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行贿、投资P2P暴雷、药品不合格,修正药业难卖“放心药”

蓝鲸关注

修正药业上市之路也是十分曲折,曾在上市关键阶段停下脚步,这些年来“绯闻”不断,直到近日吉药控股公告将收购修正药业100%股权,为修正药业借壳上市敲了章,虽然未披露具体细节,就目前情况看来,在这一场借壳交易中双方也都打着各自的小算盘。

虽未上市,但作为“500强民企”、拥有多款明星产品的修正药业依旧活跃在大众视线里,只是近年来负面消息要远大于正面,违法广告、药检不合格、“毒胶囊”事件,以及董事长修涞贵牵涉其中的行贿案、P2P投资暴雷等,如今这些过往给这场收购带来了众多不确定因素……

董事长行贿、投资P2P暴雷、药品不合格,修正药业难卖“放心药”

这是一场“双赢”的交易

7月11日,吉药控股一连发布了两条公告,一条公告终止此前控股股东卢忠奎和黄克凤夫妇,股东孙河、梅河口金河德正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与吉林省吉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盛资管)签署的《股权转让意向协议》,吉盛资管则是吉林省国资委全资子公司,如此一来吉药控股等于放弃了“卖身”国企的大好机会。

另一条公告则给出了解释,吉药控股已经找好了下家,拟通过发行股份等方式购买修正药业100%股权,而修正药业一直稳居中国制药企业第二名的位置。说不上哪一种方案更好一些,但相比目前吉药控股的境况都是占优项。

董事长行贿、投资P2P暴雷、药品不合格,修正药业难卖“放心药”

把这一场收购比作“蛇吞象”一点都不为过,毕竟位居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前列的修正药业近5年营收规模持续增长,稳定保持在400亿以上,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显示,修正药业2018年营收再创新高,达到637.63亿。对比之下,虽然吉药控股近5年营收也有不错的增长,但2018年最高也才达到9.42亿,不足修正药业的六十分之一。

虽然公告没有披露这场收购的一应细节,但两方却都有自己的“小算盘”。

对吉药控股来说,业绩陷入困境、本想靠“买买买”翻身却越陷越深,7月12日晚间发布的半年度业绩预报显示归母净利润将比上年同期下降80.08%-66.8%,原因主要还是多起并购导致期间费用增加,同时并购贷款增多也加大了财务费用的压力。

董事长行贿、投资P2P暴雷、药品不合格,修正药业难卖“放心药”

而对于修正药业来说,这也是圆其“上市梦”的好机会,尝尝创业板开放借壳后的第一只螃蟹可能也不错。

猫妹整理了修正药业近5年来营收增长情况,2014-2018年营收规模从400.18亿增长到637.63亿,累计增幅达59.34%,但仔细看来修正药业营收的增长速度确是呈下降趋势,2018年增幅仅为0.25%。

董事长行贿、投资P2P暴雷、药品不合格,修正药业难卖“放心药”

要维持六百亿营收规模增长所需的流动资金量自然也是巨大的,但近年丑闻频出的修正药业也需要通过上市来拓宽融资渠道,未来犹未可知,但起码目前看来是“双赢”的。

没法放心的“放心药”

作为医药行业龙头,姑且不论其业绩是升还是降,单说其历年来屡次登陆药品质量检验“黑榜”,修正药业配不上广告里宣称的“良心药、放心药、管用的药”。

猫妹查询了披露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网站关于修正药业历年涉及的违规事件,其中一种就是违法广告,据公开资料显示2001-2005年共有7条违法广告公告涉及修正药业,包含多款药品产品。

2001年由于擅自篡改广告内容导致“斯达舒胶囊”、“颈腰康胶囊”、“猛龙片”被多地食品药监局收回相关广告文号,同年又因未经审批、伪造广告批准文号发布药品广告而收到河北省药监局发送的违法通知书。

2004年,同样由于未经审批、使用过期批准文号、伪造冒用批准文号等原因,修正药业所产药品“明目蒺藜丸”4次出现在违法药品广告公告汇总通知中,共计进行违法广告26次。多次处罚公示并没能引起修正药业足够的重视,2005年其生产的“保心宁片”和“温肾前列胶囊”再次因违法广告合计24次而被通报。

