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岁,你怕了吗

故事会关注

30岁,你怕了吗

30岁,你怕了吗

01

周末,李长安陪我逛宜家。

作为魔都29岁未婚女青年,我将这些年的积蓄,在外环购置了一套小居室。李长安知道后,不屑地撇撇嘴,一脸惋惜地说:“恭喜你成为有产阶级,不过也很遗憾地提醒你,从此你嫁出去的难度系数翻一倍。”

我懒得理他。他不明白,年纪越大,越觉得房子比男人更安全。

拿到钥匙后,我马不停蹄地忙装修。一到下班时间,李长安就被我拖着跑建材市场,货比三家。他被我折腾得不耐烦,嘴上便不忘唠叨:“难怪你嫁不出去,真没见过比你更挑剔的女人。”我回他,装修和男人一样,将就不得的。

不过,李长安虽然嘴上抱怨个不停,还是屁颠地跟在我身后,充当免费劳动力,以及砍价时不动声色的高手。用他的话来说,就咱那革命般的友谊,不出手相助,实在过意不去。

周末的宜家,热闹得像菜市场。我俩正对着原木桌子和布艺沙发指手画脚时,突然听到人群里有人叫“李长安,李长安……”

循声望去,便看到笑魇如花的温碧瑶,以及站在她身边的温润如玉的男人。一个月前,温碧瑶尚且还在跟我控诉李长安的薄情寡义,这会看来,已经脱离苦海。所以,忘记旧爱的最佳方法,永远是找到新欢。

说起来,温小姐貌美如花,性情温良,天知道李长安为什么要和这种姑娘分手?

一番寒暄后,温碧瑶提议大家共进午餐。李长安一副“悉听尊便”的样子,我正好肚子饿得咕咕叫,立马投了赞成票。

吃饭的时候,趁俩男人去了卫生间时,温碧瑶凑过来,一脸神秘地问我:“话说你俩发展得不错嘛,已经开始装修新房啦?”

我嘴里一口白开水,差点喷了出来。

可我还没来得及辩解,李长安已经走了进来。他一脸严肃而又神秘地对温碧瑶说:“这哥们还不错,恭喜你捡到宝啦。”

温碧瑶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回:“除了你,天下男人都是宝。”

两人群枪舌剑地争论了半天,气氛很欢乐。要是每对恋人分手后,都能像他们这般友好,天下得太平不少吧。想当初,温碧瑶对李长安那叫一个恨之入骨,顺便连我也一并恨了。这件事,我简直比窦娥还冤。

那天回去的车上,想起温碧瑶的误会,我不禁俨然失笑。好像全世界的人,都误以为我和李长安关系非同一般。实际上,这么多年过去,我俩仅仅止步于革命般的友情。

02

我和李长安,相识于四年前。

四年前,我是个有理想有追求的有为女青年。每天像打着鸡血一样斗志昂扬,拼了命地想要在魔都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而我就职的那家广告公司,其中一个大客户的负责人就是李长安。

在和他用电话沟通的过程中,李长安的态度极其恶劣,说话傲娇得让我恨不得将他扔进黄浦江。最后,李长安咆哮起来:“宋小姐,我不知道你们公司为什么派你这样的人来跟这个项目。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现在马上立刻来见我,若是当面再沟通不好,让你们领导直接换人吧。”

窗外是39度的高温天,我在心里将李长安诅咒了一百遍。然后用五分钟平息了自己的怒气,一边默念“客户是上帝”,一边顶着烈日去了李长安的公司。

推开办公室的门,我和李长安脸上的表情,有着同样的错愕。眼前这个男人,穿笔挺的灰色西装,183的完美身高,完全超乎我的想象。在这个讲颜值的时代,作为标准的“颜控”,我瞬间就原谅了李长安之前态度的恶劣。

果真是见面沟通有效果,花了十分钟,我俩就达成一致意见。这之后,我们合作愉快,相处愉悦。甚至因为气场相投,发展为“损友”,随时能将对方损得没商量。

我当然知道,情圣一样的李长安,擅长的并不是尖酸刻薄,而是各种好听的情话。只是他对我,向来吝啬赞美之词。唯独有一次,话题聊到我俩初相遇的场景时,李长安突然说:“宋小美,你第一次来我办公室时,笑起来的样子,很迷人。”

这句话,是李长安对我的最高褒奖。

四年里,李长安身边从来不缺莺莺燕燕,而我也谈过两场蜻蜓点水的恋爱。他在我失恋时,义气地陪着我发酒疯。我在他不开心时,陪他压马路。我们不是恋人,却在岁月的长河里,有了惺惺相惜的味道。

只有我知道,李长安没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花心。他的心里住着一个爱而不得的人,而这个人,就是骆小葵。

03

“骆小葵”三个字,李长安只有在喝醉的状态下,才会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来。这些年,我从李长安断断续续的描述中,了解了他们故事的梗概。

