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官二代路边打人惹怒路过退役的特种兵,当场被打的断子绝孙

刀叉关注

所谓近乡情怯,雷东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还有三十公里,只不过半个小时的车程,雷东望着车窗外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象,心脏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八年了,从十七岁到二十五岁,从懵懂的少年到英俊伟岸的帅小伙,从一个每天旷课去网吧打游戏的坏孩子到一个纪律严明的特种兵,雷东经历了太多血与火的洗礼。

故事:官二代路边打人惹怒路过退役的特种兵,当场被打的断子绝孙

一步步走来,雷东已经成了令全世界地下势力都闻名丧胆的杀手,绰号狼牙。意大利的黑手党,日本的三合会,南美的麦德林都对他发出了追杀令,暗花高达一亿美金。

辉煌过,骄傲过,然而这一切都已经成了过去式。

一个月前,当雷东第五十次出任务,成功的将一个横行东南亚多年的大毒枭击毙在湄公河岸边之后,终于完成了入伍时候对组织的承诺,迎来了一个选择未来的机会——是继续在军方服役,还是退伍?

雷东选择了后者,并且拒绝了组织上安排他以正科级待遇进入地方公安系统工作的建议,而是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回到老家天海市。

为了家人的平安,必须和过去的刀光血影做彻底的切割。

因此,雷东随身携带的灰色的帆布包里面除了几套换洗衣服,一张银行卡,一个特制化妆盒之外,就只剩下一份军方为他伪造的证明文件了。

兹证明:雷东,男,某年某月某日出生,籍贯……于某年某月某日遭犯罪分子绑架,被迫在某省某地黑砖窑做苦工,期间与世隔绝。某年某月某日,警方在打黑除恶行动中将雷东解救……经查,雷东在黑砖窑工作期间无犯罪行为,特此遣返,望有关单位重新为其登记户口,核发身份证……

证明信上有某地派出所和民政部门的公章,而且都是真实的,不怕查。

雷东这个失踪人口要想重新获得合法身份,就全靠这封信了。

黑砖窑?雷东想到这个名词不由笑了起来。

真是风马牛不相及,雷东这些年执行任务所去的任何一个地方,其凶险程度都比黑砖窑何止高了十倍?

为了配合自己现在的身份,雷东还刻意进行了伪装,胡子半个月没刮,头发半个月没理,迷彩服上还撕了几个窟窿,整个人看起来和街头流浪汉没有任何区别。

故事:官二代路边打人惹怒路过退役的特种兵,当场被打的断子绝孙

这样的形象和这辆豪华的空调大巴极不相称,要不是雷东动作快,下飞机之后第一个登上机场大巴,并且直接塞给乘务员两百块钱的话,早就被赶下车了。甚至在几个小时之前,雷东不得不拿出那份官方证明信博得安检人员的同情心,否则连飞机都上不了。

即便如此,雷东也很不招人待见,比如身边这位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

金丝眼镜男从上车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抱怨,“怎么回事,机场大巴怎么可以让要饭的坐?”“下车去,下车去,这不是你该坐的地方。”“哎呀呀,你怎么这么脏,别碰我的衣服,这是名牌,你赔不起!”“居然和一个臭叫花子坐一排,倒了八辈子霉了,下车一定洗个澡,臭死了!”

诸如此类的话,尖酸刻薄,无礼至极,如果是在过去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雷东完全有可能拧断他的脖子。

然而今天,雷东却始终一言不发,甚至还装作胆怯的直往窗口靠。

既然现在自己的身份是个遣返人员,那就有一点遣返人员的样子。

既然已经决定告别过去的刀光血影做一个普通人,那就轻易别用暴力解决问题。

雷东的退让却更助长了眼镜男的嚣张气焰,他不但用一个大皮箱挤占了雷东一半的座位,还拿出手机肆无忌惮的和家人聊天:“小丽啊,想我了没?我下飞机了,在大巴车上,半个小时就到家了。小丽啊,你是不知道我有多倒霉,我身边竟然坐了一个臭烘烘的乞丐,那头发乱的啊跟油毡似的,上面还有虱子爬来爬去,恶心死我了……”

靠,这太过分了吧,我天天洗澡哪里臭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满脑袋虱子乱爬了?

雷东的手逐渐攥紧了,一分钟,再给你一分钟,如果不住口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突然,雷东发现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从两张座椅中间的缝隙中钻了出来,锋利的刀片划开了眼镜男的皮箱,正在一点一点的将一个鼓鼓囊囊的皮夹子往外拽。

有小偷?

雷东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许多,你就可劲骂吧,待会儿有你哭的时候。

可怜的眼镜男还不知道自己被盗,兀自肆无忌惮的和那个叫小丽的女人聊天,偶尔投向雷东的目光也充满着鄙夷和厌恶。

几分钟之后,大巴车驶入天海市二环路和东风路的交汇口,雷东身后的那个人突然站起来,喊道:“司机停一下,我下车。”

故事:官二代路边打人惹怒路过退役的特种兵,当场被打的断子绝孙

大巴车很快在路边停了下来,那个偷东西的络腮胡子夹着一个皮包,貌似很平静的向车门口走去。

与此同时,大巴车的前中后三个位置又站起来两男一女,也面无表情的走向门口。

雷东一愣,居然有四个小偷?

眼镜男早就在等待这一刻,立刻说道:“喂,后面有座位了,你到后面去!”

“我不去后面,我也下车。”雷东同情的冲眼镜男笑了笑,拎起自己的帆布背包,晃晃悠悠的向车门口走去。

“总算清静了,刚才熏得我差点吐了!”眼镜男一脸轻松,迅速占据了雷东刚才的座位。

下了车,雷东装作等出租车的样子,站在一棵大树下面。

先前下车的三男一女果然是一伙的,大巴车开出去还没有一百米他们就凑在一起,嘻嘻哈哈的向一条小巷走去。

花衬衫的高个男子显然是这一伙儿的头头,一边走一边问道:“胡子,怎么提前喊下车,再过一分钟,我绝对能把那小子的钱包切到手。”

“豹哥,咱今天大丰收了!一万多块现金,一条金链子,一个玉手镯,还有一张信用卡。咱快点走,去华仔的店,要是卡能用,就给他的卡刷爆了!”叫胡子的那个人拿出眼镜男的皮夹子,兴奋地在几个人面前显摆:“那个傻帽光顾着和那个要饭的斗气了,一点都……咦,你怎么跟来了?”

四个人突然发现,雷东一直不紧不慢的跟在身后,顿时意识到不妙,表情都警惕起来。

雷东来到距离几人三四米的地方停住脚步,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道:“我来黑吃黑,可以吗?”

篇幅有限,精彩片段可点击下方了解更多。。。。。

热门评论
引力网友5019272
引力网友5019272

长知识。

打开引力资讯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