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妈白日蹦迪,找回欲望与青春

生活腔调关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谷雨影像GuyuVision(ID: ihuozhe) ,作者:陈佳妮,编辑:射小箭。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北京大妈白日蹦迪,找回欲望与青春

这些中老年大妈在舞厅里,可能比年轻人还野。

这是她们远离生活的场所,舞厅的大妈们只要跳入舞场,跟着音乐就能放飞灵魂。

人生过了大半,但还是能在这里找回远去的青春。

伴随着伦巴节拍的《心恋》,萨克赛思舞厅门口,两百多个大爷大妈在熙熙攘攘地排队,他们穿着直挺挺的大衣,男士是清一色的暗黑色,女士是五颜六色。他们都昂首挺胸,精气神十足。

北京大妈白日蹦迪,找回欲望与青春

这家舞厅开了一年多,“刚开起来的时候,一个场子也才二十多个人,但我觉得这个舞厅的环境和位置不错,有很大的潜力,所以我通过组织群活动,慢慢积攒人气,舞厅便从二十多人一场到现在的二百多人一场。”菲姐说。

北京大妈白日蹦迪,找回欲望与青春

在舞厅门口售票的菲姐。

菲姐今年六十了,她总是一身黑色绒布旗袍,头戴一朵绽放的大牡丹,浑身一股大姐大气质。她是萨克塞思舞厅群的群主,是周六下午两点场群活动的召集人。每周六下午,她一点多就到舞厅,在舞厅门口收取门票。两点以前到的群成员只要支付13元的门票费。超过两点,菲姐会跟着群成员进场娱乐,不再负责兜售门票。两点后进入的,需要到前台支付25元门票。

北京大妈白日蹦迪,找回欲望与青春

大概500平米的舞厅,挤满了人,只留下沙发与舞池区的一个瘦人大小过道距离。舞厅的墙纸是30年代老上海华灯初上的风景。沙发旁边配备复古路灯,路灯上挂满了大衣,沙发的桌上满是各样式保温杯。

北京大妈白日蹦迪,找回欲望与青春

舞厅装修不辉煌,稍低调,萨克塞思乐队的绅士演出服和小号声,伴随着四四拍的伦巴,仿若让人回到上世纪30年代。交谊舞最早是从19世纪中开始传入中国,到20世纪三十年代,上海已有舞厅百家之多,而全国最盛行的时期,是五六十年代。交谊舞在当时还是年轻人的娱乐生活。

北京大妈白日蹦迪,找回欲望与青春

跟着音乐节奏拍掌的吕奶奶。

舞厅里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姓吕,30年代出生,11岁就开始跳舞。吕奶奶年轻时在医院工作,舞厅的朋友有些是舞厅认识的,有些是在医院工作时一起跳舞的。

因为都有跳舞的爱好,这些上了年纪的人也会像年轻人一样,时不时聚一起,时间长就成为了朋友。

北京大妈白日蹦迪,找回欲望与青春

最右为吕奶奶的看护人。

吕奶奶的看护人也是一位会跳交谊舞的女士,因为和吕奶奶在一起生活,所以学了一些。她说,吕奶奶虽然有阿尔茨海默症,腿也受了伤,但还是想来听听歌跳跳舞,所以推着轮椅就来了。

来舞厅的人,除了吕奶奶这样因为住附近而来的,还有通过单身群知道的。

北京大妈白日蹦迪,找回欲望与青春

在舞厅楼下和朋友一起等电梯的曲姐。

舞厅的门口,远远就能见到穿红色大衣的曲姐,她和一群姐妹一块来的舞厅,年龄都差不多大,里面还有她家政公司的老板娘。她们觉得,女人到更年期,容易压抑,所以需要出来玩儿。

曲姐今年52岁,东北人,在老家把孩子带大后,和丈夫离了婚,就独自一人来到北京。

她来北京不是为了赚钱,只是想一个人生活。“前半生顾孩子,后半生为自己。”她在北京租的房子在舞厅旁边。现在,曲姐的生活和以前相比,都不一样了,因为觉得周末有盼头,可以和认识的朋友们跳舞唱歌,逛公园。

