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兄弟首亏近11亿 因商誉减值?冯小刚郑凯要赔8000多万

北京时间关注

近日,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谊兄弟”)发布2018年年报显示,当年实现营业收入38.91亿元,同比下降1.40%;实现归母净利润亏损10.93亿元,同比下降231.97%;归母扣非净利润11.81亿元,同比下降1001.40%。这是华谊兄弟自2009年A股上市以来归母净利润首年亏损。华谊兄弟将亏损原因归结为“重点电影项目的票房失利和商誉减值”。

华谊兄弟曾经是当仁不让的电影业龙头、“华语电影第一品牌”,巅峰时期创造了市值逼近800亿的神话,如今却跌下神坛,交出了上市以来最差的一份年度成绩单。

主要因为商誉减值?

华谊兄弟在2018年投资的电影,除了《芳华》和《前任3:再见前任》共计产生约19亿元票房之外,其余几乎全军覆没。《遇见你真好》《狄仁杰之四大天王》《小偷家族》《江湖儿女》《胖子行动队》《找到你》《云南虫谷》单片票房均未超过7亿元,加总票房仅约15亿元。

这对以依然以“影视娱乐”为主要营业收入来源的华谊兄弟来说,的确不是个好消息。华谊兄弟2018年财报显示,“影视娱乐”实现主营收入36.57亿元,占总营收的94%。 此外,“品牌授权及服务”营业收入为1.5亿元,营收占比为3.9%,较上年同期下降42.15%。“互联网娱乐”营业收入为5260.6万元,营收占比为1.4%。

值得注意的是,华谊兄弟财报显示,2018年“影视娱乐”较上年同期相比上升8.39%,2018年华谊兄弟营收只是同比下降1.40%,按照下图2006年到2018年的营收对比,2018年并不算华谊兄弟的营收的洼地。为何归母净利润2017年能实现8.28亿盈利,2018年却亏损10.93亿元?

财报中提到,2018年,华谊兄弟计提了约9.7亿元的商誉减值,逼近2018年归母净利润亏损金额10.93亿元。

财报显示,约9.73亿元的商誉减值主要来自华谊兄弟此前投资的公司。其中,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常升”)减值约2.42亿元,深圳市华宇讯科技有限公司减值约2.29亿元,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阳美拉”)减值约3.02亿元,GDC Tech BVI减值约2亿元。

工商资料及华谊兄弟公告显示,此次减值约2.42亿元的浙江常升原为演员张国立公司,2013年5月注册,2013年10月被华谊兄弟以2.52亿元收购70%股份。

收购时,华谊并没有直接在公告中披露浙江常升的营收和净利润情况。但公告称,“交易是依据浙江常升 2013 年预计税后净利润的 12 倍确定浙江常升的公司估值,即浙江常升在浙江华谊投资之前的估值按人民币 3.6 亿元计算”。按此计算,浙江常升当时价值为3000万。该收购在当时引发媒体热议,有报道称,该收购实为36倍高溢价收购,浙江常升实际价值为1000万元。

华谊兄弟在东方财富中的2018年财报说明中提到,“2018年播出剧集较少,多个优质储备项目在开发制作过程中,未能于报告期内实现完片播出,收益预计将在以后年度体现。由霍尔果斯华谊兄弟浩瀚星空影视娱乐有限公司与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出品的电视剧《好久不见》于2018年3月26日在东方卫视、爱奇艺全国首播,腾讯视频、优酷同步播出。同时,报告期内还参与了多部电视剧投资,主要包括《七月与安生》《边境》《绝密者》《孤战之生死营救》等。”

华谊兄弟财报中关于浙江常升商誉减值的说明为,“未来现金流量基于管理层对截至评估基准日已播出但未确认收益的电视剧项目相关收益确定,并采用17.30%的折现率。在预计未来现金流量时使用的其他关键假设还有:假设国家现行的有关法律法规及政策、国家宏观经济形势无重大变化,与资产组相关的业务所处地区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环境无重大变化;假设有关利率、汇率、赋税基准及税率、政策性征收费用、融资条件等不发生重大变化;假设无其他人力不可抗拒因素及不可预见因素对资产组及其对应的经济体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此次商誉减值金额最高、达到3.02亿元的东阳美拉,情况与浙江常升类似。工商资料及华谊兄弟公告显示,东阳美拉原为导演冯小刚持股99%,陆国强持股1%,2015年9月注册,2015年11月被华谊兄弟以10.5亿元收购70%股份。收购时,东阳美拉资产总额为1.36万、负债总额1.91万、所有者权益-0.55万元。该收购同样引发媒体高溢价收购质疑。

资料介绍称,东阳美拉是一家影视传媒公司,业务包括影视剧项目的投资、制作,影视剧本创作、策划、交易等,已经储备和开发的项目包括电影《手机2》、电影《念念不忘》《非诚勿扰3》《丽人行》、电视剧《12封告白信》及综艺节目等。

根据华谊兄弟2018年年报,去年,东阳美拉营收1.4亿元,净利润为6500万元。华谊兄弟给出的东阳美拉商誉减值的说明与浙江常升类似。另外,根据此前的业绩对赌协议,东阳美拉2018年净利润应不低于1.32亿元,冯小刚需要向华谊兄弟缴纳近7000万元的“业绩赔款”。

净利润未“达标”原因,或与崔永元事件有关。从2018年5月开始,崔永元揭露娱乐圈偷税漏税问题的一系列大动作,此后冯小刚的电影《手机2》彻底进入宣传低谷期。2018年9月,网上甚至流传起冯小刚、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及总经理王中磊被通缉的消息。

战略失误的结果?

