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爱情 | 爱与被爱都是美丽的

燕赵都市关注

城市爱情 | 爱与被爱都是美丽的

  原来她喜欢的是他

  说到小曼,不能不提志辉。我和志辉是多年的同事,也是好哥们。我们性格相反,我喜静他喜动,我少言他爱侃,但我们很合得来,一切正如志辉所言,我们这是性格互补。

  在网上认识小曼是很早以前的事了,我们一直聊得很投缘。她是那种直爽开朗的女孩子。

  后来有一天,我意外发现志辉的QQ上有小曼的名字,志辉说小曼是他刚认识的朋友。我以为可能是重名吧,晚上在网上我告诉她我是志辉的同事时,小曼有点吃惊,说这么巧啊。

  见到小曼是在两个月以后。那天志辉在外面打电话给我,说过来吧,介绍一个老朋友给你认识。我赶过去一看,和志辉在一起的是个女孩,清清爽爽的样子,她热情地同我握手,说本人就是李小曼。

  小曼就这样来到我和志辉的生活中。我说过她是个直爽开朗的女孩子,爱说爱笑。偶尔我们三个人一起出去的时候,小曼总是习惯走在我们中间。有时候,她会突然挽住我和志辉的胳膊,笑着说真好、真幸福。志辉就挖苦她说,这就叫幸福啊,以前是不是受虐待受惯了?

  我们一起去吃饭,小曼很自然地坐在志辉身边。他们看起来是那么般配,他们是一类人,幽默好动喜欢调侃,喜欢开怀大笑。每当那个时候,我都有种被挡在他们圈子外的感觉。看我沉默不语,小曼说着说着就会突然停下来,摇晃着我的胳膊说,你别沉默是金好不好?那时候,志辉总是坏坏地看着我们笑,说你们不要当着我的面调情行么?小曼就假装生气地骂志辉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样子还有些害羞。

  我不禁微微地心动。那段时间,晚上只要我一上线,小曼就主动同我打招呼。我很激动,觉得幸福离我是那么近。但不知哪一天起,志辉的名字却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我们的聊天内容里。有一天她对我说,帮我传一句话给陈志辉好吗?说我喜欢他。

  不知为什么,很奇怪,我并没有感到失望,相反,我却看到了希望。我自以为是地认为,一定是像某些小说里写的那样,小曼在志辉面前口无遮拦,她让我传的这话一定是说给我的,其实她爱的是我。因为志辉有女朋友这件事小曼是知道的。

  但是很快,我就推翻了这种自以为是。

  那天志辉忙,QQ开着,有头像闪,他就说告诉网友我在忙。想不到对方居然是小曼。她说,志辉,我让莫南给你传话,他告诉了你没有?我忽然明白,原来她那句“喜欢”是真的,并非什么烟幕弹。而她和我聊天其实只是为了一件事,那就是靠近志辉。她总是千方百计地说出志辉的名字,原因只有一个,她是真的喜欢他。

  我心灰意冷,很少上网。

  爱让人变得如此卑微

  曾经,我告诉小曼我是那种沉默寡言的男人,小曼则说,她喜欢的就是这种类型。但志辉出现了,他的样子一下子成了爱情的标准。其实自己何尝不是,向来喜欢安静的女孩子,但当小曼一出现,她就成了我的唯一,我喜欢她的阳光她的开朗,喜欢她开心大笑的样子。

  那年春天,志辉开始着手结婚的事。有一天,小曼给我打电话,她说陪我去逛街好吗?我满心喜悦,我以为事情有了转机。小曼随时的一声召唤都能让我马上回到她身边。

  那天,小曼挎着我的胳膊竟然是去帮志辉的未婚妻选婚纱。我完全明白小曼为什么叫上我,我只是个盾牌。可即便我知晓自己的身份,对这种机会我仍感到欣慰,起码能和小曼在一起。

  爱,让人变得如此卑微。

  志辉的未婚妻和小曼像姐妹一样,她们一件一件试着婚纱,开心地说笑着。而我就和志辉坐在那里聊天。志辉的未婚妻是放心的,在她眼里,我和小曼是一对儿。

  那天小曼非要自己也试一下,当她穿着白色婚纱出来的时候,她旋转着,拉着我的手,然后她笑着在我耳边说,谢谢你。那一刻,我的心是痛的。我明白这是小曼在抓住最后一次机会和志辉在一起。看她飞蛾扑火的样子,我就像看我自己,自己何偿不是这样呢?

