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中小公募调整基金经理 方正富邦华润元大能否减员增效

金融界关注

近期公募圈出现多则基金经理调整公告,其中尤其以中小基金公司居多,来自第三方的统计显示,截至3月14日,86家基金管理人的508只基金发生基金经理变动,改聘101人,增聘269人,减聘206人。

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长量基金知名分析师王骅分析,首当其冲的原因是源于去年的业绩,受去年市场的拖累,大部分基金表现难达预期;另一方面也跟基金公司的布局有关,华润远大、英大等基金公司近期高管更迭也比较频繁。“每年的2到4月是基金公司发放年终奖的日子,同时也是公募行业人员流动相对频繁的时刻,部分中小公司的基金经理熬到发完年终奖,有更好的出路也就另谋高就了。”有基金行业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

股债两栖选手遭解职 方正富邦或陷人手不足

Wind显示,目前在多家头部基金公司中,公司旗下基金经理的数量已经接近50人的规模;其中两家北京老牌的基金公司华夏和嘉实的基金经理人数最多,两家分别达到了51人和56人;排在第三位的是富国基金,公司基金经理人数也达到50人。

但对小基金公司而言,基金经理队伍人数就颇为寒酸,为数不多的“掌门人”常常要管理多只产品;同时基金经理所面对的压力更为巨大。

如最新公告的方正富邦基金,基金经理徐超遭遇公司解聘。公开资料显示,徐超在基金经理岗位的累计任职年限接近3年半。值得注意的是,昔日他曾在泰达宏利担任固定收益部高级研究员,在转投方正富邦出任基金经理后,实际上他更多也是担任固收类基金的基金经理。而他所掌管过的权益类混合型基金仅有两只,分别是方正富邦创新动力和方正富邦红利精选,恰好也就是此次发布公告的两只基金。来自天天基金网的数据显示,在两年零215天的任职时间内,徐超掌舵方正富邦红利精选的任职回报仅为18.60%;而在1年零12天的任职时间内,其掌舵方正富邦创新动力混合A的任职回报仅为-1.10%。(其任职方正富邦动力混合C仅20天,故不具有参考价值)

我们以其任职时间较长的红利精选为例,截至去年12月31日,Wind显示该基金的最新规模仅为0.09亿,2018年全年,该基金的净值增长率仅为-20.66%,但在整体基金“比惨”的大环境下,其在同类中尚且处在前二分之一之列;然而2019年以来,该基金的同类排名却直线下坠,其在Wind同类中的724只基金中排在了第678位。

从该基金的历任基金经理来看,现任基金经理方伟宁是该产品的第六任掌门人了。从2016年8月之后,该产品的基金经理实际就是沈毅和徐超的搭档二人组了。其中沈毅是公募圈中赫赫有名的固收老将,他同样成名于泰达宏利基金,昔日曾在泰达宏利担任固收方面的部门总经理;在转投方正富邦后,圈中人称老沈的沈毅更是一度身兼投资总监和研究总监的要职。

但是,在去年的12月,方正富邦公告沈毅不再担任公司基金经理的职务, 沈毅因个人原因离职。而几个月之后,与他一起联袂管理基金产品的徐超更是遭遇了公司的解聘,这也让本就势单力薄的基金经理团队更显得人手不足。目前,方正富邦的基金经理团队仅剩下方伟宁、王健、吴昊、符健、程同朦等五人。

“方正富邦红利去年年中规模大幅缩水之后,基金的持仓集中度进一步上升,利安隆持仓比例超过10%,养元饮品高达24.76%。而养元饮品在春节后的市场中,没有表现出较强的爆发力。这或是导致基金排名相对欠佳的主要原因。”一位不愿具名的基金分析师向《红周刊》如是分析。

陆海空三栖选手正式离职 华润元大再闹基金经理荒?

