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6章 探望酒徒

掌阅文学关注

刚进大厅,姝儿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进来。

秦穆哟了一声,“这是谁的?”

苏纯菲笑道,“估计你猜不到。”

猜不到?

开什么玩笑,别忘了我现在可是比神仙还厉害怕强者,要是这点神通都没有,岂不被人笑话?

打量了姝儿几眼,发现姝儿的胸围比以前大了不少,还有她的身材,也跟以前大不一样。

浑身的肌肉变得松弛,这充分说明了一个问题,应该是刚生过孩子不是太久,身材尚未恢复。

姝儿居然在苏纯菲之前生了孩子?

秦穆诧异地打量着苏纯菲,这不应该啊。

苏纯菲一脸尴尬,却也不解释。

秦穆对姝儿道,“恭喜你做妈妈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大家?”

姝儿很不好意思地道,“这有啥好说的?”

秦穆本想从身上掏点什么给孩子,可他根本就没有带东西的习惯,于是掏出手机给周瑾打了个电话,让她安排一下,送一套小孩子的银饰到酒徒这里来。

当然,还得备一份厚礼,不能轻慢了酒徒的孩子。

接过孩子抱在手里,秦穆问,“男孩还是女孩?”

苏纯菲笑,“不会吧,你也是当过爹的人,连男女都分不出来?”

秦穆尴尬了,他的确看不出来这孩子是男还是女。

姝儿道,“是个女孩呢!”

秦穆立刻接过话来,“女孩好啊,要是以后找一个象我这么帅的老公,这辈子就安逸了。”

苏纯菲不信,“能安逸吗?陆总跟了你,还不是担心很多?”

“你们男人啊,总是希望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咳咳——”

秦穆太尴尬了,被人当成戳穿,于是讪讪地解释道,“主要是人太帅!”

姝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人帅是关键,估计他要是不帅,也没人喜欢他了。

正说着,酒徒回来了。

“哟,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秦穆说,没风,自己来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酒徒现在的身体状态倒是基本上完全恢复了。

只是他的丹田被毁,神仙也无策啊。

“最近情况怎么样了?”

秦穆见他气色不错,便聊了起来。

酒徒道:“什么情况怎么样?就那样,反正这辈子已经没什么指望了。”

五娃走过来了,“你啊,秦哥跟你说话,你就好好说。象你现在这样的人生,难道还不够吗?”

就是,又不缺钱,还有三个美女陪着,人心不足啊!

苏纯菲问道,“秦哥,你应该有事情来的吧?”

秦穆摇了摇头,“我就过来看看。”

酒徒问了句,“听说你们去了神界,结果如何?”

“那里早已经被毁了,所有神灵都已经陨落,留下一片废墟。”

“啊?”

苏纯菲几个大惊失色,“不会吧!”

秦穆笑笑,“这是事实,以前的确是有神灵存在,不过现在没有了。”

嘀嘀——

外面传来一阵汽车喇叭声,应该是周瑾到了。

果然,没几分钟,周瑾提着秦穆吩咐好的东西进来。

身材娇好的周瑾,魅力非凡,一点都不逊色酒徒任何一个红颜。

而且还带着一股知性美,一股成熟的女人味。

看到酒徒一家人后,周瑾将东西递过来。

“这是给孩子的,我刚才出来得匆忙,倒是疏忽了。”

姝儿推辞道,“这怎么好意思?让您破费了。”

秦穆无语了,“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扭扭捏捏了?以前的江湖儿女气息呢?”

“拿着!”

酒徒道,“拿着吧,跟秦穆不用客气。”

姝儿这才把东西收下。

秦穆坐了一会,“那我就告辞了。”

一家人送到门口,秦穆上了周瑾的车。

酒徒这家伙羡慕地看着秦穆,“这小子艳福不浅啊。”

五娃和苏纯菲齐齐瞪过来,“难道你的艳福不好?”

看到两人的目光,酒徒转身就走,现在自己没了武功,鬼知道她们会不会施暴力?

奔驰车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周瑾身上那套定制款的西服让她看起来更加迷人。

窈窕的身段,总能让人想入菲菲。

尤其是从秦穆的角度侧面望去,更是风景无限,奇峰突起。

看得秦穆一阵心猿意马,“周瑾,我们找个地方坐坐。”

周瑾当上公司的老总后就换了这辆车,平时她很低调,开自己那辆奥迪A4,只是毕竟她的身份摆在那里,有时也得注意点场合。

听到秦穆的话,周瑾扭头一笑,抛来一个极为妩媚的眼神。

“只是坐坐?”

“嗯!”秦穆一本正经应道。

当然,要是周瑾不介意做点别的,他自然也不会拒绝。

周瑾很听秦穆的话,心领神会将车子开进了一个小区。

秦穆打量着外面,“你在这里买了房子?”

周瑾并不否认,“嗯,我买了一套。”

周瑾的身价过亿,在天都买套房子也很正常,车子直接开进了地下停车场,周瑾领着他进了电梯。

她的房子在19楼,复式。

楼上楼下加起来足有两百多平。

面积不小,房间挺别致的。

秦穆倒是有些意外,坐到舒适的沙发上打量着这套房子,“你平时都住这里吗?”

周瑾摇头,“这是准备以后给我爸妈住的。”

啊?

秦穆这才晃然大悟,不过想想也是,周瑾一个人在天都上班,父母远在江淮,等他们退休之后可以一家团聚。

秦穆这才想起,自己似乎给周瑾的承诺一直没有兑现。

周瑾一直想要个孩子,秦穆想到这事的时候有些头大。

天劫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来临,一旦有了孩子岂不是更加麻烦?

周瑾给他倒了杯水,秦穆接过来放在一边,一把搂住了她。

“我有些困了,一起去休息下吧?”

周瑾嫣然一笑,她自然知道秦穆的用意。

做他的女人,要是连这点都不懂,那就太失败了。

“去楼上。”

秦穆站起来就要走,周瑾撒娇道,“我抱上去!”

“好类!”

抱起周瑾,三步并做两步,飞快地上了楼,将周瑾扔在床上。

出关后的这段时间秦穆也想明白了,天劫终归会来,但是以他们目前的实力又无力改变什么?

大不了到时一战,不论生死。

他还是那句话,世事我曾抗争,成败不必在我。

做了自己该做的,最后的结果交给天来定。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刘德华公开女儿

  • 献县男童被害案

  • 二月河追悼会

  • 留学生吸毒致瘫

  • 杨超越回应发胖

  • 巴西核动力潜艇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