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疼……”她忍不住发出痛苦地申吟

梦幻之露关注

“啊……疼……”她忍不住发出痛苦地申吟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妹妹乔蕊和她的未婚夫颜少尊。”

秦洛在国外被乔郁追求了三年,上个月刚刚答应乔郁做他的女朋友,可怎么都没想到,飞机刚落到中国的这片土地上,她就遇到了那个令她刻骨却又恐惧相见的人——颜少尊!

那一刻,秦洛觉得上天真的很会捉弄人,仿佛她努力躲了那么多年,都成了一个笑话。

“我……我想去方便一下”。

她看见颜少尊那晦涩阴冷的眼神,连声音都颤了,她觉得她顷刻间好像陷入了一个极度可怕的空间,周围的一切都变得空虚,只有记忆深处的痛,仿佛旧伤再次被硬生生撕裂开来。

洗手间里,秦落的思绪仿佛回到了多年前的境遇中,那些画面,那些感受,那些甜蜜与疼痛,都如同电影一一呈现在她的眼前,却又不那么清晰。

因为那些画面是她多年来一直想要忘记的,她也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可……今天他的出现,就如同是一根爆破型的烟火,那些以为逝去的画面被重新炸了回来。

“宝贝!”

一个暗哑的声音,仿佛从无孔不入的空气中传入秦落的耳膜,她还没等反应过来,一具温热的身体已经贴上了她的后背。

“啊!”

她下意识惊恐地叫了一声,却没有问谁,因为似乎已经猜到是谁了。

镜子里,那张菱角分明,魅惑重生,足以让所有女人倾倒的一张脸,就那样直勾勾如同鬼魅般盯着秦落的眼睛,仿佛带着勾魂摄魄般的魔力,让秦落僵住了身子,一动也不敢动了。

还能是谁,正是——颜少尊!

眼神交织,秦落仿若七魂丢了六魄,呆呆看着他。

男人修长的手指,带着刻意折磨人的厮磨,滑过女人白嫩的肌肤,而他性感的唇瓣,也似刻意呼着独属于他的男性气息,似有似无,如风如纱般撩过她的耳廓,瞬间如电流滑过,惹得秦落浑身泛起了鸡皮疙瘩。

“宝贝,三年不见了!想……我吗?”

秦落的心,如同被一只大手抓住了,并且那大手好像刻意揉捏她的灵魂,让她的情绪一瞬间紧绷到了极致,连呼吸都要停止了。

她强 压住这份压力,深吸一口气,仿佛把一切恐惧和不适都咽到肚子里,转头,看似平静地对颜少尊说:“乔蕊的……男朋友?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呵呵!”男人双眼望天,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笑了,只是,一看就是被气笑的,并且怒气已经攻心。

他唇角依然带着笑,只是冷如冰霜,修长的五指,覆上她的脸庞,反复摩擦,仿佛一定要擦出点火花一般,不甘轻易放手。

她想躲,却躲不了。

他指下的肌肤触感像瓷釉,像凝脂,勾起他记忆深处动情时的每一寸颤栗的记忆。

秦洛深吸一口气,再怎么伪装,身体还是轻颤,声音还是颤抖,

“颜先生你太过分了,我失忆了,不记得是不是以前真的认识你,但就算真的认识,你也没资格这样对我,你这样对得起你的未婚妻吗?”

男人唇角斜斜地勾了起来,像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刚才说出不认识他已经够让他意外的了,此刻她又说她失忆了?

失忆?那就代表是她了?只要是她,其他是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是她,重新得到她,就是势在必得,也是理所当然。

他灼热的目光盯着她的绝色小脸,仿佛要将她印在自己的骨血里,亦或是眼前成熟如蜜桃般诱人采撷的女人,和记忆中那个清纯得让他忍不住想要捧在手心一辈子的女孩重叠了,不像了!

他曾幻想过无数次两人偶遇的情景,却怎么都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境遇下,更想不到的是,她都站在他的眼前了,竟然不认他?

心口闷得不行,随之是痛,窒息般的痛!

