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太精明,小米难走远!

功夫财经关注

高科技行业的技术迭代太快,你若按步就班,极可能两年不到,就被同行远远甩在身边。

今天的小米,既不是智能手机的引领者,又不是具有独特潜力的追随者,其市场定位无比尴尬。

今天的智能硬件行业,比拼的早已不是营销能力,而是技术研发的厚度。

“赌一赌,单车变摩托”——这是一句赌场揽客的俗语。

这句俗语,套用在企业身上,合适不合适?

看起来不合适,其实,细加推敲,是有一定道理的!

一个企业,要持续高增长,是需要一定“赌性”的。这里的“赌性”,是指着眼于未来10年、20年的战略规划能力,并且为了使这样的战略规划落地,愿意舍弃当下的利益、愿意承受未来不确定风险的挑战。

或许,有人会反问,如果一个企业只想按步就班地成长,是不是就没有必要去“赌”了?

这得要看行业,如果是传统行业,那没有问题;但如果是高科技行业,那么就有问题。高科技行业的技术迭代太快,你若按步就班,极可能两年不到,就被同行远远甩在身边。

01

小米是没有“赌性”的,雷军更像是保险行业的精算师,这些年,除了早期营销模式稍具“赌性”外,一直四平八稳、兢兢业业。

但是,四平八稳的小米,当下已然不稳!

小米不稳在哪里?

先说刚性的,手机出货量。2018年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在由华为、OPPO、vivo和小米构建的第一阵营中,华为的出货量同比增长16%,与呈下滑态势的第2—4名明显拉开差距。

同期,OPPO和vivo的出货量同比分别下降8%和2%,小米的出货量仅比OPPO略好一点点(下降6%),占有13%的市场份额,尚不到华为的一半(25%)。

雷军太精明,小米难走远!

此外,小米财报显示,2018年全年,小米手机收入为1138亿元,占总体营收的65%,然而,作为收入支柱,手机业务的形势却并不乐观。2018年第四季度,小米售出约2500万部智能手机,较2017年第四季度减少了350万部,同比下滑12.3%,比2018年第三季度减少了830万部,环比下滑24.9%。

受销量下滑的影响,第四季度小米智能手机的收入,由350亿减少到251亿,环比下降近100亿元,降幅高达28.31%!

雷军太精明,小米难走远!

再说弹性的,股价表现。小米自去年7月陆登港股市场后,股价一路高开低开,截止目前股价仅为IPO第二周高点的一半左右。即便3月19日发布的年报相对喜人,也没有扭转股价下行的势头——年报发布后的短短四个交易日,小米股价跌幅超过了10%。

小米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在2018年净利润同比大增59.5%的情况下,资本市场对其依然不认同?

小米已经失去了想象力!

今天的小米,早已不是5、6年前的小米。今天的小米,既不是智能手机的引领者,又不是具有独特潜力的追随者,其市场定位无比尴尬。5、6年前的小米,其独特的轻资产模式(主要是线上互联网模式),曾经一度独领智能手机市场的风骚。

但是,今天,在这一独特法门已经不灵验之下,小米也不得不急切地向线下冲刺。

小米曾经的独特潜力,仅是商业模式的潜力,今天在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大势面前,不仅潜力已经挖掘殆尽,而且线下欠缺的弊端尽显。

数据显示,截止到2018年12月31日,小米在中国大陆已设立了586个小米之家和1378家授权店,而早在2017年底,OPPO的线下门店就超过了25万家,华为则有超过5万家。

互联网模式的优势不再,线下通道又亟须恶补,小米的营销传奇已经戛然而止。

02

今天的智能硬件行业,比拼的早已不是营销能力,而是技术研发的厚度。这其实是10多年前PC硬件行业的轮回,在那个时代,联想是王者,是贸工技的代表,但是,今天的联想,早已“面如黄花”。

雷军可能没有想到,四年前,他在联想那场掌声不断的演讲,今天,他已提早遭遇到联想类似的困境;柳传志应该也没有想到,四年前,联想奉小米为“先生”,但是,“先生”其实也不比学生高明多少,有所差别的话,也仅是行业风口不同,但是,路径并无二致。

雷军太精明,小米难走远!

小米的路径,其实与当年的联想一样,走的同样都是“贸工技”的路子,而不是华为所走的“技工贸”。

“贸工技”的路子好走,也挺安全,但是,越是往后走,路子就会变得越窄,因为,再牛的营销模式,也是可以复制的,再牛的营销模式,其护城河效应也远远比不上技术研发的厚度。

不扯营销口径的所谓“黑科技”,我们用数据说话,财报显示,2018年小米的研发投入达到58亿,较2017年的31.57亿,同比增长83.3%。这两个数字初看起来挺唬人的,但测算下来,其实也只占了营收的3.3%而已。

雷军太精明,小米难走远!

而2017年华为的总研发费用高达897亿元,其中手机和手机芯片的研发投入超过500亿,约为小米全年31.51亿元研发经费的16倍(华为2018年数据暂未公布)!

从研发投入占比的角度看,小米是个稳健有余、而魄力不足的企业,雷军是个超级优秀的战术指挥家,但还远远称不上一个合格的战略运筹家。

在前几天《雷军去年薪酬98.7亿元超小米公司一半?官方回应:股权奖励并未变现》这则新闻刷屏时,我曾善意调侃道,“不精明的人,做不了企业,太精明的人,做不好大企业!”

在中国的顶级BOSS中,我认为,雷军是一流的创业家,二流的投资家,三流的董事长,四流的演说家!(董事会给予的股权奖励,当初不要也罢,本就不应该要的)”。

今天的小米,进一步是一流,但这需要战略层面的“豪赌”,而评估不确定的“豪赌”风险、并通过系统运筹将其化解于无形,这本就是一流企业家的能力所在。

今天的小米,退一步则是三流,在智能硬件这个竞争白热化的浪潮之中,不进则是退,小进也还是退。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朴有天被警方搜查

  • 巫山机场试飞

  • 西安整治4S店

  • 台北大楼倾斜

  • 60岁毕福剑复出

  • 央行心形纪念币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