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中美AI技术并非零和博弈

业界要闻关注

比尔盖茨:中美AI技术并非零和博弈

本报记者 和佳 北京报道

“中国的研发规模仅次于美国,这十分独特。没有一个城市能像北京一样,从政府到学术机构,对药物研究创新投入如此之多。”见到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比尔·盖茨时,他刚从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GHDDI)的入驻仪式上赶来。

11月初,盖茨出席完上海举办的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便马不停蹄地奔赴北京,参加 “新世代厕所”博览会。在开幕式上他手持一罐“粪便”强调粪污危害,成为热议的话题。

“我一直通过创新的角度看这个世界。”11月7日,盖茨在接受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的媒体采访时称。他幽默地说,成为自学成才的“粪便专家”后,自己在这一领域了解颇深,任何问题都能回答。“粪便能否燃烧,能量如何实现转换,怎样进行分离,很多都是有趣的工程问题。”

在盖茨看来,厕所领域正在进行一场堪比从“大型计算机”到“个人电脑”的革命,现有的水冲厕所、污水收集加处理站体系须实现“跨越”,采用新的方案和产品,才能解决全球面临的卫生危机。盖茨基金会已为此先后投资逾2亿美元。“这是我们第一次展出具体产品,虽然还比较贵,但已让我们向前迈出了一大步。”在博览会上,盖茨再次作出2亿美元的投资承诺。

这位一手打造了微软帝国的科技奇才,多年来不断探索以“创新”来改变全世界成百上千万最贫穷人口生活。在盖茨眼中,中国大力支持盖茨基金会所关注领域的创新研发,同时也承诺为其他国家提供发展援助资金,是盖茨基金会重要的合作伙伴。

推动中国疫苗走出去

投身基金会事业以来,盖茨与其夫人致力于改善全球健康和发展状况。从全球儿童死亡数据来看,每年5岁以下儿童的死亡人数,已从上世纪90年代的1100万减少至500万,表明世界已取得巨大进步。

“我们希望到2030年,全球5岁以下儿童死亡人数能再减少一半。”谈及基金会的目标时,盖茨这样说,这一数字意味着需将疟疾致死人数减少一半。今天,中国提供的抗疟药品数量已超过印度和美国,复星医药(600196,股吧)是最大的抗疟药物提供商之一。在新一代抗疟药物的供给上,中国可发挥重要作用。

此外,每年有大量全球儿童死于本可通过接种疫苗就可以预防的疾病。“我们一直希望能获得低成本的疫苗,并把这些疫苗提供给最贫困的国家。”盖茨说。

2000年,盖茨基金会和许多合作伙伴一起成立了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我们为Gavi争取到很多捐赠资金,Gavi通过谈判来降低价格。幸运的是,富裕国家的疫苗制造商同意阶梯定价,对富裕国家、中等收入国家和贫困国家的疫苗制定不同的售价。”盖茨说。

尽管中国在疫苗研发和低成本制造方面具有优势,但“中国疫苗”走出去仍面临挑战。世界卫生组织(WHO)预认证是为保证疫苗产品的质量、安全性和有效性而进行的一项评估认证工作,当前中国生产的疫苗和药品在WHO预认证的产品中占比不足4%,而印度的这一比例高达67.5%。

多年来,盖茨基金会致力于帮助中国疫苗产品达到WHO预认证资格标准。在其支持下,2013年,中国生物的乙脑减毒活疫苗成为首个通过WHO预认证的中国疫苗。目前,该疫苗出口已超过4亿剂,惠及全球近3亿儿童。2017年底,中国生物的二价减毒脊髓灰质炎疫苗(bOPV)也通过了WHO预认证。这在盖茨看来,是“里程碑式的进展”,基金会希望在全球范围消除脊髓灰质炎,而中国企业能够确保提供足够的疫苗供应。

盖茨称,当前基金会正在与中国药监局开展合作,分享专业知识,帮助中国提高药品监管标准。这将有助于快速提高中国药品的标准、改善中国民众的健康,同时也能促进中国制造的高质量疫苗输出到贫困国家。

在他看来,中国生物科技在过去十年间的跨越式发展令人惊叹。基于中国的生物医学研发实力和突出的人才优势,盖茨基金会与清华大学和北京市政府联合建立了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打造新药研发和转化的创新平台。

中美AI技术并非零和博弈

谈及生物科技、能源、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刚刚度过63岁生日的盖茨,眼神仍如20 岁出头、创建IT帝国时那般,透着热情。“对于自己热爱科学并拥有一定天赋,我感到很幸运。我本以为自己会成为一个数学家,但是微处理器出现了。”在人们尚未意识到时,盖茨已看到发展趋势,从而使微软成为第一家“为这些神奇的芯片”做软件的公司,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进化迭代。“下一阶段,人工智能非常重要。人们都渴望参与到变革中来,而科学是实现的途径。”

中美在人工智能领域的角力,一直是中外媒体讨论的焦点。前谷歌(Google)中国区总裁李开复在《纽约时报》上撰文称,人工智能技术已由“发现”向“实现”转变,标志着人工智能的重心从美国转向中国,原因在于中国的商业环境、资本推动以及在获取海量数据等方面的优势。

“当人们在比较中国和美国的AI实力到底谁更强时,我不确定他们是如何定义的,比如微软亚洲研究院应该算中国的,还是美国的?很难界定。”盖茨称。

这是因为,全球创新领域如今十分开放,科研成果和科研项目大多是公开的,微软和谷歌等科技巨头也乐于将技术开源。“这就好比要比较北京和上海的AI实力,你当然可以就此写篇文章,但并没有意义。因为技术发展的前沿基本相同,没有什么大秘密。”

相较竞争,盖茨更倾向于从合作角度来看待AI技术发展。他认为,中美的AI技术发展并非“零和博弈”,不像足球比赛,总会产生输赢,利用AI 开发武器除外。若能将AI应用到研发新型药品、治疗癌症和阿尔茨海默症,或开发教育软件让贫困家庭的学生也能学习,那么此类创新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作出的,都是益事。

中国在数字化领域的创新也获得盖茨的称赞,他认为,阿里巴巴、腾讯、蚂蚁金服等中国本土企业可跻身全球最优秀的企业之列。“如果说哪个经济体的数字化发展最先进,那一定是中国。”对于数字支付的普及,中国人已习以为常,但事实上中国是目前唯一做到这点的国家。盖茨基金会也在帮助贫困国家发展数字金融,以降低存款、贷款的交易成本。

11月8日,微软亚洲研究院迎来建院二十周年,盖茨称,研究院获得两国政府的支持,目前并未看到中美在软件或者生物研究领域的合作受到贸易摩擦影响。“中美之间应保持积极的关系,我从不避讳这样说,这会(给彼此)带来很大的益处。”在他看来,美中关系内涵丰富,贸易问题只是其中一个方面,矛盾是能够化解的。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外交部推介黑龙江

  • 独腿女孩当电焊工

  • 吃烤鸡翅昏迷入院

  • 高晓松否认透露

  • 曾仕强 逝世

  • 斯坦李去世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