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五丰迎“风”大涨背后:业绩预亏、股价高估,二股东欲清仓离场

每日股市精选关注

爱股票齐丹

小米的创始人雷军说过一句有些违反物理学原理的名言,如果站在风口,就算是猪也能飞起来。雷军说这话是说给创业者听的,鼓励创业者把握人生的机会。

新五丰迎“风”大涨背后:业绩预亏、股价高估,二股东欲清仓离场

比较巧的是,2019年的中国猪年一开始,所有与猪有关的东西一齐飞上了天,这其中既包括生猪的价格,也包括以养猪为主业的公司的股票价格,还包括以猪饲料为主业的公司股票价格。

所有与猪相关的价格一起上涨,其逻辑基础是今年春季以来,生猪的价格快速上涨。一些分析人士认为,“猪周期”或将来临,生猪价格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持续上涨。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A股上市公司新五丰走出一波持续上涨行情,从去年年底的3.09元每股上涨到最高11.49元每股,涨幅高达259%。

但在新五丰股票大涨之后,公司的二股东毫不留情的抛出了大额的减持计划!那么,新五丰的基本面到底如何呢,二股东就这么不看好公司的发展前景和未来股价表现吗?

一、风口上的猪行业集体被吹上了天

正如我们在政治经济学中所学,养猪行业具有一定的周期性。当猪价大涨的时候,无论是大型养猪场还是小散户都会为了逐利而多养猪,这样猪的供给就会提升。而相比于供给一方,猪的消费具有一定的刚性,人们通常不会猪肉便宜了,就抓紧时间吃猪肉。这样猪价就会因为供给变多,需求变化较慢,而下降。

同理,当猪价下跌的时候,人们该吃多少猪肉还吃多少猪肉。那养猪的日子就比较难过,在有些时候,养猪养的多不仅不赚钱,甚至还亏钱。养的越多,就亏的越多。

笔者在猪价格网上找到了一张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计算的生猪价格走势图:

新五丰迎“风”大涨背后:业绩预亏、股价高估,二股东欲清仓离场

来源:猪价格网

上图表明,猪价在1993年、1999年、2006年、2010年、2014年分别迎来了猪价的低点,在每个低点后猪价都出现了强势的反弹。在2006年以前,生猪的价格整体上是一个区间形态,之后生猪价格出现波浪式上升的状态。

而在2016年之后(上图末尾),生猪的价格走势就持续下跌,如下图所示:

新五丰迎“风”大涨背后:业绩预亏、股价高估,二股东欲清仓离场

来源:猪e网

上图中红色的线表明,在2018年底,生猪价格企稳并且开始回升,而在2019年春季,生猪价格突然大幅上涨。

造成这种价格突然上涨的原因,除了我们上面讲到的猪周期外,还和2018年的非洲瘟猪有关。2018年3月,国内首次出现非洲瘟猪,此后共有23个省外加四个直辖市受到该病影响。

一旦有猪得了猪瘟,整个养殖场的猪就要全部被宰杀,这自然就减少了猪的数量。另一方面,这也造成一些散户不敢养猪,以及养着的猪希望尽快的卖掉(提前出栏),等猪卖掉后就不再进补猪(补栏)。

养猪是有成本的,一头小猪(仔猪)的成本怎么也要600块钱,把它养大还得买饲料,这些都需要钱。按照2018年的猪价计算,本来养猪就可能是赔钱的,养猪的指望是某一天猪价上涨(笔者觉得读者可以理解为股民买了股票套了之后,持股待解套),而为了防范猪瘟,又得多加成本,一旦没防范好,得了猪瘟,所有砸进去的钱就都白花了(相当于买到了退市的股票)。

因此没实力的散户养猪者在2018年出现了提前出栏,出栏后不再补栏的情况,外加上2018年猪价本来就低,这些散户投资者就像股民在连续下跌下恐慌抛售似的,进行了清圈活动(相当于空仓了)。

养猪和股票不同,股票不是刚需,而猪肉是人们生活中的必须品,在供给端不断下降的情况下,今年春节过后,生猪价格走出了一波漂亮的反弹走势:

新五丰迎“风”大涨背后:业绩预亏、股价高估,二股东欲清仓离场

正是伴随着生猪价格的大幅上涨,与猪相关的股票也一个个飞向了天空。这其中既有温氏股份、牧原股份、新五丰这种养猪的,也包括海大集团、唐人神这种做猪饲料的,还包括龙大肉食这种做肉制品的。