  志辉结婚前,我找他长谈过一次,我说你别告诉我不知道小曼对你的心意。志辉并不吃惊,他淡淡地说,我知道,不过我早就暗示过她,我和她只能是朋友。我无言。不爱的人怎么能真正感同身受一个爱着的人的痛苦?志辉无法感同身受小曼心里的苦,而小曼也无法洞悉我对她的那份深情。

  小曼最后一次挽着我的胳膊是在志辉的婚礼上。那天她的话很少,也没有像以前那样说笑,而是像个听话的孩子一样一直坐在我身边。我给她夹菜,她就轻轻地对我说谢谢。参加完婚礼我挨个送同事回家,最后一个是小曼,她躺在车后座上睡着了,我以为她会哭,但是没有。我把车子开得很慢,放了轻音乐,心里真希望就这么永远开下去,没有尽头。

  下车时,小曼有些摇摇晃晃,我去扶她时,才看清她的脸上全是泪。我知道那一颗又一颗珍珠般的眼泪,是为志辉流的。我刚想转身时,小曼却抱住了我,她将头抵在我背上,压抑得哭起来。我转身拥住她,我说傻丫头,以后你也会穿婚纱当新娘子的。

  她不再是从前那个她

  志辉度蜜月去了。几天后的一天,我正在上班,偶然透过玻璃窗,我忽然看到了小曼,她躲在一棵树后面。我有些心跳,我快速地下楼去。对于我的出现,小曼并没有吃惊,她慢慢地从树后面走出来,抬头看着我。几天不见,她明显有些憔悴,她说我只是想来偷偷地看看志辉。我点头,说我知道。我带她去附近的咖啡店坐,她很听话地答应了。但她不再谈笑风生,她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她不再是从前的那个她。

  此后,整整一个月,没有小曼的消息,她换了手机号码,我找不到她了。我渐渐坐不住了,我问志辉小曼出什么事了吗?而处在新婚中的志辉轻松地摇摇头,说不知道啊。我忽然就发火了,我说如果她死了你也不关心吗?你很清楚你在她心里的位置!你必须给我找到她!志辉很惊讶,共事多年,他这是第一次见我发这么大的脾气。他说我知道她住某某小区,要不你晚上去找她吧。她曾说,她每天晚上都会在小区附近散步。

  我的心再次痛起来,哪怕一个小小的细节,小曼也只会告诉志辉。

  当晚,对我的突然到访小曼一点都没有吃惊,好像是在她的意料之中。我说我自始至终都是一个旁观者,我一直都没有机会说出那份深情……小曼摆摆手,她不让我再说下去,她说如果我不遇到志辉,我们也许会在一起,但命运却让我遇到你之后又相遇了他。停了停,她又说,对不起,在和志辉的交往中,我利用了你。

  临走时我忽然看见她脚上穿着一双大拖鞋,整个脚板都露在外面,我说怎么不穿小一点儿的呢,她低头看了看,说小时候我就喜欢穿爸爸的拖鞋。

  我依然和志辉在一个办公室工作,他依然爱调侃,我依然沉默,只是我们再也不提小曼。有时站在窗边,我总是忍不住看那一棵树,那里来来往往都是人,但不是小曼。

  执着于爱情的人注定受苦

  思念像野草一样疯长。

  三年后,我终于结了婚,对方是追我的一个女孩。那天她跟踪着我一直到家,当我回头看见她时,她跑上来,脸红红的,说因为只有跟踪你才能看到你。我看着她,心想爱情真像一把刀子,它划伤了太多的人。我握住她的手说,以后不要再跟踪我了,我们一起回家。

  是的,对小曼的思念已让我对生活开始妥协。

  女儿出生了,日子按部就班地继续着,上下班,回家,可爱的女儿看到我就让我抱,我就抱起她,妻子在厨房做饭,说你回来了,我说啊,回来了。生活看上去是那么平静而温馨。

  转眼几年过去。今年春天的一天,我出差回来路过一个街边花园时,我忽然很想在那里坐坐,静静的,不被人打扰。不远处有个年轻的妈妈正在和儿子玩耍,孩子两三岁的样子,非常可爱,我禁不住多看了小孩几眼。就在我转身离开时,我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念辉,不要乱跑啊念辉!

  念辉?我心头一震,回头再仔细看那个年轻的妈妈时,我不禁呆住,果然是小曼!

  我无法说清当时的心情,心头是大片的感伤,这是我深爱过的女子,我最最无法忘记的人,她就在我不远处,我却迈不动脚步。我不知道该对她说什么,就像对我自己。我们都是那种执着于爱情的人,甚至偏执,所以注定受苦。

  我默默地离开。

  回到家,女儿张着双臂向我跑过来,我忽然看见女儿穿的是我的拖鞋,整个脚板都露在外面,我的眼睛一下子就潮湿了。女儿问我怎么了,我蹲下身抱起女儿,说爸爸和你一起去看动画片。

  有一天,我在网上看到一句话:爱与被爱都是美丽的。我淡淡苦笑,点了支烟,其实我们谁都清楚,最美丽的爱是相爱。爱而不得,才不得不如此——自欺欺人。

  (燕赵都市报 口述/莫南 整理/小篱)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陪娃写作业遭打

  • 费德勒ATP总决赛

  • 巩俐拒绝颁奖

  • 浙大女生被害进展

  • 凤凰号 中国游客

  • 张馨予 文明养狗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