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万股东锅从天降!新大洲A明天戴帽 前董事长掏空公司4.77亿元遭占用

金融界关注

新大洲A的股东们周末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先是去年年报加今年一季报的经营数据全面滑落由盈转亏,昨晚又一夜之间“戴帽”,真是有苦难说。

与大股东高达4.77亿元的资金占用纠纷被公之于众,深交所今早火速介入问询,9万投资者能否全身而退?

连夜戴帽!4.77亿去向何方

位于海南的新大洲A在摩托车领域小有名气,但其目前的核心业务为食品加工销售、煤炭开采和物流运输,由于股权较为分散没有名义上的实控人。

2016年上半年尚衡冠通通过协议受让股份成为新大洲A第一大股东,其实控人陈阳友最初的计划是欲借壳新大洲A将其实控的恒阳牛业上市(陈阳友控股35.65%),但两年后(2018年2月)宣布终止,理由是并购耗时太久标的基本面发生变化。

虽然借壳失败,但陈阳友顺利成为了新大洲A的董事长,在此后几年间将部分牛肉食品加工的相关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并在2016年为此陆续设立了几家全资子公司,其中就有上海恒阳和宁波恒阳。

而这两家子公司,正是本次公告中的“主角”。在陈阳友的操纵下,上海恒阳从恒养牛业及其子公司处大量采购牛肉,而宁波恒阳则又将牛肉出售给恒养牛业。就这样简单粗暴的大股东与上市公司进行了密集的关联交易。

根据昨晚公告,宁波恒阳对恒阳牛业的营收账款余额超过了销售产生的应收账款,形成了1426.36万元非经营性占用;而上海恒阳在与恒阳牛业的交易中,更是预付了7.41亿元采购款而只入库了1.17亿元的牛肉,调整后非经营性占用4.63亿元。

由此,大股东非经营性占用新大洲A合计高达4.77亿元,并预计在一个月内无法解决,新大洲A主动申请戴帽,这大概率又是一起大股东掏空上市公司的案例!但考虑到其仅有10.99%的持股比例,新大洲A的内控或存在严重问题。

民间借贷!上市公司被掏空?

在陈阳友的“魔爪”下,2018年前三季度新大洲A的经营性净现金流为-3.06亿,而2017年同期为2.40亿 ,悉数被陈阳友通过关联交易装进了自己包里。

即便新大洲A因此生产经营陷入困境,陈阳友还是没有放过,以其为担保进行民间借贷,为此使得新大洲A因多笔纠纷遭到起诉,被列入失信企业,而陈阳友也因此成为失信人,其通过尚衡冠通间接持有的新大洲A10.99%股份已悉数被多个法院轮候冻结。

9万股东锅从天降!新大洲A明天戴帽 前董事长掏空公司4.77亿元遭占用

此前3月21日新大洲A披露,过去12个月公司诉讼、仲裁累计发生金额2.79亿元,占2017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12.79%。该公告中对于前述的民间借贷纠纷也有补充内容,称“相关人员对证券法规知识学习不够,未能及时向本公司报送信息”,彼时经过检查才“刚刚”发现。

去年末新大洲A还因涉及商业承兑汇票未能如期兑付、欠税、股权纠纷案等事项,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部分资产遭查封,一切都在风雨飘摇中。

高管出走 鼎晖系能否力挽狂澜?

不过新大洲A的这种解释难免有些“儿戏”,有市场人士对天眼君表示,之前新大洲A可能是试图掩盖部分问题,一般情况下不到万不得已上市公司不会主动披露,但随着年报期将近恐怕也是不得不发。

新大洲A去年年报和一季报数据相当难看,去年巨亏8.38亿元,今年一季度又亏3500-4200万元,基本上已经把过去十多年的净利润一把亏光。

9万股东锅从天降!新大洲A明天戴帽 前董事长掏空公司4.77亿元遭占用

9万股东锅从天降!新大洲A明天戴帽 前董事长掏空公司4.77亿元遭占用

而面对“烂摊子”高管纷纷离职,而陈阳友本人自2017年9月辞去董事长职务后,于今年1月彻底卸任所有职务,给出的理由是身体原因。据悉其2016年担任董事长后曾突发脑淤血,有投资者评论“人在做天在看”。

9万股东锅从天降!新大洲A明天戴帽 前董事长掏空公司4.77亿元遭占用

2018年12月,新大洲A第一大股东深圳市尚衡冠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尚衡冠通)的合伙人及其所持合伙份额发生变更,著名PE机构鼎晖系以仅仅2元的价格接下其42.86%的LP(有限合伙人)份额,份额增至85.72%。

在2018年9月陈阳友就曾以脑中风病情加重为由,宣布聘请鼎晖系向其提供与尚衡冠通日常运营相关的顾问服务,彼时就有分析认为,鼎晖系已实质性介入新大洲A。不过目前鼎晖系因财产保全一案,已申请对陈阳友所持新大洲A的10.99%股份予以冻结。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巫山机场试飞

  • 央行心形纪念币

  • 戴姆勒主管道歉

  • 首批5G手机到位

  • 巴黎圣母院大火

  • 朴有天被警方搜查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