笔者按照去年底左右的最低价和目前最高价统计了一下这些股票大致的涨幅(因涨幅较大,以倍数计算),如下表所示:

新五丰迎“风”大涨背后:业绩预亏、股价高估,二股东欲清仓离场

从上表可以看出,表中所列的这些猪肉或者与之相关的股票,涨幅均大于指数涨幅,并且很多都翻倍了,笔者相信并不是每一个暴涨的猪肉股背后都有强大的基本面支撑。

那些只有站在风口才能飞起来的猪,它们不会长上翅膀。一旦风停,它们很可能就会摔下来,而本文开头部分提到的新五丰就是这样一只股票。

二、业绩预亏,管理层解释存疑

与新五丰在不到半年时间里股价大涨259%不同的是,新五丰2018年的业绩很有可能亏损而不是盈利。根据《新五丰2018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经上市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核算,2018年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亏损3000万-4500万,而扣非净利润亏损数额为3670万-5170万。

新五丰在解释预亏原因时提到,2018年受到猪价持续下滑和当年10-12月湖南出现非洲猪瘟的影响,活猪调运受到较大影响,产区和销区之间差异扩大,上市公司生猪产地猪价回落较快,造成亏损。

受到周期性影响,2018年业绩有下滑并不奇怪,但是直接下滑到亏损的程度,则意味着新五丰经营风险或许要大于同类公司。

笔者比照了一些同样以养猪为主业的公司,看看他们的业绩预告是否也像新五丰一样的出现亏损。

牧原股份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实现归母净利润5.20亿元;

正邦科技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实现归母净利润1.85亿元;

天邦股份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实现归母净利润-5.52亿元;

温氏股份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实现归母净利39.62亿元;

这么看,除了本身需要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的天邦股份,大部分养猪的股票2018年虽然业绩都有不同程度下滑,但起码都保持了盈亏平衡,新五丰与他们相比,在对抗猪价下跌风险方面,明显不如同类企业做的好。

新五丰在业绩快报中说,因为公司地处湖南,湖南2018年10-12月收到瘟猪影响,调运猪变得不方便,从而影响了公司的业绩。但是笔者查阅财报发现,新五丰的管理层有推脱责任的嫌疑。

首先根据2018年分季度财务报表,新五丰前三季度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99亿元、7.47亿元和12.15亿元,同比分别下降7.67%、13.58%和6.28%,而这个时候湖南地区还不存在猪瘟。

另一方面,笔者查阅新五丰历年财报发现,在上一个猪周期的起点(2014年),新五丰也出现了亏损的现象,如下图所示(2018年为业绩预亏公告利润上限和下限的平均值):

新五丰迎“风”大涨背后:业绩预亏、股价高估,二股东欲清仓离场

我们在第一部分的历史猪价图显示,猪价在2010年、2014是低点,上述表格也显示在2014年新五丰亏损4900万元,扣非净利亏损5400万元;而在2010年上市公司扣非净利润只有790万元,刚刚达到盈亏平衡。这说明就最近10年情况看,只要猪价下跌,新五丰就缺乏盈利能力,这与管理层所说的“猪瘟”说法并不符合。

而从估值方面来说,新五丰目前的股价也偏高。目前新五丰市值大约60亿元,而最近10年只有2016年扣非净利达到九位数,为1.88亿元。即便用目前的市值除以新五丰2016年的盈利数,新五丰的估值倍数仍然高达32倍,虽然不离谱但也并不便宜。

除了2016年外,新五丰最近12年的第二大单年盈利为2011年的6170万元。2018年新五丰是亏损的,我们无法用市盈率进行估值。那么如果新五丰2019年能够恢复到最近12年第二大盈利年份的业绩,也就是6170万元会怎么样呢?那么依照目前的市值,市盈率将接近100倍,这个市盈率显然过高。

换句话说,新五丰目前的估值水平意味着市场认为新五丰在下一个猪周期内,盈利能力将会回到甚至超过2016年峰值附近,这对于一个正在亏损的公司来说,可能包含了过多的期望。

我们前文说的是,当猪价下跌的时候,新五丰与同类公司比可能更容易陷入亏损,那当猪肉价格上涨的时候,新五丰是否能够冲在最前面呢?答案是不一定。

根据申万宏源关于生猪行业的一份研报测算了当猪肉价格上涨时,各类以养猪为主业的上市公司每股收益变化情况,用deltaEPS表示。

deltaEPS=Q*G/公司摊薄总股本,其中Q为出栏量,而G为出栏体重。那么如果假设各上市公司的猪体重没有显著差别,那么deltaEPS只跟出栏量和摊薄总股本有关系,申万宏源计算各大养猪类上市公司后得到如下结果

