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收支仍将保持基本平衡 弹性汇率“稳定器”作用凸显

财富日报关注

摘要

【国际收支仍将保持基本平衡 弹性汇率“稳定器”作用凸显】2018年我国国际收支平衡表数据显示,经常账户和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均为顺差,储备资产增加,国际收支呈现基本平衡。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表示,2018年中国整体国际收支基本平衡,从一个长周期看,我国经常账户会保持在一个基本平衡的合理区间,资本项目的流入也会增加。(第一财经)

国际收支仍将保持基本平衡 弹性汇率“稳定器”作用凸显

国际收支仍将保持基本平衡 弹性汇率“稳定器”作用凸显

国际收支仍将保持基本平衡 弹性汇率“稳定器”作用凸显

2018年我国国际收支平衡表数据显示,经常账户和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均为顺差,储备资产增加,国际收支呈现基本平衡。

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表示,2018年中国整体国际收支基本平衡,从一个长周期看,我国经常账户会保持在一个基本平衡的合理区间,资本项目的流入也会增加。

而随着汇率市场化机制改革的持续完善,人民币汇率在调节国际收支中的作用也在不断显现。

服务贸易逆差上升势头缓解

2018年,我国全年经常账户仍保持在合理顺差区间。国家外汇管理局数据显示,2018年,经常项目顺差为491亿美元。从结构来看,货物贸易顺差3952亿美元,服务贸易逆差2922亿美元,初次收入逆差514亿美元,二次收入逆差24亿美元。

“我们观察一个国家国际收支结构变化,要拉长一个时间段。在过去十年,我国经常账户更加的平衡。”潘功胜表示,从长周期来看,经常账户更加趋平衡是我国国内经济再平衡的结果,是我国经济结构优化的客观反映,是经济转型发展进入的一个必然阶段,同时也是我国居民收入提高、财富增长的一个必然结果。

从结构上来看,海外旅游、留学等增加是服务贸易逆差的主要原因。“服务贸易的逆差,有正向的积极作用,人均收入水平上升后,消费升级。”招商证券首席宏观 分析师 谢亚轩认为。据国家移民管理局统计,2018年,中国内地居民出入境3.4亿人次,同比增长约16%,其中95%以上是因私出入境。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服务贸易逆差增加,但服务贸易逆差额增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回落。2018年,国际收支口径的服务贸易逆差额较上年增长10.1%,增速较上年回落了3.8个百分点。其中,第四季度,服务贸易逆差641亿美元,环比下降21%。

“服务贸易的逆差不会进一步扩大,可能成为大方向。”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分析。谢亚轩则认为,货物贸易的顺差收窄会更进一步,虽然服务贸易扭转出现顺差较难,但供给侧改革带来了积极变化,服务领域的供给能力会逐步提升。

而对于2018年我国国际收支结构的变化,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总经济师王春英在此前答记者问时表示,我国经常账户收支仍将处于合理区间。

“随着我们自身第三产业的发展,尤其是服务业发展,服务贸易的出口可能会维持一个高速增长。”赵庆明认为,经常项下,货物顺差会长期存在,服务贸易逆差,未来会收窄。

“往后看,我们认为,我国经常账户会保持在一个基本平衡的合理区间。”潘功胜认为,一方面,我国制造业具有成熟的基础设施、完备的产业链和大量的技术工人,加上正在推动转型升级以及出口市场多元化等,我国货物贸易具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另一方面,在服务贸易方面,服务贸易逆差增速在收窄。随着我国国内服务业质量的提升,以及我国生态环境和教育水平等软实力的提升,我国服务贸易逆差变动将会逐渐走向平稳。

资本和金融账户重要性凸显

随着我国开放领域的进一步拓宽以及国内市场重要性的不断提升,我国在吸引直接投资方面也体现出较大潜力。

“观察我国国际收支结构变化的另外一个层面,就是资本项目。”潘功胜称,资本项目中一个重要的项目是直接投资。随着我国产业的转型升级,服务业对外开放,我国仍然有比较大的潜力来吸引 外商直接投资 。此外,第二个很重要的项目就是关于金融市场 证券投资 领域的开放。

据联合国贸发会议统计,2017年末我国外商直接投资存量与 GDP 之比为12%,同期全球平均水平为39%,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为33%。此外,2018年前三季度,外国来华证券投资 净流入 占比为37%,同比上升11个百分点,其中债务证券投资增加更多,包含了境外央行等机构以中长期资产配置为目的的 资金流 入。