北京大妈白日蹦迪,找回欲望与青春

萨克赛思舞厅的一场活动由三部分组成:亮灯的交谊舞、蹦迪和黑灯的交谊舞。

上世纪八十年代,迪斯科以节奏鲜明、时髦个性和简单易学的特点风靡一时,受欢迎程度高过交谊舞。如果说交谊舞是温柔的荷尔蒙,迪斯科则是外放的荷尔蒙。

北京大妈白日蹦迪,找回欲望与青春

“女人不是妖,性感不是骚,爱美之心没有什么大不了。青春太匆匆,快乐要趁早,请你别把女人想得那么糟。” 这是舞场里常听到的一段歌词。

在“女人不是妖”的当代迪斯科曲风下,口哨、尖叫声和汗水交织在舞池里。

北京大妈白日蹦迪,找回欲望与青春

菲姐经常会组织化装舞会,她带了很多五颜六色的假发。看到扭得最活跃的,菲姐会给他递过去一个假发。

假发元素的添加,让舞池的气氛更活跃起来,大家陆陆续续跑到台上去跳。当聚光灯照射的舞台有了五颜六色的人群后,舞池的手机也连续亮了起来,舞台的大家不忘对着手机打招呼。

北京大妈白日蹦迪,找回欲望与青春

在跳国标舞的林倩。

林倩的出场,让全场屏住了呼吸,从她的眼神到有力的姿态,让她浑身散发着性感。仿佛是一场由音乐搅和的情欲,感染力点燃全场的情绪到至高点,口哨声不停,呐喊声不断。

迪斯科环节结束后是黑灯舞环节。

北京大妈白日蹦迪,找回欲望与青春

来舞厅的中年人里有一大半是离异单身人士。舞厅像一个容器,更多装载着的是一群人的孤独,随灯光渐暗和音乐舞动,荷尔蒙的气息在其中涌动,或许这也是他们在这里能找回青春的一个理由。

北京大妈白日蹦迪,找回欲望与青春

在昏暗的环境里,大家的舞步放得更慢了,有的舞伴抱得更紧,有的窃窃私语,有的慢慢移步去了角落里。

北京大妈白日蹦迪,找回欲望与青春

还有的喜欢在黑灯里发呆,或是谁也不找,或是没有人找他。

北京大妈白日蹦迪,找回欲望与青春

也有的移步去了窗帘后面。在白天,窗帘一拉,舞厅就不分昼夜了。

“我不爱跳黑灯舞,黑灯时候,有些男的会摸你的脸,就觉得特讨厌,要跳舞咱们就正经跳。”黑灯舞开始时,明明姐就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个人长得好不好看是其次,气质很重要。我就会选有气质的跳舞,这跳起来舒服”。

北京大妈白日蹦迪,找回欲望与青春

舞厅里的明明姐。

明明姐是公司会计,快到了退休的年龄,觉得人奋斗一辈子,精气神和身体姿态要保持。她涂着浓浓的睫毛膏、腮红和润红的口红。

北京大妈白日蹦迪,找回欲望与青春

快散场的时候,一些女顾客在舞厅门口照镜子,看妆是否花了。

北京大妈白日蹦迪,找回欲望与青春

在中老年舞厅出现毛巾和保温杯是很常见的事。快散场的时候,在擦汗的顾客和意犹未尽还在舞蹈的顾客。

舞厅有个传统,总会将最后一支曲子设为《友谊地久天长》。而舞厅的友谊,不只是妈妈们青春年代的友谊记忆,还是当下的,保持社交和青春的生活态度。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谷雨影像GuyuVision(ID: ihuozhe) ,作者:陈佳妮,编辑:射小箭。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本文由 谷雨影像GuyuVision©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89121.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虎嗅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圆明园有望合围

  • 云南城投董事投案

  • 贵州船只侧翻失联

  • 滴滴列为被执行人

  • 包商银行被接管

  • 阿里举办方言大赛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