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首例“肉偿门”背后:中国养猪第一股危机重重,已成“老赖”

市界关注

作者丨市界 冯晨晨

编辑|老拿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但对于雏鹰农牧来说,欠债,未必还钱。

眼下,这个中国“养猪第一股”深陷“肉偿门”——由于无钱,网传雏鹰农牧或以火腿肉等抵债。

市界(ID:newsseeker)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现,雏鹰农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经成了“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大家俗称的“老赖”。

雏鹰农牧,正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

欠债,不用还钱?

11月6日,雏鹰农牧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流动资金紧张,截至兑付日,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债资金。

此前,网传消息称,雏鹰农牧曾向投资者提出两种解决方案:其一,使用存货偿付,可使用子公司存货包括礼盒系列、火腿系列、红酒系列等,偿付按照零售价85%计算;其二,本金10年期按月偿付。目前已确定选择第一方案的持有人,合计持仓2.8亿元。

就此,市界(ID:newsseeker)为此致电董秘进行核实,接电话的是一位耿姓工作人员,她表示自己也是前一天才得知相关消息,目前正与业务部门沟通核对,但还未得到回复。同时表示,目前在和证券部沟通,近期可能会出具公告,一切以公告为主。

欠钱,用肉偿,得需要多少肉?市界注意到,雏鹰火腿售价非常高,在该公司的一家官方旗舰店,有一款甚至卖到了14000元/5kg。照此计算,如果债权人持有量不大,的确仅需要几百只火腿就能将债务还清。

A股首例“肉偿门”背后:中国养猪第一股危机重重,已成“老赖”

神奇的是,目前违约债务问题尚无有效解决方法,11月8日开盘,雏鹰农牧的股价便直线拉升,上午10时左右涨停,最终报收于1.74元/股;9日,雏鹰农牧再次涨停。

A股首例“肉偿门”背后:中国养猪第一股危机重重,已成“老赖”

侯建芳与“养猪第一股”

1988年,侯建芳又一次高考落榜后决心在老家养鸡,缺钱的时候,见人就10元、20元的借,慢慢地,侯建芳创建了雏鹰养鸡场,总共投资不过200元。半年后,鸡能下蛋了,资金陆续回笼,侯建芳去还钱,还给人家多带上一兜鸡蛋。

养鸡步入稳定后,侯建芳开始琢磨养猪。

2004年,雏鹰农牧种猪场建成并开始大规模养猪。2006年开始打造“雏鹰模式”,由公司出钱建或者租猪圈、统一提供猪仔、疫苗和饲料等,农户只要按标准好好养猪,即可获得保底收益。在这一模式下,雏鹰农牧得到迅速发展,2009年到2010年,公司收入增长分别达到49%、26%,净利润则分别增长41%、39%。

2010年9月15日,雏鹰农牧在中小板上市,作为国内第一家主营业务为生猪养殖的上市企业,更是被业界称为“中国养猪第一股”。

上市后的雏鹰农牧进入快速发展时期,也不断朝着多元化方向发展。2016年12月,雏鹰农牧投资1.35亿与沙县小吃合作,力图通过整合全国6万家沙县小吃经营店,提升沙县小吃经营店存活能力及盈利能力。侯建芳曾表示,“过去有人说你不能因为卖猪肉再去建饭店,我说那是不能的,结果一不小心,我借用了别人的饭店。”

据雏鹰农牧2017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沙县小吃在全国完成升级改造店面800余家,每家单体店的年猪肉消费规模超过4吨;同时,雏鹰农牧开始对部分沙县小吃店供应猪肉产品,并开发上市十余种定制猪肉产品,率先在郑州沙县小吃店形成稳定供应。

一切看似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但实际上,步入中年的雏鹰农牧危机重重。

内忧外患

2018年来,受叠加猪周期下行压力增加,以及不断爆发的“非洲猪瘟”影响,生猪养殖业遭遇困境。

根据中国种猪信息网数据整理显示,2018年上半年,商品肉猪市场价格下跌幅度超过20%,商品仔猪市场价格下跌幅度超过15%;商品肉猪和商品仔猪市场价格最大跌幅均超过30%。