十六岁到二十四岁,李长安属于骆小葵。这八年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里,李长安倾其所有地对骆小葵好,他人生最大的梦想,是将这个女孩娶回家,让这个女孩幸福。

可骆小葵的梦想,远比这个远大。当她发现和李长安在一起,梦想只能是梦想的时候,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离开。

从此,李长安在爱情里走马观花,他的真心丢在了二十四岁那年的夏天。很多人骂他花心,可我知道他是因为曾经爱得太用力,才不得不用花心将自己锁在一个安全的位置。

不动心,才不会伤心。

有一天,我和李长安共同的好友胖子说,你俩干脆来个约定,三十岁之前没结婚的话,一起共度余生呗。我以为李长安会冷嘲热讽地说胖子脑子坏了,可他什么也没说,而是喝了口啤酒,笑意盈盈地看着我。

我在这句话里愣了神。我和李长安共度余生,这可能吗?还没来得及分析其中的可能性,我却见到了传说中的骆小葵。

骆小葵突然回来找李长安。意思简单明了,兜兜转转这些年之后,她觉得,只有这个男人,才值得她托付终身。所以,她回头,想和他从头开始。

那几天,李长安看起来心神不宁。这家伙居然紧张到,不肯一个人去见骆小葵,非要拉上我。人家旧情复燃,我往那一站,算怎么回事?李长安撒娇卖萌加各种搞怪之后,我终于败下阵来。白了他一眼说,你能有点出息么?

淮海路的一家西餐厅,骆小葵等候多时。我的出现,多余得连路人甲都鄙视。骆小葵订的是情侣套餐,看到我,她满脸的疑惑。

我只好尬尴地上前解释:“小葵,你好,我是李长安的哥们,他有些紧张,所以……我先撤啦,祝你们白头偕老。”

说完,我就抽身离开。

可不知道为什么,走出餐厅,站在明晃晃的阳光里,我突然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李长安有了幸福的机会,我应该替他感到高兴才对,为什么我的心里,却是空落落的难过?

04

这天之后,李长安在我的生活里,消失了一段时间。念念不忘的初恋又重新回到身边,现在的他,应该很幸福吧?

你有过这种经历吗,走在大街,看到某个路人的背影和他有几分像,就会忍不住驻足观望?然后,再笑自己傻。

那段日子,我总是下意识地想起李长安。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以致于李长安再给我打电话,我迟迟不敢接。正当我被这种状况折磨得透不过气来时,骆小葵突然约了我。

安福路的咖啡馆,骆小葵坐我对面,她姿态优雅地调着手里的咖啡,缓缓地说:“谢谢你来见我。长安告诉我,他现在爱的人是你。我很难过,也很不甘心,所以我想见见你。”

我瞪大眼睛看着她,李长安爱我?

“不是的,你肯定弄错了。”我急忙纠正,“这些年,他的心里一直都放不下你,我和他只是哥们……”

越解释,越糊涂。

“我也好希望是我弄错了,可这段时间,他和我在一起,总是心不在焉。后来他终于对他自己也对我承认,他爱的人是你。”骆小葵说完这些,眼神里有藏不住的落寞。

我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倒是骆小葵,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李长安是个好人,我没那个福气了。你要是也喜欢他,请一定要好好珍惜他。”

于是,那天晚上,我彻底失眠了。躺在床上,我第一次重新梳理我和李长安革命般的友谊。这些,真的是爱情么?

我找不到答案。

这四年时光里,除了骆小葵,以温碧瑶为代表的旧爱们,在和李长安分手的时候,都无一例外地对我恨之入骨。

温碧瑶说,当一个男人,在自己女朋友面前,常常将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挂在嘴边,他爱的不是那个女人,还能是谁?

她还特意学李长安的样子和表情,说“小美肯定会觉得那种颜色好看”“小美不喜欢那种口味”……所以,“温碧瑶”们恨我,不是没有原因的。而我在得知骆小葵回来找李长安时,心情变得极度低落,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所有的原因,其实只有一个,我和李长安,早已相爱。

骨子里,我俩都是过于骄傲的人,谁也不肯先表露心迹。所以,我们一直以友情的名义,在日复一日的年华里,相互取暖。

第二天早晨醒来,我发了条朋友圈,趁红灯之前说爱我吧。如果是往日,李长安一定会不屑地说,女人真矫情。但这次,李长安在下面回复,宋小美,我爱你。

有些东西,尘埃落定。

即将30岁的你,会为了尽快结婚而将就吗?我们将在评论区留言中随机选取三名,获得由上海文艺出版社提供的《米露露求爱记》一套,活动截止时间8月10日。

作者简介

猪小浅,一个写爱情故事的老少女迷恋小清新,也写重口味,住在上海,静静生活。公众号:猪小浅(zhuxiaoqian0214)。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