新五丰迎“风”大涨背后:业绩预亏、股价高估,二股东欲清仓离场

我们看到,新五丰对于猪肉价格的变动并不敏感。温氏股份、牧原股份、正邦科技和天邦股份这些上市公司更可能从股价上涨中获益。

看来即便猪价大涨,新五丰在养猪类股票中也并不是最优选择。

三、二股东撤离的背后

新五丰迎“风”大涨背后:业绩预亏、股价高估,二股东欲清仓离场

就在新五丰股价节节攀升之际,新五丰的二股东于3月12日宣布了减持计划。新五丰的二股东为湖南高新创投财富管理有限公司,共持有股份1.04亿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为15.96%。

高新创投最开始的想法是将手中持有的1.04亿股全部清仓,但是到了3月13日,新五丰又发布了《股东减持计划补充公告》。公告称,高新财富为避免对新五丰股价和正常经营造成不必要的影响,因此将减持计划修改为:

自减持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后的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股票数量不超过1300万股,自上述减持公告披露起的6个月内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股票数量不超过2600万股,合计减持不超过3900万股,或者占比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6%。

乍听上去,似乎公司的大股东变得更有良心了,为的是公司和散户着想。但是仔细分析公告,则会觉得多少有点言不由衷。首先,非控股股东是否变更,一般不会影响到公司的“正常经营”;其次,笔者深度怀疑,高新创投缩减减持数额的原因是,找到对手盘并不容易。

新五丰迎“风”大涨背后:业绩预亏、股价高估,二股东欲清仓离场

正如我们在上图所见,新五丰在亏损的情况下,股价炒的接近了历史高点。而从市盈率的角度分析,我们也说过,即便按照2亿元来计算(上市公司扣非净利润从未打到过这个数值),60亿的市值对应的市盈率也有30倍。

更何况新五丰的盈利情况随着生猪价格的强弱很不稳定,目前公司的股价绝对不便宜。1.04亿的减持额,对应哪怕10元钱的股价,也是10亿元的资金,高新创投恐怕很难找到这样的对手盘。

诚如上市公司公告所说,截止3月13日,高新财富尚未确定协议转让的受让方,故本次减持计划短期内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这也就是说,即便高新财富只想2600万股的大宗交易买家都不容易,更不要说当初1.04亿股的减持额了。

另外,高新创投所持股票或被质押或被冻结,这次能够借助股票大涨减持获利,也算是阿弥陀佛了。

四、风停过后,养猪概念股何去何从

2018年生猪的价格滑落到最低点,此后猪价反弹,给养猪的企业带来利好,也因为如此所有与养猪有关系的股票都飞涨,而不管业绩好坏,这也导致部分股票的涨幅脱离了基本面。

股价快速上涨的结果,导致与养猪相关的很多上市公司高管或者控股股东都发布了减持计划,而同时很多机构都开始抛售养猪概念股。

比如温氏股份的高管陈瑞爱在今年2月底和三月初,以32.29元/股-34.80元/股的股价区间减持6万股,并计划继续减持4万股。而温氏股份3月12日发布公告称,何维光、罗旭芳等6名董监高人员计划以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的方式合计减持765万股。

天邦股份2月21日披露持股5%以上股东吴天星减持不超过2319万股;唐人神3月8日披露,控股股东唐人神控股投资有限公司拟减持不超过7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0.88%。

从龙虎榜数据看,进入3月以来,新希望在龙虎榜上上榜3次,均在卖出席位中出现机构身影,且卖出数额较大。而另一个养猪公司正邦科技在3月的龙虎榜中也出现卖出的机构席位。

各个与养猪上市公司有关的大股东、高管或者投资这些公司的机构不会仅因为资金需求就在同一时间卖出所持公司的股票。而他们在这个时间点选择卖出,侧面也说明整个板块涨的似乎有些高了。

笔者相信,生猪价格上涨,会使得所有的养猪公司获益,但是决定公司股价的还是公司的业绩。有些公司可能会借此机会再上一层楼,而另外一些公司,等到风停了,这些猪还是会落到地面上。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倪萍董卿同框

  • 关晓彤晒造型

  • 扬州工地事故

  • 五一公路免收费

  • 梅姨要求推迟脱欧

  • 武大樱花5G直播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