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卢浮宫关注

欢迎关注“卢浮宫博物馆”官方微信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弗朗索瓦·布歇临摹华铎的画

«华铎的肖像» (Portrait de Watteau)

藏于卢浮宫

©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rand Palais / Angèle Dequier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大事记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1684年,出生于法国北部城市瓦朗谢讷(Valenciennes)

1712年,得到官方学院的认可

1719年,前往伦敦,主要养病

1721年,在巴黎近郊(Nogent-sur-Marne )去世,年仅37岁。

安托万・华铎(Antoine Watteau)

十八世纪的法国画家。他在世纪末的出现是惊艳的,不仅是洛可可艺术的拥簇者,也开创了自己独有的一类主题和表现方式:他常画“大自然中贵族享乐主义社交”的场景,此类题材叫“风雅宴会”(fête galante)。他画中的“景”可以是主角:蓝天、白云、树林、水岸边被细腻的笔触和暖调的色彩表现得犹如人眼中真实的动态远景。而画中的人物也是主角,姿态各异地分散在大自然中、他们的肢体表现出适当的弧度、身着符合时代的服装、偶尔佩戴有戏剧性的帽饰斗篷等,这些元素似乎弥补了虚化的脸部的默然,而用视觉的语言说出了这些先生、小姐们的内心戏。

一直到现代,华铎一直是一位比较神秘的画家, 很多画的年代都不能被确定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爱的课堂» (Leçon d'amour)

©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rand Palais / Angèle Dequier

华铎的一生是传奇的,1684年出生于刚刚从西班牙回归法国的小城瓦朗谢讷的一个普通家庭,父亲约翰・飞利浦・华铎主要从事修葺房子的屋顶,收入在当时还是比较稳定有余的。华铎小时候的学习情况并未被详尽记录,成长经历在艺术史的研究上多有模糊。他的家族有成员是从事绘画行业的,因此画家这个职业也是被父母接受并看好的,似乎华铎的父母从小就有鼓励他去发展艺术的兴趣。据说他先在瓦伦西亚跟随老师学画画,后来又到巴黎进修。由于这些老师并未扬名,所以后世也很难知道具体情况。后来,他南下巴黎,从事过复制宗教画的工作,这些较为粗糙的画作主要用于大众传播。

到了首都后的华铎感受到了更加强烈的艺术创作氛围。他经常光顾日本版画商皮埃尔・玛丽埃特二世(Pierre II Mariette)的店铺,据传在铺子里结识了画家克劳德・基洛(Claude Gillot),后者邀请华铎到他的工作室工作。身为画家、插画师、剧院内部装饰布景师的基洛可以说是华铎的良师益友,他使华铎爱上了铅笔画和带有剧院装饰感的画面布景。华铎创作了不少和剧院相关主题的作品,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

«法式喜剧» (Comédiens français)

©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rand Palais / Angèle Dequier

«意大利戏剧之爱» (L'amour au théâtre italien)

©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rand Palais / Angèle Dequier

«意大利喜剧演员们» (Les comédiens italiens)

©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rand Palais / Angèle Dequier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同时,华铎在基洛的画室里结识了同辈尼古拉斯・朗克雷(Nicolas Lancret,多画与戏剧有关的主题),他们后来都离开了导师的画室,自行发展,两人亦敌亦友,一时都想进入当时极富盛名的雕刻家兼卢森堡宫管理员克劳德・奥德安三世的工作室(Claude III Audran)。华铎十分赞赏卢森堡宫内鲁本斯创作的玛丽・德・美第奇廊内的装饰,他就此为模版临摹了许多作品。

华铎是具有天赋的,通过大量的练习和思考,他的进步很快,也能够胜任很多艺术创作项目,比如老师奥德安请他协助装饰拉莫特城堡。他在实践中积累经验。

对于十八世纪的艺术家来说,能够入选官方的绘画雕塑学院是一种莫大的荣誉和肯定,这也意味着认识更多厉害的同僚,接触到更多官方的艺术收藏和有了稳定的生活来源。华铎考虑良久,用一幅1717年完成的 «西黛尔岛的朝圣» (le Pèlerinage à l'île de Cythère )作为参选作品,而被官方接受。为此学院也认可了这一新颖的“风雅宴会”主题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西黛尔岛的朝圣»

(Pélerinage à l'île de Cythère)

