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棋手游先行者《契约勇士-塔希里亚战记》:坚持三年迎市场拐点

游研社关注

战棋手游先行者《契约勇士-塔希里亚战记》:坚持三年迎市场拐点

当前几天《契约勇士》的发行方找过来,说他们的游戏又被苹果推荐了时,我是感到非常意外的。因为在我的印象中,这款上线于2015年的独立战棋游戏,在发售之初并不是很成功,也可以说是遭到了市场的冷遇。

这个结果是多方面的原因。从产品自身来说,《契约勇士》是妹子制作人归蝶第一次与几个小伙伴组建独立工作室的作品,还一上来就选了Hard模式——做一款战棋游戏。在当时的移动平台上,毫无先例可循,那会甚至连《火焰纹章》的手游版都远未公布。因此在游戏内容上,是有些不成熟的。因为独立游戏情怀比较重,在游戏上线的最初版本,归蝶希望做一些不那么Pay to Win的付费设计,却反过来同时影响了免费和付费玩家的体验,这些都是产品初期趟过的坑。

从外部来说,《契约勇士》使用了《塔希里亚故事集》的IP,获得了原作者的授权。可能你也听说过这部优秀的作品,曾经在国内杂志《游戏基地》上连在过,后来集结成册,在豆瓣评分非常高,达到了9.4。但归根结底,受众规模不算多大,属于小众精品,指望IP带量不现实。之所以选择这个IP,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归蝶本人很喜欢这部作品,所以希望将其游戏化。

战棋手游先行者《契约勇士-塔希里亚战记》:坚持三年迎市场拐点

而从更大的外部——行业角度来说的话,情况更不容乐观。2015年的中国手游市场,《刀塔传奇》带来的“爆款”兴奋还未褪去,是行业风口最烈、“热钱”最多的一年。别看现在从腾讯到网易再到一干中小厂商,都在打“细分品类”的旗号。但在3年前,整个资本市场都沉浸在追逐大众爆款的气氛中,总是在最主流、最普世的游戏类型中反复挖掘,如卡牌、动作、射击等等。几乎没yb 发行商对《契约勇士》这样注定小众的战棋游戏感兴趣,甚至有些发行商对归蝶的做法报以嘲笑,认为她在做不切合实际的事情。

所以,直到游戏上线,归蝶都没找到合适的发行商,只好选择自己发行,六七人的小团队,同时承担了开发和发行工作。

但也同样是因为非主流的气质,《契约勇士》在亮相之初,得到了不少媒体报道。而在短暂的曝光后,就不见后续的声音了.我有时候回想起来,只是隐约觉得,这么小的工作室,大概已经在现实的重压下解散了吧。

结果,前几天他们的发行商妙聚游戏找过来时,我第一反应先是:这游戏居然还在运营?后来查了一下相关数据,才发现《契约勇士》不仅坚挺运营到了现在,而且在近半年里,被苹果连续推荐有12次之多。

战棋手游先行者《契约勇士-塔希里亚战记》:坚持三年迎市场拐点

现在是2018年,时过境迁,手游市场早已饱和,人口红利基本消耗殆尽,“买量”成本越来越高,在主流类型里一拥而上做大众爆款的策略已经不再适用,所以各家都在瞄准市场细分领域下力气。以往不被重视的小众品类 ,也成为了一些公司里的重点项目。

这些小众品类,其中就包括了战棋游戏。特别是去年火纹手游上线后,取得了很不错的反响。让人们意识到手游和战棋这种节奏较慢、Gameplay较核心的类型也不冲突。苹果后来加大了战棋游戏的推荐,或许也与这种成绩有关。

这么看,《契约勇士》似乎是通过个人努力,熬到了时代进程的改变。

战棋手游先行者《契约勇士-塔希里亚战记》:坚持三年迎市场拐点

通过妙聚这边的朋友,我又联系到了《契约勇士》的制作人归蝶,跟她聊了聊这三年来,她和团队是怎么过来的。

可能你在前文里注意到了,《契约勇士》在上线之初是没有发行商的,只能自己运营。与当年苦寻不到发行商的窘境相比,这次的发行商妙聚,是去年自己找上门的,而且过程十分自然:妙聚这边有喜欢战棋的人先玩到了《契约勇士》,觉得不错,才和归碟这边有了进一步的接触。

按照归蝶的话说:“都没怎么花时间谈(发行),一开始也是发行的人自己在玩,一边玩一边问我们攻略,然后慢慢就认识了。”

