世子还有事吗?”

看着她冷清的眸子,言珩的心头,阵阵发疼,几番动唇之后,他道:“我不饿,你坐下休息吧。”

他抓着她柔软的手,触摸着她手背上一道道不太明显的划痕,想来是从上面趴下来的时候,被四周的枯枝给划伤的。

这里的地势多么险峻他是知道的,即使她身怀武功,他也知道她来到这里很不容易。

尤其是她这样一个一直养在深闺当中,从未出过远门的首辅千金。

她为了他,却大老远来到这里,言珩心里又高兴又心疼,却还残存着一丝淡淡的庆幸。

庆幸她的心里,还有他的一点位子。

沐珵珵有些诧异地看着他,“世子已经失踪快半个月了,这里又没什么吃的,怎么会不饿?”

她扫了一眼空荡荡的山洞,问道。

言珩已经记不清自己到底在这里待了多久,只知道心里一直有一股强大的信念支撑着他活下去。

山洞里虽然没吃的,他只靠着山壁上雪融化时滴下的水支撑到了现在。

说不饿那是假的,但他不想她这一刻离开自己身边,更不想她出去冒险。

沐珵珵没去想他此刻心里的想法,只道:“世子放心,我就在附近找点野味过来,你不是不饿,你大概是饿过头了。”

他对她笑了笑,笑容灿烂,看上去没有任何的芥蒂。

但是那只被他握在掌心的手,却已经从他手中抽了出来,“世子先休息一会儿,我去去就回。”

说完,不等言珩开口,她已经朝山洞口出去了。

言珩看着她的背影,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掌心,苦涩一笑,心头阵阵抽疼了起来。

果然,如沐珵珵所说的那样,她很快就回来了,手里还抓了一只野兔。

言珩看着她脸上身上淡淡的脏污,跟之前那个美貌温柔的大家闺秀有些不同,但却朝气十足。

进来的时候,她对他扬了扬手上的战果,道:“这山谷底下虽然冷,但竟然还有不少野味。”

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淡淡的兴奋,大概是第一次过这种野外的生活,让她觉得很是新鲜。

他被她的情绪有所感染,轻笑道:“你会做野味吗?”

沐珵珵愣了一下,自己还从来没下过厨,更别说做野味了。

想起师父以前跟她说过,他出门在外野宿的时候,该怎么解决吃食问题的事,她若有所思地开口道:“我试试看吧。”

说着,她走到山洞外,捡了一些干燥的枯枝进来,在言珩惊讶的眼神中,已经搭起了一个架子。

跟着,又从外面捡来一些柴火,熟练的样子,就像是她经常做这些一般。

抬眼见言珩一脸惊讶的模样,她微笑着解释道:“我以前听师父说起过他在野外生活的事,我就试了一下。”

说着,她摇了摇那个木架子,又道:“还蛮结实的。”

言珩的眼底带着浅笑,一直静静地看着她,身上的伤似乎都没那么痛了,精神也好了不少。

沐珵珵的速度很快,走到外面凿了一些冰块进来,化成水将野兔洗干净,又用随身带着的火折子,将干柴点燃,把野兔放了上去。

言珩看着她时不时地从包里翻出些东西来,心里不禁暗笑:这家伙,出个门,东西准备得倒是很足。

温和的眉眼之间,不经意地溢出几分宠溺来。

他撑着身子起身,缓缓朝她这边走来,步伐有些踉跄。

沐珵珵见状,赶忙上前将他搀扶住,道:“世子您伤得不轻,还是别乱动了,东西做好了,我给你拿过去。”

言珩侧目看着她靠近得脸,忍不住逗她,道:“我担心你不会做,浪费了这么一只肥兔子。”

沐珵珵被他这么打趣,也没生气,只看了一眼架子上挂着的野兔,道:“应该……不会太难吃吧。”

言珩跟着笑了起来,手,不动声色地揽住她纤瘦的身子,道:“扶我过去,我正好可以烤烤火。”

听他这么一说,沐珵珵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是怕冷啊。

这一点,她倒是没想到。

当下,她便听话地将言珩扶到柴火边坐下,而她则是一边翻动着野兔,一边搅动着中间的柴火,没有再开口。

言珩坐在她对面,升起的火焰,隔着两人的视线,言珩看着她被火光熏红的脸,明明两人近在咫尺,他却觉得眼前的人离他好远好远。

这一刻,即使沐珵珵跟他说话的时候态度自然,不怨不怒,可无形中带着的疏离,他不是感觉不到的。

心头有些发堵,他干涩着声音,开口她一声,“珵珵。”

“嗯?”

沐珵珵的视线从面前的野兔上抬起,朝他看过去,“世子可是哪里不舒服?”

言珩摇摇头,压下眼底的苦涩,道:“你能别叫我世子吗?”

沐珵珵一愣,有些不明白言珩为什么突然会有这样的要求,正要疑惑着,听言珩又道:“叫我……叫我阿珩。”

沐珵珵拿着木枝的手,微微颤了一颤,但很快,便恢复了平静,笑道:“一个称呼而已,世子怎么也计较这种小事情了?”

言珩看着她这一次没有顺着他的意思换称呼,心中再度染上一丝苦涩。

既然只是小事情,为什么她却在他这般要求的时候也不愿意改口呢?

在她看来,真的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情吗?

“那为什么你叫沐桓就可以叫阿桓?”

他低沉的嗓音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委屈。

沐珵珵垂下眉眼,眼底闪过一瞬的异样,跟着,再度抬眸看他,不以为意地笑道:“阿桓是我弟弟,您是世子,不能乱了规矩。”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摸狗命案二审宣判

  • 剪刀插入男孩左眼

  • 东海发现无人游轮

  • 司机高速割腕自杀

  • 圆明园龙首现身

  • 炎亚纶倒拿话筒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