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不同的声音

掌阅文学关注

周围一阵躁动,站起来的人已经有七八个,看样子今天的事情没办法善了了。

张继庭抬头看了一眼,见几个站起来的人都是失去至亲的人,性情比较坚定的,不由暗暗松了口气。

天煞楼即便再嚣张狂妄,也不敢将这里的所有人都杀了吧?即便日后他们想要报复,也只会将枪口对准这些刺头,而不会想起他了吧。

张继庭咬咬牙,站了起来。

要是他今天怂了,之前想要经营的一切可就没了,他不是天煞楼,随随便便就能让这么多门主亲自过来,而只要能牢牢把控这些人,他这一辈子就不用愁了。

张继庭整理了一下衣领,开口说道:“夜楼主,我的岳父也被你们天煞楼的人给暗杀了,希望您能给个交代。”

“哗啦啦!”

顿时有几个人站了起来。

“夜楼主,我的亲人也被杀害了……”

“夜楼主,也我想要个公道……”

“天煞楼的人之前曾一言不合伤了我的兄弟……”

“哗啦啦——”

又有数十个人站起来。

“还有我……”

“还有我……”

“还有我……”

大厅内那些原本只是单纯庆贺的人看到这幅情景不由大吃一惊,这站起来的人已经有一半了,原本他们以为天煞楼挺有人缘的,但现在一看,大部分竟然是来找天煞楼晦气的。

望着黑压压的人群,夜凌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天煞楼的人见状也是大怒,今天可是夜凌新任楼主的日子,这些人早不来晚不来,非在这个时候讨说话,不是闹事又是什么?

他们纷纷走了过去,毫不客气的叫了起来:“落花宗的人,你还有脸说,你们师兄弟几个打不过我一个,有什么资格到这里叫嚣,想找回场子?好啊,大家到外面比划比划!”

“杀人怎么了,我们天煞楼干的就是杀人的活,谁要是不服的尽管来,要是能宰了老子,老子做鬼都服你!”

“一群傻逼,我们天煞楼杀人会被你们这些废物看出来吗,别什么屎盆子都往我们头上扣!”

“你们都给我等着,我记住你们的样子了,以后有的是你们好受的!”

来讨说话的人既然已经站起来了,干脆也豁出去了,毫不客气的对骂道:“怎么了,杀人还有理了!”

“想杀了我们,来啊,看看谁怕谁!”

“一群凶手,我看你们还能横行到什么时候,只要我还活着,你们天煞楼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还想洗白?放屁去吧,就算拼了这条命,我也要让所有人知道你们的真面目!”

“胡闹,这是干什么!这是干什么!”段峰怒声吼了起来。

夜凌摆摆手,他身后天煞楼的人立马消停了下来,但众人脸上的怒色并没有消失半点,好好的日子就这么被破坏了,日后传出去还有谁将他们天煞楼放在眼里。

看热闹的柳岩脸上的笑意更胜,扫了乌压压的一群人,心道这事情闹得这么大,只怕有很多人在背后推波助澜吧?

她又扭头看向房间,心想楚修现在应该已经忍不住了吧。

只是她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楚修要出来的意思,不由微微愕然。

难道他不在?

“我们还不出去吗,再闹下去的话就没办法善后了。”秦岚看向楚修。

楚修轻轻摇了摇头。

秦岚眉头轻蹙:“我知道你有心让夜凌锻炼,但也没必要急于一时吧,这么多人找麻烦,如果收拾不好的话,说不定会对他造成很大的打击,对天煞楼未来的发展也不利。”

楚修依然不着急,目光微微移动,落在了几大门派门主的身上。

秦岚也看过去,见玄门门主玄昊朝着夜凌走了过去,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不会吧?”看见玄昊的动作,柳岩眉头一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事情越来越好玩了。

“难道今天的好日子,大家先安静一下,听我说两句如何?”玄昊笑着说道。

他的声音一起,周围顿时静了下来。

玄门的分量在众人心中还是很重的,天煞楼虽然威名赫赫,但要论如今的实力,已然不是玄门的对手了。

张继庭还以为玄昊肯定会替天煞楼说话,面带畏惧的低下头,却听玄昊说道:“夜凌,天煞楼以前的名声不算多好,你既然选择了继承你父亲的位置,也有心将他展开的世人面前,想必也做好了承担天煞楼罪孽的准备,今天的事情虽然突兀,但也未必是坏事,正好可以展示你向善的决心和让天煞楼比之前更强大的报复。”

四周顿时一片哗然,谁也没想到玄昊站出来并非劝住找事的人,竟然还有帮助他们的意思。

张继庭等人也是一惊,随即大喜过望。

他们原本以为几大帮派会“官官相护”,帮着天煞楼,却没想到还有人帮他们说话。

玄门可不是段峰能比的,更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比的,玄昊站在这边,天煞楼再敢嚣张或者报复他们,就要掂量掂量了。

其他看热闹的人同样明白这个道理,如果只是一些普通的人,天煞楼可以放着不管,反正也不怕得罪他们,但如果玄门介入,他们再想不管不问就没那么容易了,难道连玄门门主的面子都不给?那你这天煞楼怕是要走到尽头了。

众人突然发现,不知不觉中,夜凌已经被推到了角落中,再也没了回头的余地。

果然如此。洪是问叹了口气,瞥了段峰一眼,见他面带得意,更是暗暗摇头,这些人,都被当做旗子而不自知。

夜凌目光阴沉如水,盯着玄昊问道:“玄门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让你好好处理面前这些人说的事情!”武门门主武正德走过来,说的话比玄昊直接多了,“天煞楼干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情,总要给大家一个交代,要不然凭什么让人觉得你们真的改邪归正了!实话告诉你,夜凌,无论是你父亲当楼主的时候还是你叔叔当楼主的时候,都跟我们武门发生过很大的冲突,我门下的弟子死的也不在少数!不过我不想为难你这个年轻人,你只要给大家一个交代,以前的事情就算了。”

“原来如此!”夜凌怒的咬牙,扭头看向方书史,“方门主和洪门主也这么认为吗?”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我爱我家收购中环

  • 考研800包咖啡

  • 傅园慧自虐

  • 花总遭死亡威胁

  • 插刀教现状

  • 印尼活火山爆发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