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章不跪!

掌阅文学关注

现场…忽然死一般的寂静!

这一刻,所有人都是浑身一寒。

只见明空的脑袋已是全部被摁入千年壁,只能看到脖颈。

而其上,不断有鲜血溢出。

这一撞,脑袋显然裂了。

明空的身子则是在剧烈抽搐,却是哼都哼不出一声。

很显然,这明空死了!

众人…越看,身子越寒!

这…他娘也太残忍了吧!

渐渐地。

“呕!”

有女子吐了。

“啊!”

有人惊叫了。

“嘶,这…这是什么手段?”

将一个人的脑袋摁进千年壁,那得多大的力气啊!

这一幕,就连傅森罗等人都是瞳孔一缩。

很显然,他们也是被苏玄吓到了。

“我去,这还是我儿子?”天象老祖只觉得天雷轰轰,遍体生寒。

“啊!”而此刻,一声怒吼回荡。

青明宗老祖睚眦欲裂。

明空…可是他孙子,寄予厚望!

但此刻,却是被直接摁死了!

“孽障,你找死!”他怒吼,都是要动手。

不过很快,他浑身一寒,看到了雪宗强者正在冷冷看着他。

他一滞。

此事,明空挑衅在先!

这里,是雪宗!

他若动手,便是不将雪宗放在眼中!

他睚眦欲裂,但一想到后果,便是硬生生忍住了,只能死死盯着苏玄。

苏玄冷笑,又在边上刻了一遍名字。

这一次,他速度极快,看的众人嘴角抽搐。

他们看出,苏玄这是在扮猪吃老虎啊!

苏玄看了眼四周千年壁的修士。

“你们想抹,别客气,我不会在意。”苏玄冷笑一声,再次向上飞去。

众人:“……”

他们眼皮直跳。

鬼才会再碰苏玄的名字啊!

他们可不想像明空一样,脑袋被摁进千年壁。

“此子,倒是不错。其力量,至少在八阶!”傅森罗忽然点头。

“老祖,是否凶残了些?”

“在这充满杀戮的修行世界,若不凶残,怎么活?”傅森罗冷笑。

“那……”

“先看看!这人明显桀骜,若想为我雪宗所用,必然要打磨一番!”傅森罗负手。

此次比试,本就是发掘各宗天骄!所以苏玄动手,他们也没阻拦!

而此刻。

苏玄已是冲到千丈之处。

他这一来一回,雪玲珑等人已是冲上了百跪台阶。

苏玄冷笑。

他向来是睚眦必报的人,尤其是面对敌人。

他,在雪玲珑的刻名处停了下来。

“他…又要做什么?”众人浑身一寒,看着苏玄嘴角那一抹冷笑,浑身都感觉不舒服。

“莫非,他要抹去雪玲珑的名字?”

尽管雪玲珑的刻字极其深,但苏玄可是将人头都能摁进千年壁的猛人。

雪玲珑猛地低下头,眼中涌现闪过森然寒意。

若是苏玄真抹去了她的名字,她还真的要下去!

而此刻,她可是在争夺百跪台阶上的传承!

尽管雪玲珑有信心,但看到徐狂也在此,这让她都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你若敢抹我名字,我下去必将你脑袋也摁进千年壁!”她向苏玄传音。

苏玄听着,微微抬头,嘴角充满讥笑。

雪玲珑…还是那般高高在上,自以为是。

就像当年在武陵宗,她从他手中抢走苏苏!

“雪玲珑,当年在三宗,我没机会将当初的羞辱还给你。但如今……”

苏玄猛地看向雪玲珑的名字。

下一刻,他手中出现一柄长剑。

“轰!”

他猛地插入,开始刻字。

这一刻,千年壁都是震了一下。

众人不可思议的抬头。

“他…是要在雪玲珑的名字上刻字!”众人震撼。

雪宗的修士眼眸一寒。

这…无疑是在挑衅他雪宗!

“此子太嚣张了!”

“该死,竟敢在我雪宗如此猖獗!”

雪宗修士皆是眼神冰冷的看向苏玄。

而很快。

他们脸色更是变得难看至极。

因苏玄所刻之字,并不是他的名字。

百息后。

“我去……”众人皆是一颤。

“贱……”

苏玄…竟是在雪玲珑的名字上刻了一个‘贱’字!

