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李白、苏轼也写打油诗,笑死了!

牛文速递关注

打油诗,相传由唐代作者张打油而得名。

清翟灏在其《通俗编•文学•打油诗》中,曾引张打油《咏雪》云:

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

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张打油固然算不得诗词大家,但写有这类出语俚俗、诙谐幽默、小巧有趣诗打油的,其实不泛名流。

惊!李白、苏轼也写打油诗,笑死了!

李白《戏杜甫诗》:

饭顺山头逢杜甫,头戴笠子日卓午。

为问因何太瘦生,只为从来作诗苦。

司马光《登山》:

一上一上又一上,看看行到岭头上。

乾坤只在掌握中,五湖四海归一望。

惊!李白、苏轼也写打油诗,笑死了!

苏东坡《喜儿》:

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

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注:这首诗表面上是为孩儿而写,而且其期待明显地有悖于常情,却抒发满腔激愤,讽刺了当时“愚且鲁”的公卿,鞭挞了不公正的社会现实。

惊!李白、苏轼也写打油诗,笑死了!

苏东坡《竹笋焖肉》:

无竹令人俗,无肉使人瘦。

不俗又不瘦,竹笋焖猪肉。

不过,善作打油诗的苏东坡,也曾被人戏弄过——广东有一为夫送饭的老妇,是个地道的乡巴佬,一次为苏东坡逃逗,她反唇相讥,出口成诗。诗云:

蓬发星星两乳乌,朝朝送饭去寻夫。

是非只为多开口,记否朝廷贬汝无?

这首打油诗前两句出自苏东坡之口,后两句为老妇人所言。

当时大名鼎鼎的苏东坡谪贬广东后,几乎家喻户晓,无人不知。

显然,老妇人这两句打油诗是针对苏东坡的人生坎坷的,它揭了苏东坡的老底、疮疤,戳到了他的痛处。

惊!李白、苏轼也写打油诗,笑死了!

欧阳修《猜谜》:

大雨哗哗飘湿墙,诸葛无计找张良。

关公跑了赤兔马,刘备抡刀上战场。

注:据说这首打油诗写于一次饭后。

欧阳修到一家新开张的酒家吃完饭后,店主询问菜的味道如何。

欧阳修于是用猜谜和谐音的手法题写了这首打油诗,巧妙地道出了“缺滋少味”:第一句谜底为“无檐”,即无盐;第二句“无算”即无蒜;第三句“无缰”即无姜;第四句“无将”即无酱。

惊!李白、苏轼也写打油诗,笑死了!

杨万里《早餐》:

船中活计只诗编,读了唐诗读半山。

不是老夫朝不食,半山绝句当早餐。

注:宋代诗人杨万里,每日坚持晨读,十分刻苦,不许人去打扰,每每忘记了早餐。还写就一首打油诗作为自嘲。

惊!李白、苏轼也写打油诗,笑死了!

唐伯虎《除夕》:

柴米油盐酱醋茶,般般都在别人家。

岁暮清闲无一事,竹量寺里看梅花。

注:明代大才子唐伯虎曾一度因生活困顿不堪,到了除夕年货还没置办齐全,一首打油诗生动地吟出一种别样的“除夕”味道……

热门评论
彩云
彩云2

有意思

引力网友3843294
引力网友38432942

打开引力资讯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热门推荐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