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机构类金主狂抛81%的特斯拉持仓 持股比例不足1%

金融界关注

美国最大的共同基金管理公司之一T. Rowe Price(中文或译为普信集团)一直是除马斯克之外的特斯拉最大股东。其最新发布的13F报告证实了一个月前的媒体报道,即这一知名机构投资者、特斯拉背后的大金主正在大举减持特斯拉股份。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13F季度持仓文件显示,截至2019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内,T. Rowe Price持有特斯拉普通股167.41万股,较2018年12月31日为止的去年四季度所持893.77万股骤降81.3%,而上一季度已较去年三季度持股减少了48.6%。

据FactSet统计,截至2018年9月底,T. Rowe Price曾持有特斯拉普通股1738万股,约占特斯拉总流通股份的10.1%,去年12月底的持仓降至特斯拉流通股的5.2%。若按照纳斯达克提供的特斯拉流通股数1.72亿股计算,昔日的大股东目前仅持有特斯拉不足1%的股份。

不过,T. Rowe Price仍持有特斯拉181.2万份可转债,基本环比保持不变,价值186.6万美元。如果特斯拉股价达不到可转债的转股价格,特斯拉需用现金偿还这批债务。前不久特斯拉刚刚用9.2亿美元现金偿还了一批到期不能转股的可转债。

(上图来自T. Rowe Price的最新13F文件)

相比之下,T. Rowe Price在一季度对社交巨头Facebook的增持幅度最大,截至3月31日持股1.08亿股,价值近180亿美元,较去年四季度末持股增加近20%,与去年四季度的增持幅度相同。今年一季度,按照所持个股在投资组合中的权重高低排列,前五大持股依次是亚马逊、微软、Facebook、谷歌母公司Alphabet和波音。

(上图来自:whalewisdom.com对该份13F的总结)

4月18日路透社曾援引金融数据提供商Refinitiv的统计称,今年一季度,T. Rowe Price抛售了所持特斯拉92%的股份。不过当时仅统计了这家基金公司的部分基金,T. Rowe Price集团旗下管理的其他基金也有可能持有特斯拉股票。

一个月前的数据显示,从去年底到今年3月31日,T. Rowe Price全球增长股票基金(Global Growth Stock Fund)抛售了所持1/4的特斯拉股票,另一只“增长股票基金”(Growth Stock Fund)清仓了特斯拉全部持股,蓝筹增长基金”(Blue Chip Growth Fund)则减持了82%的持股;当时T. Rowe Price集团旗下共有六只基金完全清仓了特斯拉持股。

分析指出,T. Rowe Price从2015年开始建仓特斯拉,2016年被特斯拉证实入列前五大投资者,最终资产管理规模超过1万亿美元的T. Rowe Price成为特斯拉第二大股东,也是最大的机构类股东,但从去年三季度末开始连续大幅减持了两个季度。

去年下半年,特斯拉首次连续两个季度实现盈利,去年四季度股价累涨26%,但今年一季度累跌16%。5月15日周三收跌0.2%,报收231.95美元,较去年三季度末、即T. Rowe Price开启大幅度减持之前股价下跌12.4%。

最大机构类金主狂抛81%的特斯拉持仓 持股比例不足1%

今年一季度是特斯拉相对艰难的时期。旗下电动车交付量6.3万辆,较上季度环比下降31%,被分析师寄予厚望的“平民神车”Model 3交付量5.09万辆,略低于预期,Model S和X的交付量创2015年三季度以来最低。此外,公司CEO马斯克还被SEC起诉藐视法庭,已达成的和解再生波澜。

一季度交付量公布后,众多投行纷纷下调特斯拉目标价,Cowen将未来12个月目标价下调至170美元的华尔街预期低位。摩根士丹利近期认为,一季度特斯拉Model S和X销量同比下降45%的趋势将贯穿全年,并进一步影响到公司利润率和现金流;如果特斯拉股价低于232.30美元,马斯克将面临追加保证金或追加股票作担保的要求:

合理猜测,马斯克目前的贷款总额约为8亿美元,这意味着,他需要以32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作为抵押。

同时,二季度特斯拉面临裁员、关店、线上网店策略摇摆不定、研发新车型、解决现有车型交付不畅等诸多困难,可能成为大型股东暂时对股票感到悲观的理由。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工信部约谈电信

  • 印度股市创新高

  • 公主抱女友手骨折

  • 花莲4.5级地震

  • 天津航空故障返航

  • 苏州市场发生火灾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