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逆流成河》:三亿票房与五张新面孔

1905电影网关注

从国庆节档提前至9月21日上映的电影《悲伤逆流成河》,在迄今为止的20多天当中已稳步积累下超过3亿票房。抛开郭敬明原著IP的基本盘加成,对于一部全新人阵容的青春片来说,这个成绩足够令人满意甚至惊喜。

《悲伤逆流成河》:三亿票房与五张新面孔

我们同任敏、赵英博、辛云来、章若楠、朱丹妮五位主演的访问是在《悲伤逆流成河》首映路演的后台进行的。

当天是影片的开画日,他们身边的工作人员一边协调着无缝衔接的通告,一边密切关注着排片、上座和票房走势,在同期作品的竞争压力下,《悲伤逆流成河》迈出的第一步只能算是不好不坏。

《悲伤逆流成河》:三亿票房与五张新面孔

而几位年轻人那时则无暇去思考这些数字可能在未来给影片带来的影响,他们正紧张而认真的应对眼前不停向自己抛过来的问题,同时疲惫又兴奋的等待着所有采访结束后即将开始的人生第一场电影首映礼。

“女孩们”

—— GIRLS ——

趁着两场访问的转场间隙,任敏偷跑去一边的桌子上抓了一把小零食,饼干条刚拆开包装咬了一半便被身边的朱丹妮“警告”吃多了可能会变胖。她立刻表情“痛苦”的反驳:“你不要告诉我这个好不好,我真的好饿!”

采访正式开始,任敏又主动组织起几位小伙伴,依次面对镜头推荐他们的新电影,自信、活泼的模样,和《悲伤逆流成河》中塑造的角色判若两人,不难理解为何各种投票环节,她都被其他演员票选是“戏内戏外反差最大”的一个。

《悲伤逆流成河》:三亿票房与五张新面孔

任敏眼中的女主角易遥是个十分边缘化的人物:“所有女孩都觉得很容易得到的爱,对易遥来说却最遥远的事情。”

为了找这种校园霸凌受害者被孤立感觉,拍戏的多数时间里,她刻意减少与其他人的互动,自己独来独往,甚至一度变得情绪抑郁,常常无来由的落泪。

《悲伤逆流成河》:三亿票房与五张新面孔

作为学生时代就读过《悲伤逆流成河》的原著党,任敏很高兴看到自己喜欢的桥段都在电影版中得到呈现:“比如妈妈为遥遥存的学费、比如‘我’的书包被同学扔到河里,顾森西帮‘我’去捡,这都是我看书时的泪点。”她很入戏的回忆道。

为了呈现出“差异化”的感觉,在进行我们这一轮对话时,被票选“反差最大”的不再是任敏,而是变成了唐小米的饰演者朱丹妮:“其实我看小说的时候最讨厌的就是唐小米,没想到未来有一天是自己演了这个角色,这种感觉也挺神奇的。”

《悲伤逆流成河》:三亿票房与五张新面孔

因为演了《悲伤逆流成河》中的最大“反面角色”,朱丹妮一直有点紧张和担忧,她自认是个比较敏感的人,周围的评论都会看。电影上映后有人留言“你挺坏,但演技挺好”,朱丹妮很开心。

“但(有些)上升到我本人的时候其实是很难过的,角色是角色我是我,希望大家能够讨厌小米,但是不要讨厌朱丹妮,谢谢。(笑)”

《悲伤逆流成河》:三亿票房与五张新面孔

现实中的朱丹妮与唐小米反差很大

首映路演,朱丹妮特别邀请了父母来看电影。映后交流环节,朱爸爸真诚又风趣地说,自己看到电影里的“唐小米”也很生气,但是希望大家不要误会,“我女儿是个很善良的孩子”。

朱丹妮透露,这个角色最打动自己的地方就在于“两面性”——唐小米既是加害者,也是受害人。她希望自己对于人物的塑造能够传达一些思考,让每个观众都能引以为鉴。

《悲伤逆流成河》:三亿票房与五张新面孔

易遥在《悲伤逆流成河》中备受伤害,但下场最惨的其实要数被唐小米意外“害死”的顾森湘。“对啊,挺倒霉的,就是个背锅侠。”章若楠谈到自己的角色时笑说,“但她还是美好过的吧,虽然最后有遗憾。”