他不想让这种闷痛、难受的感觉只有自己承受,因为他已经独自承受多年了,所以,他得把这份感觉分享给她。

眸色一沉,他一口咬在了她纤弱的脖颈上,似恨不得咬碎她,却又隐忍着一分力道。

舍不得?咬,就变成了吻。

秦洛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微变。

挣扎,推搡?

力度悬殊太大!

他沉迷之际,她灵巧一钻,从他腋下逃走。

却不想,小手刚触到门把,一阵冷厉的疾风扫来——

砰!

男人一把将她揪回来,按在墙上,反手,锁上了卫生间的门。

她不顺服,小脸涨红,纤细的小腿不停踢踹,情急之下,他一把捏住她的下巴,力道之大,恨不得将她的骨头捏碎。

“啊……疼……”她忍不住发出痛苦地申吟。

没有一丝怜香惜玉,力度有增无减,他猛得抬起她的下巴。

他好想透过这张,如毒品一样,想戒戒不掉,日夜侵蚀着他大脑记忆的脸,看到她的内心深处。

看看这个女人的心,是不是黑色的。

他薄唇,贴着她的耳廓,冰冷、愤恨的语气中,却也隐晦着一丝苦涩,“三年,我把最好的青春,对爱情最美的幻想,以及人生中最期待的未来,没有一丝保留,全部倾注在了……你的身上……”

男人的脸,一寸一寸放大,淬着火的眸,仿佛想将她点燃。粗糙的手指,紧紧扼着她的下巴,声音,冷得犹如西伯利亚的寒流,刺着骨头,冻着——心。

“可你,就是用一声不响的失踪来回报我的?”

?盛怒之下的男人,带着淡淡烟草味的唇舌,野蛮地咬住了女人的唇。用着一种,几乎要将她吞噬的力道,霸道、狂肆地掠夺,如同一个长久饥 渴的人,终于品尝到了久违的甘泉。

按在她身上的大手,越收越紧。

“嗯……呜……”秦洛疼得浑身打了个颤,漂亮的眸子,瞬间一片氤氲。

像似感受到她的痛苦,他稍稍软了些力道。

曾经,他也这样疯狂的吻过她,可那时,充满了激 情和爱意……

“啊……疼……”她忍不住发出痛苦地申吟

这张唇,这张脸,这个女人!

他日夜渴望拥入怀中,拥有她的一切!

他内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唯一……珍藏着的女人!

男人的眼角,也有晶莹泛出,那里面仿佛蕴含太多的晦涩,有蚀骨的思念,有压抑的怨怒,更有着无法言说的……爱恨纠结。

口中一阵咸涩,有液体流入他的口腔,那是她的眼泪。

他的吻,情不自禁变得温柔了,可也更急切了。

隔着轻薄的布料,秦洛感觉到男人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仿佛散发着强烈的雄性荷尔蒙。

她的身体开始发热,大脑闪现白光,如同浑身的力气在被一点点抽去。?

用着最后一丝理智,她死死咬住牙关,仿佛在坚守着最后一道防线。

男人感觉到她的无声抗拒,大手捏紧她的下巴,再使力道。

她痛得“嘶!”的一声,不得不松开牙关。

他有力的舌,趁机闯了进去。

她逼于无奈,也学他,一口咬在了他的舌尖上,力道不轻。

他终于放开了她,用破了的舌尖舔了舔嘴唇,很疼!但感觉似乎也很好!他身体里,死了很久很久的情-欲因子,仿佛被她成功的,给激活了。

她喘得不行,心,快要跳出来了,小脸涨红,愤怒地瞪着他。

他伸出大拇指,擦了一下嘴角上粘的,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她的……血。

她再次低头想要从他身边钻出去。

他长臂一身,就将她兜入怀中,一只手臂扼住她的脖子,冷讽地说,“拿了我的一百万就失踪了,看来是闲钱少,那乔郁,他给了你多少?你就愿意留在他的身边了?”

秦洛猛然抬头,“什么一百万?”

