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双管齐下

掌阅文学关注

不错,不错,这女人到底是成长了啊!

云岚投去了欣慰的眼光,也心下夸赞着,如此以后二房只需努力,她也不操心了。

一场闹剧落幕,在别人眼里是云岚大胜,可在云岚眼里,却是两败俱伤,真的没什么值得炫耀的,以后这孩子们该如何成长,真的是要看他们自己了。

第二天,整个江油都传疯了,说阖月楼的妈妈偷盗了唐家的御赐之物,现在谁与其有关系的都要查,一时间,弄得人心惶惶。

韩枫还直接给青莲县的县令发了书函,让他带人去孟家查看,弄得孟氏一族也是鸡飞狗跳,直接说与其断了联系。

可两个县令不吃这一套,直接将孟氏一族的人抓了,全都丢进了大牢。

韩枫还故意放走了孟莹母亲身边的人,让她带消息给孟莹。

孟莹得知母族被牵连,原本想着自己死了就算了,可现在看来也没用了,在进了大牢的第五天,就自愿说出这些物件的去向,并说明了用途。

韩枫立刻拿着孟莹签字画押的文书,直接去了成都一趟,上报给了郭知府,并说了这是嘉靖皇帝御赐之物,要是不追回来,怕是连他这知府都要倒霉。

郭知府自然明白,立刻按着孟莹交代的人物,全都给抓了,这府学里除了最大的祭酒,郭知府动不得,其他下面的司业、丞、主簿、博士、助教,但凡参与这次买卖仕途的人,全都抓了。

成都府学管事的祭酒,乃是从三品,就算孟莹交代了他,郭知府也动不得,这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当然,孟莹也没有交代这人,可是韩枫觉得这人绝对是默许的,不然他下面的人怎么如此猖狂,连区区助教都敢收取银子了。

还有一个原因,这祭酒祖辈都是仕族,且他本人沽名钓誉,其父亲在嘉靖年间就重修新都县学,地方和官家都大力支持,得了不少好名声。

如今这成都府学也该修了,看来他也想跟他父亲一样了。

等等!在成都府学外的韩枫,突然楞了一下,貌似历史上真的有成都府学扩建之事,好似知府耿定力提倡的,这么说郭知府也待不了几年了。

这动了儒生,当官的也没几个有好下场,也是郭知府刚正不阿,才敢动这些人,不然这事真是不了了之了。

同时裴耀也拿出自己的份子,公开要卖。

裴老夫人很是不解,可也说好了不过问,自然也不管。

严氏立刻笑了,拿着公中银子,就去找裴耀。

“我说二弟,你这卖裴家祖业的份子,是何居心啊?”

严氏来者不善,说话都带着质问。

裴耀压根不当她一回事,笑了笑,“哎哟,大嫂你是不知道,我那外甥的酒楼生意实在太好了,我也打算在梅州开一家,可你是知道我没有啥银子的人,这些年也得亏宫中分给我红利,不然我连家人都养不活。”

一听这话,安河的嘴都在抽搐,二少爷啊,你要是没银子,我们都是乞丐了。

严氏自然不信,可也权当他缺银子,笑了笑,“那二弟怎么也不找找我啊,就这么公开的要卖,真是寒了我们亲人的心。”

裴耀故作一脸无辜,“大嫂,你可是说了,你没啥银子,连着两年的红利都没有分给我,弄得没办法才卖手里的份子钱;而且我这可是要卖十万白银,我真怕为难了大嫂,所以就想着公开卖,反正我也不想跟大哥抢什么,早点让出来岂不是更好。”

严氏一愣,这混蛋竟然拿着这个来说事,可是十万白银,正好是她公中银子剩下的,其他一部分借给严鹄了,一部分都给收药的人了,这第一批药材还没回来了,剩多下银子她也不知道。

“我这不是去年朝廷还拨银子……”

“噗!呵呵……”

严氏刚开口想拒绝,裴耀噗嗤一笑,打断严氏的话,“大嫂,赶紧打住,朝廷的银子去年可是兑现了,这事我也知道了,你就说周转不过来就得了,再说了我满打满算两年的分红不过三万多白银,朝廷放款足足三十多万白银,我也就一个零头,大嫂会没有?”

“行啊,既然二弟都挑明了,那我也实话实说,这两年确实开销大了,现在周不过来,你那点银子,等今年……”

“我不等!”裴耀直接了当的说了,笑了笑,“大嫂要买我手中的份子,就先把我的分红给了,还有三弟和母亲的,她们都需要银子,算一算正好十万多点,我把零头给你摸了,你直接先给我十万白银,我们在说买份子的事,不然我就卖给别人,顺道去找大哥要分红。”

严氏气的咬牙,可也无奈,她能掌管裴家的生意,那是因为答应了裴景,不能少家里人的银子,如今欠了两年了,要是被裴景知道了,指不定闹成什么样子了。

可给了他们分红,着急就没有银子买这份子了,岂不是……

等等,她可是才借给严鹄二十万,只要他还没拿去进货,就足够了。

严氏想着,顿时喜上眉梢,立刻应道:“好,但是我们长房给了分红给你们,就没钱买回这份子,所以我会让我母族来买,二弟没意见吧?”

裴耀耸了耸肩,嬉笑道:“我既然是公开卖,谁来买都一样,我无所谓。”

严氏笑了,立刻让人去拿账本,再让人通知严鸿和严鹄过来。

两兄弟得知此事,真是喜上眉梢,拿着银子就过来了,心下还在窃喜,这下惠生堂可真的大部分是严家的了。

“二叔!”

严鹄一到,就热情的招呼裴耀,“二叔真是见外,这么大的事都不知会一声,弄得……”

裴耀瞥了严鹄一眼,咂嘴嫌弃的说道:“小子,赶紧打住,我没几个侄儿,你也姓严,这么称呼我也不合适,你要真想跟我攀亲,喊声二爷就行了。”

严鹄有些尴尬,可严鸿不一样啊,他是生意人,为了赚钱,他也不怕什么,立刻笑了笑,“是是是,二爷说得有理,倒是我弟弟失礼了。”

“算了,二爷我都无所谓!”裴耀可是不想跟他废话,直接打断严鸿的废话,问道:“你要买吗?”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包贝尔回应烂片

  • 傅园慧自虐

  • 札幌餐厅爆炸

  • 考研800包咖啡

  • 张柏芝承认三胎

  • 许家印回乡探望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