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1章 非同往昔

掌阅文学关注

第二日一早,第一缕晨光照在月亮谷山巅的时候,神龙使已经出现在广场之上,先是绕着月亮湖转了一圈,又在高定的灵柩前上香祝拜,等有人赶紧去禀告长老的时候,神龙使又回到了竹楼上,拒不见人。

神龙使行事向来古怪,又很少说话,几位赶来的长老也不敢去问,各自都准备,今夜不但是最神圣的月神节,更重要的是找出刺杀夷王的凶手,所有人都在等待最后的宣判。

早饭吃过,花鬘也代表蛮王为高定上香,虽然她是无意而来,但既然正逢夷王遇刺,最起码的礼仪还是要有的,曲木长老和阿依长老负责接待。

祭拜之后,花鬘说出了想参加月神节的愿望,虽然月神节在夷人内部是最神圣、最隐秘的一个节日,但花鬘身为蛮族郡主,身份尊贵,而且代表了蛮族,曲木长老略作犹豫,便答应下来。

而且此事先前高定还在世的时候,就曾经答应过花鬘,蛮族郡主参加月神节,也代表了对月神的敬重,这对夷人来说反而是好事,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花鬘这一次在月亮谷显然乖多了,想起小姑娘五年前在月亮湖洗澡的情景,阿依长老至今还后怕,当时要不是高定的威望正盛,将她送走,恐怕就要被愤怒的六部给烧死在篝火之中了。

唯独让阿依长老感觉愧疚的,就是花鬘的一个护卫因为吃不惯夷人的食物而生病了,一直卧床不起,而花鬘也拒绝了巫医的诊治,由他们用蛮人的药草自己来治病。

不过听说那人并无大碍,阿依长老也放心下来,可能过上几天就好了,再次交代阿木铁布陪伴郡主,若有什么事及时禀告,便匆匆离去,月神节在即,还有许多事情等着几位长老去做。

忙碌的一整天很快过去,广场的篝火都被换成了新的,还未到天黑便已经点燃,看那些木柴,也能猜到今夜的火势比昨夜更加旺盛,到了四野俱黑的时候,闲杂人等反倒都各自回避,广场上冷寂下来。

月光幽冷,在夷人的眼中,月神也喜欢幽静,不喜吵闹,而月亮湖的神奇,更让夷人视为神秘之事,自然不想让更多的人见到这个神迹,但凡能被月光洗礼的,无不都是夷人中身份极其重要的人物和对夷人做出重大贡献的人。

随着一阵阵丝竹之声响起,六位长老亲自举着火把在广场上顺逆各走了三圈,六位土司少了布苏部落,只有五人也都到高定灵前祭拜。

当所有的这些都完成之后,曲木长老才到竹楼下去请神龙使,在一阵鼓乐声中,神龙使依然孤冷地出现,拿过曲木长老递过来的火把,点燃了居中的那一个最大的篝火。

曲木长老一怔,其他几位也都微微愕然,这火把经过六位长老传递,最后到神龙使手中,他也要颂念祝词,围着广场走上九圈,才能用月亮湖的湖水将其熄灭,然后静静等候月神的出现。

这是用神火引导月神所用,神龙使这个异常的动作,让所有人都呆住了。

再看神龙使,却依旧老神在在,再一次为高定上香之后,转过身来看向高铁,冲着他缓缓点头。

高铁本来还在错愕,但看到神龙使的这个指示之后,猛然大悟:神龙使这是故意不惊动月神,要先审判凶手,等杀掉高速和那两名汉人之后,再开始祭祀月神。

一想到此,高铁面露欣喜之色,庆幸自己昨晚的一切都没有白费,还是雍显说得对,神龙使也是人,只要能打动他,一切都将在今夜划上句号。

“来人,马山去思过崖将二王子和两名同犯带来!”高铁兴奋地大喊着,吩咐属下去带人,暗想着昨夜的毒酒不知道那三人有没有喝下去。

那毒酒是用一种蛇毒做成,只要喝上一口,人就会变得呆滞,嗓子也会沙哑,半月内无法开口,这是为了以防万一所作,但现在神龙使已经明确表态,这已经不重要了。

夜风呼啸,火把燃烧着,广场上寂静无声,中间的那一团篝火越烧越大,四周山岭上星星点点的竹楼今夜却都集体灭了灯,谁都不敢在今夜点灯,怕惊动了月神。

不多时,二王子果基英虎和两名汉人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来,负责看押的还是高定的护卫吉五惹古,面沉似水,看到高定的灵柩,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和愧疚,神色复杂。

“果基英虎,你还好吗?”高速才走进广场上,正看着高定的灵柩悲伤,忽然听到一个清脆而又熟悉的声音。

“花鬘郡主,你怎么来了?”高速扭头一看,见到站在阿依长老身旁的花鬘,吃了一惊。

“我本来是来参加月神节的,没想到……”花鬘话说到一半,觉得有些不妥,握着拳头说道,“我相信不是你干的,你要老实交代啊!”

“这我知道!”高速咬咬牙,深深地看了一眼高台,躬身行礼,又向神龙使行礼。

“今夜有尊贵的蛮族郡主,也有汉家人,为了表示公平,我们就都用汉话。”神龙使的声音有些沙哑,却也十分冷静,听不出喜怒。

几位长老和高速等都缓缓点头,唯有高铁面露诧异之色,总觉得神龙使的声音和昨晚有所不同,暗自皱眉,但想到今日神圣时刻,可能是压着嗓子说话,也可能是说汉话的缘故,也就不再在意了。

高速抱拳大声说道:“神龙使,父王遇刺,一定是有人处心积虑,还栽赃到我头上,请神龙使明察!”

“果基英虎,在神龙使面前,你也敢强词夺理吗?”高铁冷哼一声,“那天晚上人赃俱获,一切事实都是我和瓦扎长老,还有几名护卫亲眼所见,你还想抵赖?”

“哼,父王尸骨未寒,你敢当着他的面撒谎吗?”高速气得鬓间青筋冒起,怒声道,“果基步金,你还有没有一点良知?”

“你敢当着神龙使的面骂我?真是好大的胆子!”高铁大怒,指着高速冷笑连连。

“不必争吵!”神龙使微微抬起蛇杖,声音冷漠,缓缓道,“是非曲直,月神会给出答案。”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阿里平头哥落户上海

  • 梁小龙承认出轨

  • ofo如何秒退押金

  • 76人遭步行者逆转

  • 30万车被物业卖了

  • 首个5G移动套餐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