同时,因为工作室自己发行了一年,没什么资源,全靠苹果推荐,所以用户量也一直不是很大。后来当有发行找到他们的时候,归碟觉得也是能把游戏再推广一下的机遇。加上发行商对游戏长线运营而不是短线收割的理念和他们比较一致,因此就确定了下来。

7月12日,《契约勇士》将重新开启公测。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款产品应该会迎来第二春。而在这之前,归蝶和她的团队,走过了一段比较辛苦的时光,成员进进出出,人手经常不足。总体虽然不能算赔钱,收入能维持团队的运营,只是现实和原先的构思,总会产生不少出入。

战棋手游先行者《契约勇士-塔希里亚战记》:坚持三年迎市场拐点

3年前,归蝶在游戏上线前曾经接受过一次媒体采访,坦言这样的小众产品,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很可能挣不到多少钱。所以他们接下来的的计划是把游戏发行到“市场环境比较成熟”的海外。

结果,当他们真的开始进军海外时,却遇到一连串的“坑”,归蝶对我说:

“我们找了一家翻译公司很不靠谱,大概也是我们这样的小团队没什么经验,浪费完精力,交完款拖着我们的任务不翻译,后来款也吞了,人也失联了,把我们的海外事项拖到现在还没能顺利发布。我们连这些损失的款项都要不回来,而且还是我自己垫的血汗钱,头发都愁白了。”

归蝶早年在Zynga工作,参与过多个项目,在独立组建工作室前,大概低估了“单干”的难度。几个人集合在一起开始做独立游戏后,这事儿就变成了实打实的创业,所以很多创业中要面临的问题集中到最后就是对她本人是很大的考验,对个人的融资能力,执行能力,组织能力还有项目能力等等全部都是挑战。

于是,归蝶每天几乎15个小时都在干活,没有个人生活,工作室——寝室两点一线,加班累了不想动就睡工作室。由于小团队初期人员不太完善,她还需要兼职商务、人事、行政、财务、制作人,策划等。“只能靠信守承诺的责任态度和想要做个好游戏的信仰撑着,不然几乎很难坚持。”

原本想组一个独立游戏工作室的初衷,在现在的归蝶看来,“大概有点太浪漫太理想了”,现实不断地给她的人生上课。一边做游戏,一边学做人吧。”

但在这三年间,她个人的心态也成熟了不少。用自己的话说就是心态更平和了。被苹果推荐多次后,有更多的发行商看到游戏后来主动联系他们,和之前他带着游戏到处跑各种发行不被认可的境遇有很大的变化,这给了归蝶不少安慰和信心。

“现在即便是碰到很糟糕的事也不会伤心抑郁很久,不像一开始很有少女范,早前碰到些同伴背叛这样的事情还会流泪,碰到看不起我们的业内或投资人或者碰到有玩家对我们冷嘲热讽,误解曲解什么的,还会心塞,现在都觉得无所谓了。”

《契约勇士》在上线之初,有过一些不成熟的设计,在后来运营过程中,游戏一直在更新,增加了不少功能。近期工作室完成了一款新资料片,属于游戏的核心更迭,算是收集了各方面反馈之后集中的优化调整。

那么,经过市场的变迁,战棋游戏可以摆脱小众领域了吗?其实战棋冷门属性一直没有变化,也并不会突然变成大众向游戏。而所有的公司,也依然在追求所谓的“爆款”。,只不过从全渠道和全品类中的大众向爆款,退而求其次,成了在每个细分品类中寻求爆款。

这次主动上门代理《契约勇士》的妙聚,也是这样一家希望在策略游戏领域凸显优势的发行商。妙聚是一家老牌的策略游戏厂商,代理《契约勇士》只是第一步,未来他们还希望与更多的SLG和策略游戏开发商合作。这类游戏的用户其实不少,但缺乏统一的用户画像,不像二次元用户会集中到B站这样的大本营中,很多是分散到了各处,因此如何将他们找出来,就成了策略游戏发行的难点。通过集中发行多款策略游戏,可以起到巩固策略游戏用户群体的作用。

这也是常规的大众消费领域常见的发展过程,从大而全到重视细分市场,再到市场融合,周而复始。这是一个市场成熟化发展的必然,经济发展,物质丰富,所以人们的需求也细化了。从随便找游戏来打发时间,到追求一些有特色的或者更高品质的游戏来满足审美疲劳的需求。在这个不断变迁的市场里,希望敢于在早年吃“战棋”这口螃蟹的《契约勇士》,能迎来一个好的发展。

热门推荐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