创作于1717

藏于卢浮宫

可于叙利馆,三楼,917展厅观赏到画作

© 2009 Musée du Louvre / Erich Lessing

INV. 8525

这件作品历时五年才完成,是华铎的代表作,也是“风雅宴会”的最好代表。

希腊诸岛中的西黛尔岛据传是美神兼爱神的阿弗洛狄忒的出生地,是人们的朝圣之地。

所以画面上描绘的便是对西岱岛心生向往的人们。但是画的主题多年来一直被讨论,后世不知道这些爱侣们是刚刚上岛,还是准备离开。人群的朝圣路线是如何安排的,远方的西岱岛是什么样子的都不得而知。

整幅画线条圆润流畅,构图简明,物像的叠加有繁复的一面。人和景是这幅画的精髓:成双的男女间的暧昧的相处体现在了画中人物的姿态上,尽管人相比于景显得很小,但是华铎在细节处理上并不含糊,不甚清晰却足以传神;景的表现上反映出了他对艺术修养,有达芬奇,鲁本斯的影子。尤其是远方雾蒙蒙的天地相融,似乎传达给观众一种可感知的清新湿润感。不同的绿色被细致地层叠在一起,远方的天空用色丰富,有紫色、蓝色、柠檬黄等。真的是仙境一般的景像。

罗丹对这幅画赞誉有加,还写过小评论,他描述所看到的是,深浴爱河的男子和含蓄的女子的互动。此外,华铎的好友,约翰・德・朱丽安娜(Jean de Julienne)也非常喜爱这幅画,因此华铎为友人画了第二个版本,如今收藏在柏林的夏洛滕堡宮。

画稿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L'île de Cythère

©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rand Palais / Angèle Dequier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皮耶霍,过去也称吉尔»

(Pierrot, dit autrefois Gilles)

创作于1718至1719年间

藏于卢浮宫

可于叙利馆,三楼,917展厅观赏到画作

© 2007 Musée du Louvre / Angèle Dequier

M.I. 1121

华铎的这幅画也很有名。图中高大的身着剧服的主人公站立在林间的土丘上,微微收拢的双臂,不自然的双手,毕恭毕敬的腿部站姿,他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他脸部的表情最值得探究,既要表现愉快,又无法掩藏潜入心湖的孤独悲伤感。

画面下方的人物是意大利传统喜剧人物。他们似乎彼此之间在对话,但是他们的出现是一个谜。他们的服装式样以及颜色和皮耶霍的产生了对比衬托的效果。

“皮耶霍”的身份常常被后世议论:画的皮耶霍到底是谁?若是曾经的认为的吉尔,那便是传统喜剧人物;还是依据现实中的模特所画;还是为某位友人所创作;还是画家自己的内心写照?一千个观者可能会有一千个皮耶霍吧。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华铎也创作过不少以皮耶霍为主题的其他载体的作品。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皮耶霍的头部»(Tête de Gille vue de face)

© Musée du Louvre, Dist. RMN-Grand Palais / Angèle Dequier

«皮耶霍»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 Adrien Didierjean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华铎1719年的时候为了养病,去到了伦敦伦敦的艺术圈和他的影响是互相的:他结识的艺术家给予了他灵感,伦敦这个社会的风貌和城市的景象与法国有所不同也激发了他,同时,他的独特风格和主题也受到了许多伦敦圈的法国艺术家的追捧,因而将他的艺术传播给了更多的同行和后辈,比如著名画家托马斯・庚斯博罗(Gainsborough)就是其中之一。

回到巴黎后的华铎也被一圈欣赏他的艺术家、收藏家、画商包围,比如卡吕斯伯爵、画商吉尔桑。华铎的名作 «吉尔桑的画铺»便是在这种友好的氛围下诞生的。此外也不得不提财政大臣皮埃尔・克洛扎(Pierre Crozat)对华铎的扶持,他允许华铎观赏自己的艺术收藏,使华铎受益颇多。

回到巴黎不久后,华铎便病情恶化,被友人安排住到巴黎近郊Nogent-sur-Marne,于1721年去世,年仅37岁。华铎在卢浮宫也有以他命名的展厅,在叙利侧三楼,

华铎对于后辈的影响很大,尤其是对布歇,他也对“风雅宴会”主题情有独钟,创作了不少含蓄的“谈情说爱”的场面。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华铎展厅内景

salle Watteau (salle 36)

© RMN-Grand Palais / René-Gabriel Ojéda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推荐阅读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一段历史 | 让·奥雷诺·弗拉戈纳尔的世俗情爱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一段历史 | 谢弗:浪漫生活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一段历史 | 勒布伦:路易十四的首席御用画师

一段历史 | 华铎和他笔下的“风雅宴会”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