“这是赤裸裸的羞辱啊!”众人浑身发毛。

他们看向雪宗的强者,果然发现他们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就连傅森罗,也不例外!

而苏玄并没停下,又是在下面刻了一个‘人’字!

贱人!

这明晃晃的两字,就是刻在雪玲珑的名字上。

“找死!”雪玲珑眼中杀机毕露,差点没冲下去。

“这人…太胆大包天了!”众人惊骇的看着苏玄。

“完了……”天象老祖眼前一黑。

“太放肆了!”傅森罗冷漠低语。

“老祖,我这就去把这小子拽下来!”残风灵王厉喝。

“不,你一个长辈动手算什么事,让雪玲珑他们自己动手!”傅森罗冰冷出声。

苏玄的实力是不错,但显然太放肆,太不将雪宗放在眼中。

而这样的弟子,必须严惩,绝不能姑息,尤其是在雪宗要一统各大灵宗的关键时刻。

任何有损雪宗威严之事,必须狠狠打压!

苏玄冷笑看着一切。

“愚昧至极,这一次看我怎么打你雪宗的脸!”

接着,他一步踏上百跪台阶。

“轰!”

一股恐怖的压力朝着他轰然砸下。

百跪台阶。

一跪,方能上第二台阶!

漫长的岁月里,毫无例外!

除非…百跪台阶没有开启!

在苏玄前面的修士,皆是一跪一台阶,艰难的往上走。

一跪之后,只要身体扛得住,便能向上走!

这就是百跪台阶,简单,但也粗暴!

苏玄神色冷漠的看着。

他,并没有急着向上走。

跪?

他苏玄这一生,除了跪父母,跪师长,天地都不跪,这区区百跪台阶凭什么让他下跪,而且是百跪?

“跪下的,可不仅仅是身体!”

苏玄冰冷低语,浑身开始有恐怖的意志开始升腾。

他,在抵抗台阶上不断传来的威压!

“他怎么不动了?”

“难道是徒有其表?”

众人惊疑的看着苏玄。

苏玄之前的表现虽凶残放肆,但无疑是惊艳的。

他们可是觉得苏玄会极快的冲上去。

但此刻苏玄仅仅踏上第一步台阶,便是不动了!

时间流逝。

很多修士都是走上来,惊疑的看着苏玄。

他们往上走,虽有压力,但绝不是一步都迈不出。

“难道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众人忍不住如此想。

而当所有人都冲上百跪台阶后,这念头更为强烈。

“原来是头病老虎!”

“可能是刚才刻字耗尽了力气!”

“哈哈,不过如此!”

世间最不缺的便是落井下石的人。

随着苏玄迟迟不动,讥笑声顿时回荡。

“怎么回事?”傅森罗挑眉。

“老祖,此子也不过如此!”残风灵王冷笑。

而此刻。

哄笑越发大起来。

“小子,上不去就下来,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哈哈,你再嚣张啊,你再猖狂啊!”

但也就在这瞬间。

苏玄猛地睁眼,其中好似有雷霆闪过。

“一群蠢货,我之强岂是你们能嘲笑的。”

下一刻。

他抬步,一步踏上第二台阶。

“轰!”

有一道银色雷霆自天而落。

这…是苏玄不跪,引来的后果!

“轰”的一声,银雷全都钻入苏玄的身体。

“雕虫小技!”苏玄冷哼,再次抬起一脚,轰然踏上第三台阶!

“轰!”

偌大百跪台阶都是轰然一震。

这…是力量在狂暴。

苏玄…身子也不可遏制震动!

众人一懵。

“他…他怎么不跪?”失声惊呼回荡。

傅森罗眼眸一凝。

雪宗强者一骇。

各大灵宗修士大震。

台阶上的天骄目瞪口呆。

此刻百跪台阶上足足上千天骄!

但只有苏玄,不曾一跪!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高通专利大战升级

  • 硬照鬼才沈腾

  • 嫦娥四号太空刹车

  • 雄安300亿地方债

  • 两代令妃同台

  • 金瀚回应丑帅男星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