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回门

掌阅文学关注

这天是三朝回门的日子。穆卿谣一大早便起来梳妆准备,想到马上就要见到爹爹和娘亲,心中便是一阵激动。

“宓儿,回门的礼物准备好了吗?”

“宓儿,马车来了吗?”

“宓儿……”“小姐。”宓儿一把按住自家小姐,将她按在椅子上。“您就别操心了,昨天姑爷就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话是这么说,但我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爹爹和娘亲就坐不住了。穆卿谣摇着宓儿的手臂说到。

“谣儿。”傅逸晨走了进来。“准备好了吗?”

“好了,好了,现在可以马上出发。”穆卿谣立刻站起来答到。傅逸晨失笑:“好,好,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说着走过来牵住她的手。

“好嘞,走吧。”

穆府与安王府相距并不远,穿过两条街便到了。

马车刚一停下,穆府的管家便行了出来。“王叔。”穆卿谣一看到王管家便兴奋的喊到。“给王爷,王妃请安。”王叔行过礼之后才说到:“老爷和夫人已经在等着你们了。”

“嗯,我们现在就去。”说着牵着傅逸晨便蹦蹦跳跳的向穆府走去。

王管家望着两人牵着的手,欣慰的笑了笑。紧随着也跟了进去。

一进客堂,只见穆梓粲夫妇已端坐在椅子上等候了。“谣儿。”一见女儿进来,萧氏便站起来迎了上去。“娘亲。”穆卿谣一下子扑进母亲的怀里。

萧氏的眼泪差点流了出来。将女儿轻轻扶起,细细打量着。“快去见过你父亲。”看了一会儿,萧氏将女儿轻轻向前推去。

“女儿见过爹爹。”穆卿谣边说边行礼。

“起来吧。”穆梓粲满眼笑意。只是这笑意在看到傅逸晨之后一下子消失。

“小婿给岳父岳母大人请安。”傅逸晨恭敬的行了个礼。“安王爷不必如此,我们可担当不起。”穆梓粲淡淡的说。

“谣儿,走,我们到娘的房间里去,咱们娘俩好好说说话。”说着便带穆卿谣走了下去。

“岳父大人可还是在怪我逼迫您入仕。”傅逸晨问到,

“不敢。”

“您在民间的威望极大,如今凌曌国内忧外患,有您在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安民心。”

“我明白,你不必解释,我们都知道你的意思便是当今圣上的意思。”

“那岳父大人是在怪我毁了穆家与叶家的婚约,强娶了谣儿。”

穆梓粲端茶的手一颤,没有再说话。

“我只有谣儿这一个女儿,平生最大的心愿便是为他觅得一位好夫婿,让她幸福一生。

子楣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性情温厚,且喜欢谣儿。他若娶了谣儿,定会一生待她好的,而你,我不确定。”穆梓粲喝了一口茶,缓缓说出了心中郁结已久的话。

“不管你什么目的,什么身份。若你敢让谣儿伤心,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穆梓粲茶杯重重放下。

“我明白您的担心,但我是真心爱谣儿的,我敢在这里立下誓言,今生如您一样只有谣儿一位妻子。一生对她好。”傅逸晨突然上前一步郑重说到。

“好,记住你的誓言。”穆梓粲的脸色渐渐缓和。

而另一边。

“谣儿,这安王爷待你如何。”萧氏关切的问。

“他待我很好。”穆卿谣毫不犹豫的说。

“那就好。”萧氏缓缓舒了一口气。

“当初安王爷突然向皇上请纸娶你,我们怕极了。世人都说他冷血残暴,你都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担心他待你不好。”萧氏拍了拍胸脯说到。

“娘,你别担心了,虽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但是真的对我很好。”

“嗯,我们这辈子,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只要你过得好,我们就放心了。”

“嗯,娘亲,我们会好好的,你和爹爹也要好好保重。”

“夫人,小姐。”萧氏的大丫鬟铃儿上前说到:“该用膳了。”

“好,娘亲我们走吧。”说着便站了起来。“哎,你这丫头,总是这么猴急。”萧氏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额头。

来到明堂,穆梓粲和傅逸晨已经入座。只见两人之间的氛围比之刚才好了许多。穆卿谣暗暗松了口气。

吃完了饭,又坐了一会儿,便到了回家的时候。穆卿谣一边感慨时间真的过得太快了,一边拉着母亲的手依依不舍。

“走吧。”傅逸晨接过她的手,握紧。然后向马车走去。穆卿谣只好跟了上去。马车行驶越来越远,透过车帘穆卿谣再也看不到穆府的门,鼻子一酸,眼眶一下子红了。

见她如此,傅逸晨一把将她拉到怀里。下巴抵着她的额头,清冷的声音传来:“别哭,今后安王府也是你的家。”

“嗯。”穆卿谣乖乖的点了点头。

生活了十几年的家突然不能再住下去,父母也不能再常见,从今以后要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穆卿谣的心里一时空落落的。于是又开始哭了起来。

傅逸晨没有安慰她,似乎是故意让她哭一哭,将近日的烦闷哭出来。只是静静地拍着她的背。

不知哭了多久,穆卿谣累的睡着了。到了安王府,傅逸晨没有叫醒她。而是将她轻轻抱了起来,抱回到了卧房。

到了卧房,傅逸晨轻轻将她放下,给她盖好被子。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准备离去。

不料穆卿谣不知何时抓住了他的袖子。傅逸晨低头望见她小小的一张脸埋在黑发里。刚哭过的眼角还是红红的。修长的手指紧紧拽着他的袖口。一时间他的心中盛满了怜惜。于是他将她轻轻抱到里面,然后躺在了她的身边,将她紧紧拥在怀里。

不知不觉穆卿谣嫁过来已经一月有余。这一个多月中,穆卿谣无聊极了。府中的事务一律由管家操持,她什么也不必管。府中的女性除了她就是丫鬟,傅逸晨连个小妾也没娶一个,她也无人可斗。

“好无聊啊!”穆卿谣坐在湖边的亭子里,一把一把的将鱼食扔进湖水里。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许家印回乡探望

  • 考研800包咖啡

  • 印尼活火山爆发

  • 插刀教现状

  • 札幌餐厅爆炸

  • 我爱我家收购中环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