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指评级机构利益冲突问题 监管强约束信用风险“看门人”

创头条-动态关注

剑指评级机构利益冲突问题 监管强约束信用风险“看门人”

此次监管部门剑指的“利益冲突”,则是评级业饱受诟病的评级泡沫问题的直接原因。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针对评级乱象,证监会与交易商协会近期对评级机构开展现场检查,预计“利益冲突”问题会是此次检查的重点。同时,交易商协会于7月底开展以投资者为主导的市场评级工作。

“总体上就是朝着更加透明化的方向去发展,包括协会按季度通报评级机构运行情况,都是制造外部约束的手段。”8月8日,一位评级业资深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债券市场违约处置的市场化、法治化,信用评级作为信用风险“看门人”角色的重要性越发凸显。

而此次监管部门剑指的“利益冲突”,则是评级业饱受诟病的评级泡沫问题的直接原因。

民企为重灾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数位评级业人士获悉,信用评级业的利益冲突问题主要体现在:评级机构以咨询费的名义,收受发行人正常评级业务之外的资金,即“左手评级,右手咨询”。

评级业务收费通常为首次评级25万元,跟踪评级5万-10万元。而咨询费则可高达数十万至数百万元。

“其实主要就是收民营老板的钱。”8月8日,一位市场资深人士表示,由于国企、城投平台等发债主体在评级机构那边相对比较强势,加上这类国企、城投发行人利益输送不了,使得民企成为评级与发行人发生利益冲突问题的重灾区。

“(问题)主要集中在部分AA的房企,还有一些业务扩张或多元化比较激进的民企集团。”前述人士说,“2015年和2016年前三个季度都是牛市,发行人提高评级的需求没那么强,2016年四季度‘牛转熊’后,发行人对评级上调的动力还是明显增强。”

2016年至今,评级公司对民营企业累计开展了276次评级上调行动。

其中,联合(包括联合信用及联合资信)最多,上调数量为79次;大公国际次之,共62次;中诚信(包括中诚信国际及中诚信证评)与上海新世纪不相上下,分别为55次和54次。

“从AAA到C三等九级,如果算上+,这种微调,一共有25个评级符号,但发行主体的评级基本上集中在AAA至AA-四个级别里;前段时间违约增多时,AA-乃至AA都很难发债。”8月8日,北京一位从业超过10年的评级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评级业沉疴积重难返,“债券违约的增多正是评级机构体现价值的时候,但现在却面临评级整体上失效的局面”。

截至2018年8月8日,债市发行主体共有4440家。其中AAA评级主体795家,占比17.91%;AA+主体1022家,占比23.02%;AA主体2109家,占比47.50%;AA-主体417家,占比9.39%。这意味着,AA-及以上主体,占了全市场主体的97.82%。

“一些大的投资机构现在在大举招人,自己做信评;一些私募债基,对给级别比较疯狂评级公司的某些主体的报告基本上不看,自己研究。”8月8日,北京某券商资管部投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描述投资者的现状时称,而没有能力自己搭建信评团队的中小机构,那就把评级尽可能往高了选。

严监管进行时

评级泡沫的问题也引发监管重视,去年以来,监管力度明显增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证监会和交易商协会正联合对评级机构开展现场检查,而力度堪称史上最强。而评级机构“利益冲突”防范机制能否有效运行、评级报告是否有效进行风险揭示成为检查重点。

除了现场检查,交易商协会于7月27日启动了2018年评级机构业务市场化评价工作。市场化评价以投资者为主导,投资者对评级质量的评价得分有很强的话语权,评价结果也会向市场公布。

对此,一位评级公司总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该项措施有利于增强对评级业的外部约束,平衡发行人收费模式下带来的利益冲突,引导评级机构不断提升评级质量。

“交易商协会成立的信用评级专业委员会在行业自律上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该评级总监续称,该委员会目前已历经三届,成员由来自评级、投资、承销、发行人、会所和律所等机构的资深专家组成。前期专委会设立了四个工作组,主要做评级机构利益冲突管理、信息披露、评级质量监督与评价等方面的研究,为自律管理的细化提供基础。

而鉴于前期工作成效不错,专委会再次新设四个工作组,主要从信用评级质量管理、信用评级从业人员执业规范、信用评级机构法律责任、资产证券化产品评级规范等几个方面开展专题研究。

(责任编辑:DF395)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