颜少尊又笑了,只是笑容,如同淬了毒。

“失忆果然是个好理由,不但能逃避不想见的人,还可以赖账,可是怎么办呢?我却记得很清楚,你从我这里拿走了一百万之后,就立刻消失了。”

秦洛茫然的大眼,左右流转了好一会儿,脸上的慌乱,才缓缓褪去。

“你说的这件事,我也不记得了,如果你是因为这件事,而对我愤怒纠缠,那么我向你道歉,我也会让我男朋友,帮我把这一百万还给你的,请你让我离开好吗?我不想我男朋友看见我们一起出现在这里,让他产生什么误会,我们很相爱。”

“还有,你不是也有未婚妻了,由此可见,你对我也没有你所表现出来的那么放不下,既然这样,我们何不各自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

她的话句句在理,可却成功刺激到了他。

他脸色突然大变,薄唇贴上她的耳廓,从牙缝里挤出:“想让我放过你?除非,你死了!”

秦洛心口一窒,感觉到他原本温热的唇,好像泛出了一丝诡异的凉。

“铛铛铛!”有人敲卫生间的大门。

“嫂子,你在里面吗?哥很担心你,你怎么还不出来啊?发生什么事了吗?奇怪,谁把公共区域的门也给锁上了?”

秦洛绝美的眸子颤了一下,继而,惶恐地看着颜少尊,仿佛在等待他的宣判。

颜少尊突然勾唇一笑,颇有兴致地说,“怕?”

秦洛不语,紧张地看着他。

她怕,他就好办了!

捋了捋她的头发,他悠悠然地开口,“不想被发现的话,把脸洗干净,平静一点走出去……。”

仿佛得了特赦,没等他说完,她立刻走向洗手池。

却听身后的他,重重补了一句:“回去等我电话,如果敢不接……你懂……”。

正在开水的动作一僵,秦洛脸色更加惨白。

洗好脸,她转身逃也似的跑了出去,看都没看颜少尊一眼。

站在她身后的男人,剑眉微蹙,唇角勾起一丝冷硬的弧度。

竟然跟他玩失忆?

很好,如果不跟她好好玩玩,倒显得他不厚道了!

秦洛一出来,就看见等在门口的乔蕊。

“唉?嫂子,你的嘴唇怎么破了?”

“啊?”秦洛一慌,继而,立刻解释道,“刚才我正在舔嘴唇滋润的时候,突然有个莽夫撞了我一下,害我自己咬到了,没事的,走吧,你哥肯定等急了。”

“哦?这样啊!”

这理由显然有点太敷衍,乔蕊可不是傻瓜,审视地上下打量了一下秦洛后,神色越发疑惑,转头,她朝卫生间看去。

秦洛立刻拉着乔蕊的手,一边走,一边转移话题:“乔蕊,其实你不应该叫我嫂子,我跟你哥,还没结婚呢。”

“你们不就是为了订婚回来的吗?早晚的事嘛,恭喜你啊嫂子,你找到了这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你一定会幸福的,我哥是个痴情种。”

“啊……疼……”她忍不住发出痛苦地申吟

“对了,晚上我们去吃这地方最有名的小吃,少尊最讨厌了,刚才临时接到公司的电话走了,不能跟我们一起。”

乔蕊是情不自禁惋惜,她又失去一次跟颜少尊相聚的机会。

“呵呵!”

秦洛只能一边干笑,一边快速拉乔蕊走,心里慌乱得不行。

跟乔郁会和后,三个人回了乔郁自己的别墅。

“喂!少尊,你来跟我们一起吃饭好吗?哦……好啊好啊!”