在华谊兄弟2018年年报中,值得注意的另一件事情是,华谊兄弟占股70%的另一家公司,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阳浩瀚”)的股东、演员郑恺需要向华谊兄弟缴纳近2000万元的业绩补偿款。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10月,华谊兄弟以7.56亿元收购东阳浩瀚70%股权时,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郑恺、杜淳、陈赫6位明星为东阳浩瀚股东。

近年来,华谊兄弟以入股形式与像浙江常升、东阳美拉、东阳浩瀚这样的公司形成了较为稳定的合作关系。影视出品人赵雨(化名)向时间财经表示,华谊兄弟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与这些公司背后的导演、演员等形成捆绑合作。当年,那些公司刚成立,只是一个壳,就能被高价收购,华谊兄弟看中的就是公司背后的人。在这种高溢价收购明星持股公司的合作模式之下,华谊兄弟其实并不是很强势。

公开资料显示,华谊兄弟在2000年创建成立,是当时中国第一家专业的艺人经纪公司。鼎盛时期,华谊兄弟同时拥有李冰冰、范冰冰、周迅、黄晓明、邓超等大牌明星的经纪约,凭借着当家的一众大牌明星在中国娱乐圈坐拥半壁江山。截止2009年上市,华谊旗下还握有76位明星,一时风光无两。

为何如今华谊兄弟在导演、演员等面前成为较为弱势一方?赵雨称,“华谊兄弟有段时间不务正业,人家(导演、演员等)不跟它玩了。”

2009 年,华谊兄弟定下“去电影化”战略。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曾作出这样的解释:“去电影化,不是不拍电影,而是不能只拍电影”。有解读称,“去电影化”战略的最终目标是像迪士尼、福克斯等众多好莱坞大电影公司一样,从传统的制片还有发行商的角色升级成为横跨电影、电视、流行音乐、书籍出版、网络游戏、实景文化、互联网等诸多文化领域的娱乐媒体集团。

时隔5年,2015年1月,北京商报发一则报道《华谊兄弟跌出电影市场前三》称,“日前艺恩票房给出的智库数据显示,2014年民营影视公司发行国产片票房排名前三的分别是光线传媒、博纳影业、乐视影业,而在2012年,2013年均为冠军的华谊兄弟则意外跌出三甲,位列第四,电影票房收入只占国产电影全年票房的7%。”

2016年3月,中证网也报道称,华谊兄弟“去电影化”,导致其彻底丧失电影行业老大地位。

中证网称,华谊兄弟从2010年开始全面扩张,涉及经营模式、资本投资、IP经营、影院建设等方面。2009年,华谊兄弟上市初参控股公司数量为6家,到2016年3月,这一数字已经达到100家左右。

在“去电影化”的过程中,随着不断淡出电影,华谊兄弟逐渐丧失了电影行业的老大地位。

上海交大管理学院教授李杰的研究案例显示,华谊的电影发行份额在2014年发生了较大下跌。2012年和2013年,华谊的市场份额达10%、12.5%,仅次于中影和华夏两大龙头,远超光线、博纳等公司,但在2014年,华谊却下跌至第八位,市场份额仅有2%,落后于光线、博纳、万达、乐视等公司。除了市场份额外,华谊兄弟用牺牲影视产业换来的市值也被同行超越。

“去电影化”的这些年,华谊兄弟还失去了演员、明星们的青睐。据报道,2010年左右,章子怡、范冰冰、李冰冰、周迅等人纷纷离开华谊兄弟自立门户,2011年当家的葛优也离开华谊兄弟。2015年底,华谊兄弟停止“去电影化”战略,重新聚焦电影战略,手下已无几员大将。

于是,华谊兄弟开始采用高溢价收购明星、演员、导演等人的公司的方式,试图与他们形成新的绑定关系,挽回影视人才。这才有了2015年华谊兄弟高价收购东阳浩瀚和东阳美拉70%股权的事情。

但显然,这种代价较高的捆绑合作方式,给华谊兄弟埋下了隐患,至少目前的情况来看,高额商誉减值带来了华谊兄弟上市来首次高额亏损。而股民们将如何看待高额商誉减值,也是一个问题。部分股民在东方财富等处评论称,认为华谊兄弟高溢价收购及高额商誉减值的做法,有“利益输送”、故意减值嫌疑。(北京时间财经 乔治)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办离婚开车撞妻子

  • 詹姆斯欢迎浓眉

  • 汕大本科学费全免

  • 林志玲老公首现身

  • 阜阳工地铁轨滑落

  • 王俊凯帮杨紫拎包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