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姬夜要苏醒了

掌阅文学关注

秦子恒和云潇潇,苏清风等人,则皆担忧的看向浅儿,担心她会情绪失控。

浅儿看似大大咧咧,洒脱潇洒。

可从她对苏家人的态度,就能看出,她其实是很渴望亲情的。

不过是从未得到过,把没有爹娘的心酸都藏在了心里罢了……

白子玥闻言,剑眉蹙起,第一反应就是搂紧怀里的小女人:“浅儿,别听她胡说。”

“你我年岁有差距,推算起来,你娘绝不是在那个时候出事的。”

苏浅浅怔了怔,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玥哥哥说的没错!你骗人!当年你尚且怀着玥哥哥,我应当只有四五个月。”

“可我娘是在秦家生下我的,也就是说,至少我娘和姨母见面时,是活着的!”

女皇眯了眯眼,冷冷讽刺:“没错,当年她逃回永木国,我亦派人追杀至永木国。”

“再次见到她时,她已经提前将你生产出来,并且当时她正在渡劫……”

“你娘在渡劫的时候,受了重伤,而后又被数十名圣月宫的侍卫追杀。”

“那些侍卫,亲眼见到她灰飞烟灭的!”

灰飞烟灭……

这几个字传入耳膜时,苏浅浅一下子就呆滞了。

震惊!无与伦比的震惊!

她虽没见过苏荷,但她早就将自己当做苏家的一份子了。

她也从未想过,当自己得知这位从未谋面的母亲死讯时,是这样的……心痛!

“你真的杀了我娘……”

这下子,苏浅浅再也无法淡定了。

她下意识从白子玥怀里挣脱出来,难以置信的望着她。

“没错!所以,你还能与我儿在一起吗?”

陆夏眸光泛狠,握紧的指尖发颤。

仿佛,看见她,就如看见苏荷一般厌恶。

苏浅浅就这样含恨的望着她,两只拳头握紧,不知不觉眼眶泛红了。

身旁,白子玥忙将她扭转过来,面对面的凝视着她。

那俊美如玉的眉宇间,弥漫着深沉的心疼。

“浅儿,不要听她的。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楚的……”

苏浅浅拧着眉头,隐忍着痛楚,只轻轻摇了摇头道:“不用你差,我会自己查清楚的。”

声落,她便绝决的转身离去。

她一走,苏家人和秦子恒等人,自然也跟着她离开。

白子玥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一点点离自己远去。

心,便会莫名的沉痛。

他剑眉拧着,眉宇间似极力隐忍着痛苦,目送她一点点远去,仿佛心也跟着她离开了。

他和浅儿历经了多少磨难,才走到今天这一步。

可因为她的一句话,她和浅儿之间,就像隔了一道天堑般遥远。

一句话,就毁了他所有的努力。

待苏浅浅远去,白子玥才冷然看了陆夏一眼。

“此生,我从未奢望过什么,我只恳请你,离我的生活远一点。”

疏远冷淡的声音落下。

白子玥亦如平日那般遗世独立的抬步离开。

而不远处,陆夏却彻彻底底的绝望了。

“玥儿……”

她喃喃念叨着,心已被他那句‘远离他的生活’而戳的鲜血淋漓了。

他是在恨她吗?

他不认她?

可是,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啊!

他怎么能如此冷漠的与她说话?

眼看着白子玥要离开,陆夏焦急了,也急忙追出两步。

可就在这时,白子玥蓦地停住脚步。

只见,他清绝的双眸,徒然变得阴晴不定,忽紫忽黑。

白子玥蹙起眉头,缓缓抬起右手,轻轻掀开宽大的白色广袖。

那原本白皙如玉的肌肤上,竟然萦绕了一层淡淡的紫黑色光晕……

他双脚之下,所站之处,用坚韧的晶石铸成的比试台竟然,自他双脚下开始朝四周融化蔓延。

像是被烧化了一般。

同在比试台的白煦,突然大惊呼出声:“玥儿!”

这种情况,从玥儿小时候开始,他便见过很多次。

这是玥儿发病的征兆……

看到这一幕,陆夏也惊骇了。

“玥儿!”

自生下玥儿,她就从未尽过当母亲的责任。

她虽总是听闻玥儿体质弱,爱生病,生病的时候会控制不住身上的火灵力,如何如何恐怖。

可她从未亲眼见过玥儿发病。

若玥儿真的修炼的是水系法术。

而此刻的火毒,对他而言,那大概是最痛苦的煎熬了。

水火不相容,如此,他随时都可能爆体而亡。

“玥儿!我的孩子!”

女皇眼眶里隐约闪烁着泪光,惊慌失措的跑过来。

可却遭到白子玥的温怒警告:“别过来。”

白子玥凝着眉头,深幽的眸光微微闪烁,缓缓抬起另左手。

然而。

白煦注意到,玥儿这次发病,与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相同。

以往,玥儿发病时,浑身都会被火毒侵蚀。

可这一次,他抬起的左手,明显没有被火毒侵蚀。

左手上,水灵力涌动,萦绕了他一半的身体。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白子玥一半身体萦绕了紫黑色的火焰灵力。

而另一半,则萦绕着可怕的寒冰之气。

那紫黑色的火焰,像是从血液里燃烧起来了,将他右手的手臂肌肤都涌动着火灵之力。

他的脚下和周围,皆开始以恐怖的速度烧化和冻结。

像是两个极端的人,互不相让,在同时对战。

“玥儿……”

这时,陆夏冲上来,却被白煦紧紧拽着:“别打扰他。”

“玥儿的修为,在你我之上。他修的是水系法术,应当是想利用身体里的水系法术,对抗身体里的火毒。”

陆夏红着眼眶,怨了他一眼,挣脱他的手,只担忧的,焦急的望着白子玥。

只见,白子玥抬起的左手上,凝出一层薄冰,冒着慑人的寒气。

他用左手,扣住右手。

立时,极寒与极热相触,形成一种冰火两重天,生不如死的剧痛!

滋滋滋——

水火交战的下场,最终是两败俱伤。

不到片刻,白子玥嘴角便有血丝溢出,只觉得,丹田里有两股恐怖的力量在互相冲撞,互相吞噬。

可稍纵几许后,那右臂上的火焰,便渐渐隐退。

旋即,白子玥左手上的薄冰寒气也退却了。

他轻轻抬手,云淡风轻的擦拭掉嘴角的血迹,便淡然离去。

走出两步,又想起身后还有两个人看见了刚才的情形。

于是,他眸光微微闪烁两下,背对这陆夏和白煦,冷淡道:“不要将此事告诉浅儿,我不想她再受到任何伤害……”

待白子玥走出几步之后,白煦才反应过来。

他蹙眉指了指远去的白子玥:“嘿,你这臭小子什么态度?”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华少自曝发胖原因

  • 詹韦最后一次对决

  • 特朗普天价预算

  • 王思聪关注章若楠

  • 酒店暗藏摄像头

  • 陌生人递纸巾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