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称取消了,教师痛快了,可这些人肯定会痛得哇哇叫

北京时间关注

取消职称,教师止痛了,可这些人肯定会痛得哇哇叫!

别以为职称只是教师个人的事,现在以“职称”为中心已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多少人以此为生。取消职称等于是砸了他们沉甸甸的饭碗啊,他们会痛得龇牙咧嘴的。

第一类,各级各类杂志以及衍生出的论文贩子

教师高级教师职称评审需要三篇省级以上发表论文,绝大部分教师都是花钱买版面发表,一篇文章两个版面1-2千元,3篇约3-6千元;一个杂志社搞一个收费刊物,每期杂志装个百八十篇文章,一期杂志就可敛个10-20万,一年赚个一二百万是很轻松的事。一旦取消职称,那个大傻教师会花钱买版面发文章?那杂志社人员的奖金福利、论文贩子的佣金哪里拿?这一类人不痛才怪。

职称取消了,教师痛快了,可这些人肯定会痛得哇哇叫

第二类,各级教育行政机关的教科研人员

这类人员整天待在办公室做着理论研究,本来和学校一线教师也没什么瓜葛,你做你的研究拿着固定的工资,可教师职称中有一条“课题研究”,这下那些科研人员成了香饽饽了,因为他们掌握着一线教师课题的把柄。其实大家都知道,那些所谓的课题研究基本是骗鬼的,但评审材料中必须有,好,就靠拉关系把课题搞定。

一旦职称取消了,哪个教师会拿着本不多的工资去编织各种活动关系?那么那些各级教科研人员的私房钱没着落了,能不痛?

职称取消了,教师痛快了,可这些人肯定会痛得哇哇叫

第三类,各大学的继续教育学院人员

许多大学都成立有继续教育学院,主要负责成人的再教育;而现在教师的继续教育经费充足专款专用,是一块大肥肉。许多大学的积极教育学院争着抢,拿到一个地区教师的继续教育项目就是几百万的经费进出啊,拿个几个地区的不就上千万?而继续教育又不像工厂需要大量原材料的投入,还需要市场推销,拿到项目就表示稳赚那些钱了。

现在不要评职称了,教师不在乎继续教学学时了,继续教育学院咋赚钱?学院现在可都是自负盈亏的,你让继续教育学院这么多人喝西北风啊。

职称取消了,教师痛快了,可这些人肯定会痛得哇哇叫

第四类 各级教育行政领导

这类人才是真正会切肤地痛!前三类都是经济上的痛:这里不行,可以另辟山头,寻找另外的赚钱途径。第四类其实和钱无关,和他们手中权力有关。平时以“职称”为控制教师的筹码, 可以让绝大部分教师听话,让绝大部分教师为职称而奋斗。现在没有了职称的拖累,教师自然连荣誉先进都无所谓了,那么领导拿怎么控制教师呢?手中的权杖等于没有,你们说他们会多么的失落心痛啊。

职称取消了,教师痛快了,可这些人肯定会痛得哇哇叫

以上四类人每一类人都可能对决策者产生影响,四类人合力形成一股力,那这股力的力量不可小觑,完全可以掩盖掉教师的呼声。

与其让他们感到心痛,还不如让教师继续痛下去,因为教师们已经痛了几十年了,“痛”成为生活的常态了。但几十年的制度不变似乎也不合理,规则制度都应该与时俱进,必须改革职称制度,减轻一点痛感。

所以职称制度改革的步伐越来越近了,许多老大难问题的解决正在酝酿之中,取消是不现实的;广大一线教师还是要遵循规则,积极准备,努力早日评上高级职称,别评不上就喊“取消”,那是因噎废食的做法,不可取!

职称取消了,教师痛快了,可这些人肯定会痛得哇哇叫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蔡依林遭激光照眼

  • 吴昕卖钟汉良礼物

  • 珠峰拥堵多人丧生

  • 深圳人才税收优惠

  • 娃哈哈上市时间

  • 拼多多起诉差评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