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基药

掌阅文学关注

“我们家老林?”

看张姐叫的这么亲密,李铁良们便知道,面前的这个女人,一定是林书记的妻子,李铁良差点吓哭了。

“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真的不是有意的?你们可真厉害啊!一个小小的科员,就可以在下面横行霸道,拿着自己手中,小小的权利,就在下面胡作非为!”

张姐冷冷的扫视着众人一眼,然后厉声说道:“快向秦大夫道歉。”

“秦大夫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有眼无珠,我眼睛坐在了屁股下面,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老婆才刚刚生了二胎……”

“你老婆生不生二胎,管我什么事?”秦泽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说道:“回去告诉指使你们的人,要想报仇,找我不痛快,别再下面搞那些小动作,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

“你们也给我记住了,如果有下次,老子才不管你们是药监局,还是卫生局的,老子一定打的你连你妈都不认识你!”

“知道,知道秦大夫,记住了,记住了,谢谢你,谢谢。”李铁良连忙向秦泽道歉。

“滚吧!”秦泽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看秦泽放话,几个人如蒙大赦,撒腿就跑。

“秦大夫,这些人到底是受谁指使啊?你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张姐诧异的问。

秦泽笑笑说:“我也不知道张姐,我得罪了很多人,仇家也不少,一时半会我还真想不起来是谁!”

“是吗?要不这样,我让我们家老林,好好找人给你调查调查。”张姐连忙说。

“张姐,还是算了吧!”秦泽微微一笑,说道:“我自己解决。”

“好。”

可能两人不是很熟,张姐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她点了点头,说道:“小秦啊,今天治疗完,是不是就结束了?”

“对,今天最后一次。”

“那好吧,我们开始吧!”张姐跟着秦泽,走进了里面的治疗室。

半个小时后,秦泽治疗完毕,收回银针,认真的说道:“张姐,治疗已经结束,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你还要好好休息,我再给你开十天的汤药,你回去一定按时服用。”

“嗯嗯,我记住了。”张姐起身吐了一口浊气,说道:“小秦啊,这次多亏了你,诊金多少?不管怎么,你也要收点啊!”

“诊金还是算了吧!”秦泽摆摆手,笑笑说:“你是雪儿的朋友,今天又帮了我的大忙,我感激还来不及呢,怎么敢收你的钱啊!”

“朋友之间就要相互帮忙,今天我也没有做什么,是他们惹是生非!”

张姐笑笑,说:“找人看病,那有不收钱的,不管怎么说,你也要收点,钱不多你拿着。”

说着,张姐从包里掏出了一塔人民币。

“别这样张姐,这个钱我怎么也不能收。”

“收下收下。”

两人推脱了好久,最后秦泽硬是不要,张姐感觉再让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只好笑笑说道:“那好吧,改天你去我家做客,刚好我老公对中医也很感兴趣,你去给他聊聊,我相信你们两会很聊得来。”

“好,好,那我们一言为定。”

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认识了卫生系统的一把手,这是何等的荣幸啊!

张姐刚走没多久,苏林怡得知消息,也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

得知事情解决,她才松了一口气。

苏林怡深情的看着秦泽,笑笑说道:“你真是脸白,林书记的夫人都对你外加关照,这以后我们怀恩堂什么都不怕了!你给书记夫人,到底是下了什么迷魂药啊?”

“我说你是怎么说话的!”秦泽不悦的瞪着苏林怡,嗔怒道:“你说这话怎么让我听着这么不在啊!”

“我也就随便说说,你激动什么啊!怎么,心里有鬼啊!”苏林怡呵呵一笑,寓意深重的看着秦泽。

“有什么鬼啊!”秦泽呵呵一笑,说:“我说苏总,你这思想真是不健康!怎么什么事,现在到了你嘴里就变了味啊!”

“我不健康?我怎么不健康了秦泽?”苏林怡小嘴一撅,挺了挺胸脯,站了起来,三步并两步的站到了秦泽跟前,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我说姑奶奶,我怕你了,行了吗?”

秦泽有点郁闷,慌忙转移话题,“好了,好了,姑奶奶咱们说正事吧!今天药监局来这里找事,应该也是受人指使的,和公司那两天闹事的人,应该都有联系!”

“我也想到了。”苏林怡点了点头,没有再闹,很同意秦泽的看法,她诧异的问:“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剖?”

“应该不是!”秦泽摇了摇头,说:“我们公司现在的规模,还不至于让竞争对手,这么大费周折!这些事情应该都是冲着我一个人来的!”

“谁?你心里有没有数?”苏林怡着急的问。

“没有,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想好了对策。”

“什么对策?不会又是什么打打杀杀,用武力解决吧?”

“我没那么粗鲁!”秦泽笑道:“他们明着伤不了我,只有暗地里找我们药店和公司的麻烦,他们来文的,我这次也和他们来文的,在给他们下个套。”

“什么意思啊!你怎么越说,我越不明白了!”秦泽的话让苏林怡听着一阵迷茫。

“很简单,我们找靠山!”秦泽一本正经的说道:“药店这一块不怕,主要是我们的医药公司。”

“你的意思是找有势力,有影响的人,投资我们公司?我们给相应的股份,借助人家的力量,来对付外人,是吗?”

“说对了一半。”秦泽挑了挑眉头,说:“不过我不是让人投资,给人股份。”

“那你怎么办?什么意思?”

“我们做基药。”

“做基药?”苏林怡闻言,眼睛不由的一亮,“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咱们走医保和农合要,不再自己联系客户,供货,送货?”

“不错,基药都是卫生政府部门统一管理,招标采购,虽然利润低,但是用量大,我在原有的配方上改动一下,降低一下成本,在研制几种常见病,多发病的药……”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梁莹取消导师资格

  • 首个5G移动套餐

  • 76人遭步行者逆转

  • 阿里平头哥落户上海

  • 梁小龙承认出轨

  • ofo如何秒退押金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