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劝进之事

掌阅文学关注

刘秀摇头说道:“只要双方的交战还没有结束,双方的胜负就永远没有定论!”

只要战争还在继续,就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这是刘秀的经验之谈。

昆阳之战的前夕,四十万莽军对阵不到两万的汉军,当时没人认为汉军能打赢这一仗,都认为莽军是稳操胜券,能轻松获胜。

可结果怎么样,四十万的莽军一败涂地,土崩瓦解,灰飞烟灭,王邑、王寻落荒而逃。

这次己方以两千兵马,对阵王郎军两、三万人,最终己方是胜是负,刘秀也不知道,只能边打边看。

耿弇拱手说道:“主公,末将即刻返回上谷,向家翁请援军!”

刘秀点了点头,对耿弇正色说道:“事不宜迟,伯昭需尽快动身!”

“末将遵命!”

刘玄给刘秀封的官是行大司马事,现在,刘秀已经把前面那个‘行’和后面的那个‘事’都去掉了,就是以大司马自称。

身为大司马,刘秀便可光明正大的分封属下们的官职,耿弇目前被刘秀封为偏将军。

在刘秀的这些部下当中,官职能到偏将军已经很高了,再其之上的,只有邓禹,被封为前将军。

朱祐、冯异、盖延,皆为偏将军,铫期被封为贼曹掾,王霸为功曹令。值得一提的是,铫期的贼曹掾完全是个虚职。

贼曹掾,顾名思义,就是专司负责盗贼匪寇的官员,可刘秀现在连快属地都没有,又能去哪抓捕贼盗和匪寇?

铫期名为贼曹掾,实际上他干的工作就是收集情报。刘秀给了铫期一道密令,让他派出手下的全部探子,仔细打探冀州和幽州所有倾向于王郎的官员和士族。

刘秀这么做,是不是准备秋后算账,暂且不说,现在他必须要掌握谁是站在王郎那一边的,谁是中间派,谁又是倾向于自己、倾向于更始朝廷的。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大敌当前,他最起码得能分得清敌我才行。

刘秀在卢奴,开始积极备战。与此同时,于涿郡攻入中山的彭宁一部,势如破竹,连续攻陷安国、陆成、安险三县,大军直逼卢奴。

安险在滱水下游的北岸,卢奴在滱水上游的南岸,之间相隔不足百里。

刘秀判断,彭宁军必定会从安险渡河,到达南岸,然后再向卢奴推进过来,他决定先率卢奴的两千兵马,去往安险的南岸,在那里阻击彭宁部的渡河。

在率军离开卢奴之前,刘秀一再叮嘱刘钧,他不在期间,务必要严守城池,封锁全城,无论谁来到卢奴,都不得将其放入城内,等他回来之后再说。

刘钧连连答应,拍着胸脯保证道:“文叔你尽管放心就是,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会将其放入城内!”

刘秀点了点头,把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完,而后他率领卢奴的两千郡军,出了城,直奔安险的对岸而去。

这些天,刘秀也不在卢奴躲着藏着了,和刘钧几乎天天去往集市,征召新兵。

短短几天的时间,他二人征召上来数百名壮丁,刘秀离开卢奴的时候,这数百名壮丁他都没有带上,而是留给了刘钧,再加上城内的衙役,可战之兵,也有六、七百人之多,在刘秀看来,守城是足够用了。

且说刘秀,率领着两千兵马,一路向东,翌日,刘秀部抵达了安险的南岸。

以刘秀为首的兵马在滱水的南岸列阵,而以彭宁为首的兵马,则在北岸列阵,双方将士,隔河相望。

白天,气温回升,滱水波涛汹涌,可到了晚上,气温骤降,河面开始结冰。

刘秀推测,彭宁部没有水军,他不敢白天渡河,最有可能的是,彭宁部会趁着晚上河面结冰,偷偷过河。等到晚上,刘秀派出大批的斥候,紧盯着河面的动静。

让刘秀颇感意外的是,即便晚上滱水河面已经结冰,但彭宁部还是按兵不动,全军将士龟缩在安险城内,毫无准备过河的举动。

翌日天亮,刘秀在中军帐里召见邓禹等人,推测彭宁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刘秀说道:“彭宁的兵力,数倍于我军,现在却停在安险,驻足不前,究竟是何意?”

朱祐挠了挠头,说道:“可能是彭宁现在还没有一战必胜的把握吧!”

邓禹点点头,认同朱祐的说话,接话道:“彭宁可能是在寻找我军的弱点。”

刘秀问道:“仲华以为,我军的弱点在哪?”

邓禹沉默了好一会,皱着眉头说道:“卢奴!”

刘秀闻言,心思顿是一动,仔细想了想,刘秀认为邓禹说得没错,己方的弱点的确是在卢奴。

他们现在率领的两千将士,都是郡军,而郡军中的大多数人,就是卢奴的本地人,一旦卢奴有失,己方军心必定大乱,到时彭宁率领大军攻过来,己方必败无疑。

朱祐嘀咕道:“可是彭宁部的主力,就在对面的安险,彭宁部若有大军调动,我军斥候必会有所察觉,可若想瞒过我方耳目,只派出小股兵力去偷袭卢奴,也很难能攻得破卢奴的城防!”