有观点认为,随着我国金融对外开放的逐步推进,资本和金融账户的作用将逐渐突显。

发达国家的金融市场开放、资本自由流动,资本和金融账户下的流入和流出单边规模都非常大。“由于国际收支平衡表是平衡的,所以最终核算后,经常账户的差额一定与资本和金融账户的差额规模相等、方向相反,资本在流出流入的同时,也带来了汇率 利率 的变化和市场自我调整,这是发达国家的特征。”谢亚轩认为,在发达国家的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经常账户和实体经济密切相关。

从我国国际收支情况来看, 2018年,我国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含四季度净误差与遗漏)呈现顺差602亿美元。其中,直接投资呈现净流入1074亿美元,较2017年增长62%。

对于我国资本和金融账户,谢亚轩认为,“开放是大势所趋。而随着资本和金融账户开放后,资本的自由流动和经常账户差额就可以匹配。我们不希望非得动用储备来实现国际收支平衡,而是希望国际收支自主平衡。比如,如果经常项目出现小规模逆差,如何实现小的资本流入,在未来情况下,市场力量会调动 利率 汇率的变化进行调节。”

但从目前情况来看,金融对外开放仍处于开放早期。数据显示,目前我国金融市场中,股市境外投资者持有占比为2.7%左右,债市境外投资者持有占比也仅为2.3%。随着金融市场进一步开放,这部分流入也会继续增加。这也引发了关于金融开放可能加大跨境资金波动和风险问题的探讨。

潘功胜坦言,在推动金融市场开放的过程中,要不断完善跨境资本流动风险的管理,建立宏观审慎和微观市场监管的双层管理框架。

汇率弹性调节国际收支自主平衡

近年来,通过汇率市场机制的不断形成和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已迈出了实质性的步伐,汇率的弹性日益显著。谢亚轩认为,汇改的目的就是让市场力量来决定人民币汇率的水平,而不是由央行来影响和决定,“从这个角度来说,汇率市场化就是尽可能的减少央行动用储备对汇率进行日常干预。”

实际上,随着我国外汇市场持续创新发展,汇率“自动稳定器”功能正在逐渐增强,中央银行已经基本上退出了对汇率市场的日常干预。

“汇率市场的波动和一定程度上的弹性,对整个经济是有好处的。弹性的汇率对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调节起自动稳定器的作用。但同时,汇率稳定不代表汇率盯死了不动,汇率必须要有弹性。”记者会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会坚持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汇率形成机制。

谢亚轩表示,汇率由市场来决定、央行不干预、不动 外汇储备 与国际收支平衡息息相关,“国际收支自主平衡恰恰是汇率波动调节的结果。”

赵庆明也认为,汇率弹性增强后,当汇率双向波动、市场预期分化,恐慌性的资本流出也会减少,这有助于汇率调节作用发挥,国际收支自主平衡。

从2018年来看,在国内经济下行、贸易摩擦、美元指数升值背景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先涨后跌。但这并没有引发市场恐慌,境内外汇市场经受了汇率波动的考验。

3月11日,潘功胜发表署名文章《在改革开放中推进外汇管理事业创新发展》称,开放条件下金融宏观调控政策框架经受住了加入世贸组织之后“双顺差”,到美国量化宽松,再到美国复苏加息的完整周期考验。在这一框架下,外汇储备按照国务院、人民银行、外汇局三级授权管理,成为 货币 政策有效兼顾对内对外两组目标两组工具的重要载体和政策纽带,在我国成功抵御历次严重外部冲击中发挥了重要的“护城河”作用。

潘功胜表示,人民银行、外汇局将不断推动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发挥人民币汇率在调节国际收支之中的作用。“我国收支结构在未来仍会呈现一个基本平衡的状态。”

回首40年前的今天,1979年3月13日,国务院批准国家外汇管理总局成立。40年中,我国外汇管理在开放的环境中适应开放,在开放的环境中赢得发展。外汇管理改革也在扩大开放过程中起到了服务实体经济发展、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创新完善宏观调控的重要保障作用。2019年,机遇挑战并存,深化外汇管理改革仍需砥砺前行,国际收支自主平衡格局将会进一步巩固。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DF506)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杨超越发声明

  • 张紫妍案延长2月

  • 通缉照片年龄太小

  • 阿里成立方言小组

  • 比伯海莉婚礼推迟

  • 努尔苏丹 更名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