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6章 怎么敢来找我

掌阅文学关注

厉轻歌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父母的讨论的对象。

她是回到房间后就拿睡衣去换上,然后给权孝严发了晚安信息,甜甜的入睡。

这一觉睡到第二天快中午才醒来。

厉轻歌梳洗后换了件白色T恤,下面是一条牛仔热裤,把一双大长腿衬得又长又直,头发扎绑了起来在头顶上扎了个丸子头,整个人显得青春又活力四射。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厉轻歌满意的露出了笑容,拉开房门准备下楼去吃早餐。

厉轻歌边从楼上下来边想,吃了早餐后要去哪里玩呢?

可没想到才从二楼下来,就看到权孝严赫然出现在家里的客厅上,正陪着厉景琛两个人聊着当下G市的经济发展等高深的话题。

顾安歌插不上话,只好在边上喝着养生花茶听他们胡吹。

“孝严哥哥!”

厉轻歌又惊又喜,差点就要冲了过来。

好在她最弹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激动,生生的刹住了想要冲过来的脚步,只是冲着他傻愣愣的笑。

“轻歌起来了。”

权孝严看着她,嘴角扬起弯弯弧度,表现得彬彬有礼。

如不是知道他在私底下的表现,真的会因为他这模样而上当,误以为他真的如表面所看到的这般,冷漠严肃,不近人情。

明明是衣冠禽兽,却偏偏装得人模狗样的。

厉轻歌在心里吐槽着。

但在父母的面前,还是不敢造次的。

她乖巧的露出了个微笑,生生的的控制住自己那似有自主意识般直直朝权孝严肃走过去的双脚,艰难的来到母亲顾安歌的身边坐下。

然后,厉轻歌笑得特别假的问,“孝严哥哥来是有什么事吗?”

“你孝严哥哥说你们昨天说好的,他今天带你和雨初去爬山,人家都来一阵了。你也真是的,自己安排了活动还不知道起来!”

顾安歌笑道,帮权孝严解释了之所以来的目的。

厉轻歌愣了愣。

她什么时候说过去爬山了?

厉轻歌下意识的看了眼权孝严,却见他面不改色,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如果不是脸上神色太过严肃,还真当得起温润如玉这个词。

“啊,我睡糊涂了,妈,你明知道孝严哥哥来了,为什么不叫我起来?”

厉轻歌反应还算快。

“不急,能睡是福,女孩子都爱睡美容觉。”权孝严淡淡的道。

明明听着就是句体贴的好听,可是配着他那一脸严肃,莫名的就是变了味。

厉轻歌轻易的就想起了昨晚回来之前他们之间的纠缠,耳根后面微微的涨红了起来。

“别愣着了,要出门了还不快点去吃早餐?爬山可不是好玩的,让你妈给你准备好水和面包带去山上吃,别爬到半山腰就没有力气走了。”

厉景琛吩咐着顾安歌,把女儿的这次活动当成了大事。

顾安歌也觉得厉景琛提醒得及时,马上就收拾好了水杯,准备好了面包,用一个纸袋装着放到了玄关边。

厉轻歌过去吃早餐,“孝严哥哥,你要不要一起吃?”

这只是客套话。

总不能人家都上门来,还当着看不见吧?所以打招呼是一件很有必要的事。

“我吃过了。”

权孝严答。

厉轻歌没再理会他,去餐厅坐下吃早餐。

吃完早餐后,厉轻歌在顾安歌的热情下带着她准备好的水以及面包什么的跟着权孝严出了门。

上到权孝严的车上,厉轻歌马上就把手里的面包以及水放下,朝着权孝严扑了过去。

“你怎么敢跑到家里来找我?不怕被我爸妈看出来吗?”

她刚刚就差点在父母面前露谄了。

权孝严呵呵的低笑着接住她的身子,“如果看出来了,那就实话实说好了。”

厉轻歌就懵了。

当初说先不要公开的人是他,现在听这意思,是不在乎了?

“坐好。”

权孝严弹了一下她的脑门,把她推回到副驾驶座上,放下刹车,踩下油门。

“我们真的去爬山啊?”

厉轻歌心里有点忐忑。

她是最不喜欢运动的人,去爬山——

她怕最后自己会吉需要被背着下来。

厉轻歌希望权孝严是说笑的。

但显然他没有一点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嗯,去爬山。”

厉轻歌脸上的笑容垮了下来。

权孝严带着厉轻歌来到了城郊的白云山。

这里是五A级的风景区,来往的游人特别多,一般G市人最喜欢在节假日的时候来爬山,今天是周未,人自然是少不了的。

厉轻歌看着那么高的山峰,打心里不愿意爬上去。

“孝严哥哥,要不我们去逛街吧!我更喜欢逛街买买买,爬山有什么好玩的,累死了。”

像她这种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哪里有力气爬得上那几百米高的山峰?

厉轻歌觉得,她要是真的爬上去了,自己这腿,估计得也断了。

“听话,爬完山后有惊喜给你。”

权孝严像哄孩子似的哄道。

他把车停在了山脚下,并从厉轻歌的手里提过顾安歌为她准备的水和面包什么的,牵着她的手就往山上走。

厉轻歌一脸哀怨的瞪了他一眼,不得已只能跟着他走。

爬山是件费体力的活,虽然说山路也不难走,可是毕竟是往上爬的,厉轻歌没多久就气喘吁吁的了。

虽然山林里的阴影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但厉轻歌的额上还是冒出了一层汗珠。

权孝严配合着放慢了脚步,手上始终没有松开过,一直牵着她走。

只有不到四百米高的山峰,两人费了两个小时才爬到山顶。

厉轻歌累得气喘吁吁的。

但此时此刻看着山顶上的风景,一览众山小,再看看陪在身边的权孝严,厉轻歌突然又觉得,其实还是挺有意义的。

“如果在这里看日出,肯定很震撼。”

厉轻歌张开双臂迎着风和阳光,侧过头对权孝严笑道。

权孝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看她的眼眸像一汪深潭,一不小就能把人吸进去了似的。

“想要看日出,我们明天早上可以再来。”

他道。

厉轻歌大骇。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延禧攻略卖90国

  • 76人遭步行者逆转

  • 梁小龙承认出轨

  • ofo如何秒退押金

  • 海王票房

  • 星爵宣布恋情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