挂上电话,乔蕊欣喜不已,这是第一次,她邀请颜少尊一起吃饭,颜少尊没有拒绝。

可坐在一旁沙发上的秦洛,不淡定了,她真心不想看见,那个说不通道理的男人,就怕他再对自己做出什么出格举动,被乔家兄妹发现。

她眼珠慌乱地转了几圈,突然笑着对一旁的乔郁说:“不如晚上让乔蕊和她的未婚夫,自己出去吃吧,我们不要打扰他们的约会了,我最近学了新手艺,做给你尝尝。”

难得秦洛主动对自己示好,乔郁一脸宠溺:“那当然好了,你的手艺我也好久没吃过了。”

他转头看向乔蕊:“那你就跟少尊尽情的二人世界吧。”

“是你们想二人世界吧,不要拿我说事……”

乔蕊笑着调侃他们。

她当然也希望自己跟颜少尊过二人世界,所以,她没有打电话告诉颜少尊,乔郁和秦洛不去了。

于是,五星豪华酒店,偌大的包厢里,巨大的圆桌上,只坐了两个人,桌上有丰盛的菜,有红酒……

乔蕊起开红酒,给自己和颜少尊一人倒了一杯,温柔地说:“来,少尊,我们干一杯,祝我们……永结同心,呵呵!”

颜少尊却看都没看她一眼,拿过一旁的筷子,淡淡地说了句:“我饿了。”

然后,便开始大快朵颐地吃东西。

“哦……好吧……那我陪你吃东西吧!”

乔蕊有些尴尬的放下酒,也拿过筷子,吃起东西来,不过,颜少尊对她一项不热情,她也习惯他的态度了。

只不过,气氛,好像越来越怪。

她明显感觉到,从颜少尊身上,逐渐散发出一股子,让人冷到心底的寒气。

这又是,谁惹到他了?

“砰!”的一声。

终于,乔蕊的猜测得到了证实,颜少尊突然愤怒地将碗和筷子都摔在了桌子上。

乔蕊吓了一跳,她跟颜少尊认识十几年,很少见到颜少尊会这样莫名其妙的失控。

“怎么了?少尊?”

“你哥是什么意思?约好了一起吃饭,又临时不来了,我一个大总裁,每天忙得脚打后脑勺,不来了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觉得耍我好玩是吗?”

“不是,不是,是我有意没有通知……”

“你很无聊吗?”

“我……”

乔蕊不明白,一项修养极好的颜少尊,今天怎么会,这么斤斤计较。

“我跟你哥这么多年不见了,本是有很多话想要跟他说的,他可好,重色轻友的家伙……”

颜少尊说着,一脸气愤地点了一颗烟。

“啊!你原来是因为这个生气啊,呵呵,你们男人还会吃这种醋呢?别生气了,既然你那么想见我哥,那我们现在走吧,正好嫂子在家下厨,我们可以尝尝她的手艺,一家人在一起吃也不错。”

颜少尊讳莫如深地看了乔蕊一眼,什么也没说。乔蕊买完单,两人就走了。

到了乔郁的别墅,两人一进屋,便闻到从厨房传来的菜香味。

颜少尊环视一周,没有看见乔郁,光看见厨房里,一个柔美的倩影在忙碌。

他心下更不痛快,她是在,为别的男人忙碌!

他蹙着眉对乔蕊说:“你上去换件衣服吧,把脸上的状洗干净点,然后再把你哥给我叫下来,我要好好跟他算算账。”

乔蕊怔忡一下,继而挑眉笑着说:“呵呵,你还真小气,那你在楼下自己坐一会儿吧,我很快下来。”

说完她快速上楼了。

颜少尊很少关心她的穿着打扮,今天这是……要开始关心她了吗?想到这个,她就兴奋不已。

厨房的门,被人猛得“哗啦”一声拉开,又“哗啦”一声关上。

正在专心切菜的秦洛,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手一抖,一刀切在了指尖上。

“嘶……”

鲜血立刻涌出,秦洛刚想用水去冲,却被一只大手,抓住了小手,那根受伤的手指,被送到男人的嘴里。

男人使劲地吸-吮她的手指。

“唉……”

她原本还以为是乔郁进来了,可当看清楚男人的脸时,顿时,又被吓得,脸色惨白。

“你……怎么是你?”

她使劲想要抽回手,他却抓得更紧,不但如此,还用舌尖轻轻添她的伤口。

图片来源于网络

点击文章下方链接“了解更多”继续阅读精彩内容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