比起其他人,之前的章若楠不仅银幕经验是零,甚至也完全没有学过表演。她还记得当初去见落落和郭敬明的时候,自己因为一直笑场,甚至连试戏都没办法完成:“我说我做不了这个了。但导演他们就认定我可以完成顾森湘这个角色,一切都可以调整到那个状态,这些鼓励让我很开心也很感恩。”

《悲伤逆流成河》:三亿票房与五张新面孔

章若楠说,自己在理解顾森湘这个女孩时,就是尽力把自己生活中阳光的一面代入进去,用自己最真实的感受来演绎她的“美好和温暖”。从影片上映后观众对这个角色的反应来看,她的努力是成功的。

“男孩们”

—— BOYS ——

路演后台的休息室,导演落落正在和两个朋友聊天。看到赵英博走进来,其中的一个人主动打招呼说:“赵英博你好,其实我是你的粉丝。”看上去总是表情高冷的他在回礼道谢之后低声念叨,“我也是有粉丝的呀”。

《悲伤逆流成河》:三亿票房与五张新面孔

《悲伤逆流成河》主创首次集体亮相的那场发布会上,监制郭敬明曾爆料,与赵英博的第一次见面气氛完全“垮掉”,感觉他完全无意参演这部电影。

再同我们聊到这件险些造成“严重后果”的往事,赵英博有些委屈地解释道:“我当时觉得聊得挺好的,那一次没谈什么试戏的事儿,我自己感觉还挺好,没想到后来导演他们都觉得我不想演。”

《悲伤逆流成河》:三亿票房与五张新面孔

其实当初赵英博内心当中一直万分没底,所谓的“不想演戏”,也不过是担心没有表演经验的自己状态不佳:“怕自己演不好,别再把人家电影给拍坏了,我就不太敢接。”等到真正进入剧组之后,赵英博反而“淡定”了许多。

对于种种压力,他都秉承着“顺其自然”的心态。在其他同伴为上映后“可能被骂”而感到紧张时,他还会半开玩笑的宽慰对方:“没事儿,我们(几个)谁不担心呀。”

《悲伤逆流成河》:三亿票房与五张新面孔

很多时候因为外表看起来“冷”,赵英博难免被误解工作状态不够积极,其实《悲伤逆流成河》上映前后的路演,他一直都在尽自己的最大努力。

被问到是不是最初做演员没想到“附带”的宣传过程会比拍戏还累,赵英博频频点头表情真挚:“说到我们的痛点了!”

连轴转的行程让几个年轻人都感觉“甚至没空崩溃”。任敏心疼地说,首映礼当天的早班机上,赵英博甚至累吐了,但他二话没说依然坚持工作:“其实我真的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悲伤逆流成河》:三亿票房与五张新面孔

电影里的顾森西与齐铭是完全的“冷暖”两面。相比后者的高冷与不善言谈,森西则像是易遥灰暗生命中唯一散发热量的“小太阳”。生活中的辛云来自认为和他“性格特别像”,然而第一次在导演面前试戏,他在空调房里紧张到汗如雨下。

“导演让我试第一次见易遥,我忽悠她的场景,我站在那演,因为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这些,所以特别紧张。空调温度开得挺低的,但我演完之后全身都是汗。”

《悲伤逆流成河》:三亿票房与五张新面孔

在辛云来看来,最初是运气让自己获得了出演《悲伤逆流成河》的机会。为了能够真正理解和进入到顾森西的内心,他在拿到完整剧本之后写下了超过13000字的人物小传。我们很好奇辛云来都给自己标注了哪些重点。

“我没有特别关注哪一处,我是把每一场戏都单列出来了。每一场戏的人物语气、动作、故事背景以及台词,我全部列出来去分析。这种方式能让我深刻的体验这个角色。”他解释道,“在昨晚这些之后,我能感觉到顾森西好像出现了,辛云来好象不见了,这就是最大的意义吧。”

《悲伤逆流成河》:三亿票房与五张新面孔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