也正因此,雏鹰农牧的股价也是连连走低,不断刷新“下限”,侯建芳渐渐面临平仓风险。

世事难料,6月13日晚间,雏鹰农牧又曝出涉嫌“财务舞弊”。随后,深交所发出关注函,对雏鹰农牧提出多项问询,各种问题接踵而至。

7月23日,雏鹰农牧发布公告称,侯建芳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冻结数量为12.6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比例为100%,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40.2%。此后,雏鹰农牧多次发布新增轮候冻结信息,最近一次发布时间就在11月6日晚。

事实上,雏鹰农牧曾多次借钱给合作社。据不完全统计,雏鹰农牧目前已对与其有业务合作的226家合作社提供了共计近12亿元的财务资助,占2017 年度净资产的24.15%。这笔巨额借款也因未曾披露引发了市场和监管层的质疑。

雏鹰农牧本身的收入却并不景气。据雏鹰农牧2018年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为24.5亿元,同比上年减少2.87%,净利润为-5.08亿元,同比减少近500%。扣非净利润为-5.79亿元,同比下跌823%。期末货币资金总额23.7亿元,其中18.3亿元受限,占当期货币资金总额的77%。

A股首例“肉偿门”背后:中国养猪第一股危机重重,已成“老赖”

如今,伴随着生猪行业进入周期底部,合作社的经营状况堪忧,产业基金的回款明显遇到难题。这一切,最终暴露出来。

雏鹰终成“老赖”

11月6日,雏鹰农牧发布《2018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未按期兑付本息的公告》。公告称,“截至2018年11月5日营业终了,雏鹰农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未能按照约定将‘18雏鹰农牧SCP001’兑付资金按时足额划至托管机构,已构成实质违约”。

在曝出超短融违约后,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评级)将雏鹰农牧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下调至C。在7月26日之前,雏鹰农牧的信用等级还为AA级。

根据联合评级在10月23日披露的信息,雏鹰农牧在10月10日所提供的人民银行企业信用报告中,有不良类贷款2笔,余额近1.3亿元;欠息11笔,余额近1500万元,征信记录有不断恶化趋势。

雏鹰农牧表示,目前公司正在通过内部、外部两方面加快资金的筹措,目前采取的措施包括但不限于:积极与各金融机构沟通不压贷、不抽贷,到期贷款及时的续作;公司加快存货的售出、积极处置资产,补充公司现金流;政府介入引导协助等。

雏鹰农牧强调,公司将与“18雏鹰农牧SCP001”的持有人协商妥善的债务解决办法,尽快完成最终的方案。目前公司已与部分债券持有人达成共识,公司将尽快推进实施。

市界(ID:newsseeker)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现,雏鹰农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已经成了“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大家俗称的“老赖”。

A股首例“肉偿门”背后:中国养猪第一股危机重重,已成“老赖”

据该项失信被执行人信息披露,申请方为中融信托公司,被执行人分别为雏鹰农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侯建芳、李俊英;立案时间2018年08月10日,被执行人“全部未履行”,“无正当理由拒不履行执行和解协议”, 发布时间是2018年10月10日。

其中,被执行标的包括雏鹰农牧贷款本金1.5亿,91万罚息,37万以上诉讼等,实控人侯建芳、李俊英与雏鹰农牧则承担最终偿债责任。不过,雏鹰农牧方面目前尚未就这一事件发布公告。

30年雏鹰,已经步入中年。侯建芳和危机重重的雏鹰农牧,能否涅槃?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四川不敌青岛

  • 小学教材错漏百出

  • vava拒绝金曲奖杯

  • 星巴克涨价

  • 为过桥伪装成公交

  • 金沙江大桥被冲毁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