如果说违法广告还能归责于宣传营销策略不够严谨,那么后来的药检不合格、“毒胶囊”事件彻底让“放心药”没法再放心。

2009年、2016年修正药业所生产的药品“布洛芬制剂”、“利肝隆颗粒”分别因“溶出度项”、“细菌数”不合格而未能通过药品质量检查。

董事长行贿、投资P2P暴雷、药品不合格,修正药业难卖“放心药”

另外,2014年药监局在进行飞行检查时发现修正药业(柳河厂区)原料库存放用于生产肺宁颗粒的药材返魂草部分发生霉变变质,同时还发现修正药业存在编造虚假检验报告的行为,这一次可不只是简单的通报整改,应总局要求吉林省药监局依法回收药品GMP证书,修正药业丢掉了相关药品的生产资格。

董事长行贿、投资P2P暴雷、药品不合格,修正药业难卖“放心药”

在修正药业历年出现的药品质量问题中,“毒胶囊”事件最为严重,2012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通报,修正药业100906批次“芬布芬胶囊”和111010、110114批次“酚咖麻敏胶囊”铬含量超标,超标幅度为75%和100%,此前,央视也曾报道“问题胶囊”铬超标产品名单就包括修正药业100901批次“羚羊感冒胶囊”。

董事长行贿、投资P2P暴雷、药品不合格,修正药业难卖“放心药”

虽然事后修正药业召回并焚烧了不合格胶囊产品,但据媒体报道,当时终端药品下架,无法产生现金流,资金链存在断裂风险,造成损失约70亿,而最重要的是,修正药业一时之间声名狼藉,“良心药”彻底丢掉人们的信任。

据国家食药监局网站显示,最近一次是在2019年5月15日,修正药业旗下保健品“修正牌B族维生素片”未通过保健食品生产批准。

管不住自己的“管用药”

药品质量问题频现,董事长也是黑料缠身。据启信宝显示,修涞贵直接持有修正药业29.52%股权,通过通化修正实业有限责任公司间接持有修正药业68.6%股权,合计持有98%股权,是绝对实控人。

董事长行贿、投资P2P暴雷、药品不合格,修正药业难卖“放心药”

2017年修正药业也没躲过医药企业的通病“行贿”,而实施人正是董事长修涞贵。据裁判文书网显示,在对曾担任吉林省靖宇县县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县委书记的褚来福“受贿案件”进行判决时罗列了十余项罪行,其中一项就是在2007、2010年分别收受修正药业董事长修涞贵10万、15万通化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

董事长行贿、投资P2P暴雷、药品不合格,修正药业难卖“放心药”

事实上,修正药业和修涞贵的“黑历史”还远不止这些,熬过了“毒胶囊”后面还有“P2P暴雷”。

2017、2018年修涞贵投资了多家P2P平台,包括永利宝、火理财、钱保姆、钱庄网、宜湃网、微金石等,2018年下半年基本全都踩雷。其中火理财母公司上海潇谦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其中一大股东浙江名天汽车发展有限公司就是由修涞贵与人投资创立的,而据启信宝显示,“火理财”又是隶属于“永利宝”旗下的APP,另外,钱庄网甚至直接以“修正集团董事长修涞贵旗下公司康融汇通有限公司战略投资入股钱庄网”作为宣传标语,其余几家业余修涞贵和修正药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关于修涞贵入股P2P平台的动机,曾有媒体质疑是由于修正药业缺乏流动资金而上演的“自融”戏码,后来修正药业则回应称“自身不存在问题”。

如今,吉药控股的这份公告还只是修正药业再次谋划上市的一个开始,最终能否成为创业板借壳第一例还存在着极大的未知数……(蓝鲸产经 徐晓春)

热门评论
一目连
一目连

“对比之下,虽然吉药控股近5年营收也有不错的增长,但2018年最高也才达到9.42亿,不足修正药业的六十分之一”这是真的吗?

公司发给我
公司发给我

敲黑板--“猫妹整理了修正药业近5年来营收增长情况”

打开APP看精彩评论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法国建太空指挥部

  • 王嘉尔食物中毒

  • 白敬亭林俊杰同框

  • 许昕险胜晋级决赛

  • 中国火车古巴通车

  • 网上抢红包要缴税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