在场众人纷纷点头,觉得朱祐的分析不无道理,彭宁若想偷袭卢奴,派兵少了,去了也没用,派兵多了,又会被己方所发现,彭宁想成功偷袭卢奴,太难了。

这其中的道理,邓禹也明白,但他目前能想到的己方弱点,只有卢奴这一处。

刘秀琢磨了片刻,转头看向铫期,问道:“次况,安险那边有什么动静?”

铫期正色说道:“主公,彭宁现已征召了安险、陆成、安国三地的县兵,眼下,彭宁麾下的兵马,业已扩充到近七千人。”

刘秀喃喃说道:“数倍于我,却按兵不动,这个彭宁倒是沉得住气!”

朱祐说道:“主公,依末将之见,彭宁也可能是在等严奉部的到来。”稍顿,他环视在场众人,面色凝重地说道:“严奉部有两万之众,现在彭宁部又扩充到七千,两军一旦汇合,合计兵力可达三万人,倘若对我军形成两面夹击之势,我军将士,实难应对!”

卢奴郡军,和刘秀以前手底下的汉军不一样,汉军在南阳打完了,到颍川打,军中老兵众多,作战经验极为丰富,战力强悍,可卢奴郡军以前没打过仗,拉上战场,全都算是新兵,以两千打三万,无异于以卵击石。

刘秀揉着下巴,说道:“彭宁其人,急功近利,好大喜功,现在他对我军占有大优,理应争取赶在严奉部到来之前,歼灭我军,好独揽大功。”

可问题是,彭宁现在太稳得住气了,和他的性格完全不相符,要么他的身边是有高人相助,要么他一定是在暗中图谋着什么。

刘秀想了一会,想不出来彭宁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他对铫期说道:“次况,继续向对岸加派探子,安险有任何的风吹草动,我都要知晓。”

“是!主公!”铫期干脆利落地答应一声。

会议结束后,众人纷纷退出中军帐,最后只有朱祐还坐在营帐里没有动。

刘秀也没有理会留下来的朱祐,他伏在桌案前,聚精会神地看着铺在桌案上的地图,手指还时不时地在地图上划动几下。

朱祐看了刘秀一眼,起身,走到一旁的火炉前,提起上面的水壶,给刘秀沏了一杯茶水,而后放到桌案边上,细声细语地说道:“主公喝茶。”

刘秀道了一声谢,拿起茶杯,目光依旧落在地图上,心不在焉地缓缓喝了口茶水。

朱祐清了清喉咙,然后又干咳了几声。刘秀无奈地放下茶杯,扬眉看着朱祐,问道:“阿祐,有事?”

“嘿嘿!”朱祐咧嘴笑了笑,搓着手,在桌旁跪坐下来,问道:“主公考虑得怎么样了?”

刘秀被他没头没脑的话问得莫名其妙,反问道:“什么考虑得怎么样了?”

“就是……就是刘太守说的那件事。”

“什么事?”

“啧!”朱祐向刘秀眨了眨眼睛,小声说道:“就是关于主公称帝之事!”

听闻这话,刘秀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不悦道:“此事,以后不许再提!”

朱祐不甘心地说道:“他王郎何德何能,都可以在河北这里称帝,主公强过王郎千百倍,为何不能在河北称帝?”

刘秀眉头紧锁,脸上的不悦之色更浓,怒视着朱祐,沉声喝道:“你还说?”

朱祐缩了缩脖子,连连摆手,说道:“主公莫气,我不说了就是!”说着话,他站起身形,又是摇头又是叹气地转身往外走。

刘秀被他愁眉苦脸的模样差点逗笑了,当朱祐快要走出去的时候,刘秀抬手把他叫住,朱祐回头不解地看着他,刘秀从身后抽出一大块的羊皮,递给朱祐,说道:“天气凉了,在外面巡视的时候,把这个裹在身上!”

当时过冬的棉衣,都是由麻布或者葛布制成,而且棉衣里面也不塞棉花,而是塞碎麻布、旧丝绵之类,御寒的效果并不佳,最好用的棉衣,还得是皮子。

朱祐接过刘秀递过来的皮子,定睛一看,咧开大嘴笑了,说道:“是羊羔皮!”

刘秀说道:“伯玉送了我几块皮子,这块你拿去用吧!”

“多谢主公!”朱祐将皮子直接披在肩膀上,美滋滋地走了出去。

营帐外面,邓禹、铫期、冯异等人都没有离开,看到朱祐出来,众人一股脑地围拢上前,纷纷问道:“仲先,和主公提了吗?”

朱祐撇了撇嘴,说道:“提了,不提还好,提了之后,白白挨了主公一顿训斥!”

刘秀是他们的主公,刘秀有没有称帝之心,这直接关系到他们的未来,众人对于此事当然都很上心。听完朱祐的话,众人面面相觑,最后皆是失落地连连摇头。

邓禹看着朱祐披在肩膀上的皮子,问道:“仲先,你这块皮子不错!”

“是吧?这可是羊羔皮!”朱祐把披在肩膀上的皮子拿下来,还特意向周围众人展示了一番,得意洋洋地说道:“是主公送我的!”

邓禹也笑了,好奇地问道:“是仲先向主公要的,还是主公主动送给仲先的?”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梁小龙承认出轨

  • 30万车被物业卖了

  • 延禧攻略卖90国

  • 星爵宣布恋情

  • 梁莹取消导师资格

  • 76人遭步行者逆转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