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5章 不想挺着大肚子上学

掌阅文学关注

厉轻歌在权可瑜的提醒下才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做过避孕措施。

她开始害怕了。

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总不能挺着大肚子去学校吧?

“没事,你没有他来做也是可以的。”

就在厉轻歌以为权可瑜要安慰她时,权可瑜冷不防的说了一句。

厉轻歌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他会?”

她自己都没有注意过这个问题好吗?

权可瑜只是笑。

“孝严向来做事稳重,他不会让这种机率的事情发生的,你没做避孕措施,他肯定做了。”

嗯,就是亲姐弟。

厉轻歌在心里吐槽着,却也不得不承认,权可瑜说的还真有几分道理。

跟权孝严在一起,他确实从来没有让她操心过。

所以她还是相信权孝严的吧!

快五点的时候权孝严来了。

他是看到信息来的怡景园。

“姐,我们走了。”

接到厉轻歌后,权孝严并没有多逗留,直接带着厉轻歌就出了门。

权可瑜也没有挽留他们,由着他们去了。

权孝严带着厉轻歌去吃了饭,然后回到他的单身公寓去。

“这几天很忙吗?是不是很累?”

两人窝在沙发上,厉轻歌看着权孝严明显憔悴的神态,有些心疼的问。

权孝慈离开了公司,权孝严便要连同他的那一份工作也要处理了,工作量之大是可以想象的。

“还行。”

厉轻歌的关心让权孝严勾了勾唇角,低头在她的唇瓣上啄了一口,“这几天有没有想我?”

“嗯,想,很想。”

厉轻歌没有矫情,很大方的承认了自己就是想他。

她双手搂着权孝严的脖子,仰着小尖下巴,一汪秋波的看着他,突然调皮的在他坚毅的下巴上咬了一口。

“我想给你打电话又怕打扰你工作,好几次都想跑到日晟去找你了。”

厉轻歌在撒娇,声音奶萌奶萌的,软软的,让权孝严的心里瞬间就柔软了。

“这几天确实是很忙,还好,接下来好长一时间就没有那么忙了。”

他笑道,捏着厉轻歌的下巴凑过来,就狠狠的吻了下去。

两相情愿的暧昧最容易引起撩原大火。

不过是顷刻间,厉轻歌就被权孝严扑倒在沙发上了。

“回房间去。”

眼看着权孝严就要在客厅上办了自己,厉轻歌赶紧抵着他又要压上来的胸膛道。

“这里也挺好的。”

权孝严呵呵的笑道,很快就解掉了皮带。

厉轻歌眼角微微的抽搐了下,她想起了权可瑜说过的避孕的事。

“孝严哥哥,我们没有避孕。”

她道,看着权孝严的动作停顿下来,咬了咬唇继续说,“我怕怀孕,我不想挺着大肚子去上学。”

“傻丫头,谁说我们没有避孕的?”

“啊?”

厉轻歌有些懵。

下一秒权孝严已经从茶几底下的小抽屉里拿出了个杜蕾斯,慢条斯理的撕开。

“我不是在做着这件事吗?你居然不知道?”

“——”

厉轻歌脸上瞬间就爆红了。

她从来没有关注过这方面,根本就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轻歌,没等你毕业就要了你,已经是够让我打脸的了,我要是还让你背着学生的身份怀孕,那不是禽兽吗?我不会让你被人戳背脊骨的。”

在权孝严覆盖上来的时候,厉轻歌只听到他在耳朵边上说了这么一句。

“嗯。”

厉轻歌低低的嗯了一声,搂紧了他的腰——

折腾完后,权孝严抱着厉轻歌进去卫生间擦洗干净,稍作休息后,送她回家。

按他的意愿自然是不愿意厉轻歌回去的,只是厉轻歌考虑到她今天已经回了厉家,如果不回去的话,她不知道怎么跟顾安歌和厉景琛解释。

可真要回去了,却又依依不舍的,心里怪难受。

“周未我过来接你,我送你去学校。”

临下车的时候权孝严拉住厉轻歌,在她的唇瓣上亲了亲,提出了要求。

厉轻歌小脸蛋红红的点了头。

他来接她,自然不可能会那么轻易只是送她去学校的。

“你回去路上小心点。”

低声的吩咐了一句,厉轻歌小跑着跑进了厉家别墅的院子。

权孝严的唇角微策微的弯了起来。

厉轻歌进屋后,一眼就看到父母搂抱到一块,不知道在说着什么悄悄话,看着怪羞人的。

“咳,爸,妈,你们也要注意点吧?不说我,家里还有这么人呢,不害羞吗?”

厉轻歌清咳着故意板起脸道。

“这死丫头说的什么话!”

顾安歌倒是很快就推开了厉景琛,嗔怪的白了她一眼。

厉景琛倒是自若得像没事人一样,“德叔说他送你到怡景园了,你在你哥那里呆了这么久?”

“这个——有什么问题吗?”

厉轻歌差点就脱口而出说自己不在怡景园了,幸亏临时反应还算快。

“没问题不能问了?”

厉景琛看着女儿,突然觉得好像有哪里说不上来的不对劲了。

是什么呢?

厉景琛的目光在厉轻歌的身上打量着,“轻歌,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我哪有事瞒你们?”

厉轻歌不知怎么的竟没敢跟父亲的四目相对,讪讪的笑了笑后,夹着尾巴赶紧上楼了。

“这孩子今天怎么回事?”

顾安歌莫名其妙。

“我看,咱们这女儿,估计要跟人家走了。”

厉景琛伤心的叹了一声。

顾安歌愕然,“你是说轻歌交男朋友了?”

“应该跑不了。”

厉景琛很忧伤。

他的女儿最终还是长大了,要被别的男人给拐跑了,偏偏他还什么事也不能做。

“孝慈前段时间就去了北极,这么看来他跟轻歌应该是不可能了,那还有谁?”顾安歌开始一一排查,“孝严吗?”

“真要是孝严还就好了,就怕是她学校里的一些来路不明的野小子!”

厉景琛轻哼。

如果厉轻歌真的跟权孝严交往起码还是在他的预期之中,失落不会那么大,最怕的就是学校里的那些毛头小子。

要能力没有能力,要稳重没稳重,怎么配得上他的女儿!

厉景琛开始在设想,如果有一日,自己牵着厉轻歌的手把她交给另外一个男人时的场景了。

他会哭的。

他想。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85度C告光明

  • 剪刀插入男孩左眼

  • 谢娜女儿模仿力强

  • 女生状告苏州地铁

  • 司机高速割腕自杀

  • 圆明园龙首现身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