与方正富邦类似的是,华润元大基金近期也流失了一位全能型选手石武斌。在离开公司之前,石武斌所管理的公募基金包括了一只股票指数型产品、一只量化混合型产品、一只主题型的混合基金。

天天基金网显示,石武斌曾在国海证券担任过量化研究员,转投华润元大后,累计在基金经理岗位上的任职近3年;任职期间,其任职最长的指数型基金实现了正收益,两只主题型混基则均以亏损收场。“石武斌离职的主要原因是所管理的基金业绩不佳。”天相投顾基金分析师贾志直言不讳。

《红周刊》采访获悉,石武斌主要投资科技领域,从同时管理的三只基金来看,其中两只偏主动的基金在近两年两个行业整体表现不佳的情况下,基金表现也并不突出。同时其管理的另一只富时中国A50则是既定策略的指数基金,策略可复制性强。2018年石武斌所管理的两只权益类混基更是遭遇“滑铁卢”,其中华润元大医疗保健量化全年净值下跌27.9%,而华润元大信息传媒科技全年净值下跌34.79%。

当石武斌离开后,华润元大本就迷你的基金经理团队更显得人单势孤,目前公司仅剩下7位基金经理支撑全局。从公司网站的信息来看,华润元大目前在职的基金经理包括了袁华涛、刘宏毅、王致远、李仆、陈剑波、李武群、梁昕。而就上述两只产品而言,目前首当其冲的问题是规模超迷你,四季报的数据显示,两只产品均在0.5亿一线徘徊。

与其他小基金公司类似的是,华润元大的基金经理队伍中,跨界现象并不鲜见,而且常常多人搭配来共同担纲一只产品,例如李仆、刘宏毅等,他们均同时管理着权益类产品和固收类产品,也从一个侧面表明公司缺乏明星级人物坐镇。

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资深基金分析师常玏也指出,华润元大本身权益类产品比较少,而且某些产品更像是行业类的细分;这类产品基本上是偏主题性产品,通常留不住客户,因为行业轮动通常可能一年轮一到两次,产品的规模很难做得上去。

小型公募为核心减负 中型公募剔除绩差经理?

除去遭遇解聘和因个人原因主动离职外,近期多则基金经理变动公告实际反映出基金公司进行内部调岗,但背后的动机颇为值得探究。如英大基金,英大睿盛和英大策略优选均公告解聘了基金经理袁忠伟;但是作为公司现任的权益投资部总经理,他目前还管理着公司旗下的英大睿鑫、英大领先回报、英大灵活配置三只产品,可见此举或为减轻其身上的负担。

贾志向分析:“公开数据可以看到,除货币型基金外,英大基金旗下只有一只债券型基金,剩下的全部为权益类基金,英大基金把发展的重心放在权益类产品上,但权益类基金规模都不大,产品业绩表现都比较一般。所以对基金经理而言,要突破权益类产品的瓶颈,最重要的就是管理好现存的权益类产品,努力提高产品业绩。”

而与上述排名八十位开外的小基金公司不同,规模接近两百亿的华商基金近期也调整了多只权益类产品的基金经理配置,原“一拖三”基金经理马国江离职。具体说来,华商红利优选增聘了基金经理邓默和王东旋来共同管理;而华商智能生活则增聘了基金经理周海栋,周海栋独自掌舵该基金;此外,公司明星基金盛世成长掌门人由三位缩减到两位,基金经理周海栋和鲁宁仍然在列。

来自Wind资讯的数据表明,截至3月14日收盘,华商红利优选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仅为5.04%,在同类基金中仅排在了第1333位;而华商智能生活的业绩更为不济,其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仅为1.29%,在同类基金中排在了第1620位;对比来看,华商盛世成长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则为15.81%,在724只同类基金中排在了第566位。

此外,从马国江所管的产品任职回报看,他先后管理过的四只产品也着实乏善可陈。来自天天基金网的数据显示,早前已经卸任的华商主题精选的任职回报约为-7.26%,而此次最新卸任的三只产品的任职回报仅为-21.10%、-0.14%、2%,最终他在基金经理岗位的累计任职时间停留在了3年零340天。

“基金公司一般不会轻易变动基金经理,一旦发生变动,增聘、减聘这类决策往往要比改聘的决策容易做出得多。”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指出,“中小基金公司应该抓住当前的行情做大做强权益类产品,以今年这种行情,对于基金营销比较有利,市场活跃度较高、资历较浅的基金经理路演可以聊市场。基金一半是投出来的,一半是卖出来的。至于基金经理团队的建设问题,其重点还是在于要给到核心投研足够的激励。”

多家中小公募调整基金经理 方正富邦华润元大能否减员增效

本文源自红刊财经

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www.jrj.com.cn)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欧阳娜娜回应声明

  • 羽生结弦破300

  • 优酷辟谣裁员

  • UZI打出2800输出

  • 亚马逊Go商店禁令

  • 吴京可领残疾证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