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恶意摘牌变形记

中金在线关注

截至7月11日,全国股转系统已经分三批终止了接近150家企业在新三板市场挂牌,也就是目前这些企业基本上被排除了恶意摘牌的可能性。

“公司能不能不发年报让全国股转公司强制摘牌,这样是不是摘牌的速度会快一些?”上海地区一家新三板挂牌企业董秘向记者发问。

如果说,2017年新三板市场挂牌企业恶意摘牌的还是个体事件的话,那么今年以来,新三板被动摘牌或者说恶意摘牌的群体迅速扩大。

截至7月11日,2018年年报披露窗口期中,有330家企业未能披露年报,而这其中便包含了多家“坐等摘牌”的公司。

实际上,新三板恶意摘牌的演变不仅体现在数量上,恶意摘牌群里的诉求和目的都在呈现多元化的发展趋势。

首家让市场意识到企业存有恶意摘牌可能性的企业是亨达股份,作为2014年在新三板挂牌的企业,一度被市场认为是新三板的绩优股。

在2016年分层中,亨达股份成功入选创新层。但2016年开始,亨达股份频繁出现一些争议事件。先是公司业绩蹊跷大幅下滑,随后还屡次卷入劳资纠纷。另外,在券商核实问题之时,亨达股份也拒不配合。

全国股转系统通过多次询问延阻了亨达股份主动摘牌的进度,随后股东大会上亨达股份摘牌的议案被否,自此,亨达股份转向了另外一个极端,便是以不披露年报来等待被动摘牌。

时至今日,亨达股份也没能完成摘牌,而其2016年至今的年报也均未披露。但这一过程中,亨达股份被监管层查出在此前的会计年度多次虚增利润,就在本周(7月9日),全国股转公司对青岛亨达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责任人采取自律监管措施。

不过并非所有被动摘牌的企业都是问题企业,随着情况的演变,2019年一些想要摘牌但摘牌诉求得不到其他投资者认同的企业也选择被动摘牌、恶意摘牌这种行为。

不披露2018年年报的企业主要有三个特点,即:一是经营业绩普遍较差。二是融资交易不活跃。三是少部分公司存在公司治理不健全、涉嫌违规等事项。

图3-2018H2-2019H1新三板摘牌月度变化情况

新三板恶意摘牌变形记

2019年上半年,共计923家企业从新三板摘牌。4月,330家新三板公司集中摘牌,达到近一年来摘牌峰值。

如今新三板进入缩量时代,企业摘牌问题频现,这其中恶意摘牌数量上升和目的多元化显然对新三板市场有着严重的副作用。

7月11日,新三板挂牌企业南北天地董秘崔彦军便表示:“恶意摘牌现象是新三板的毒瘤,投资者往往血本无归,投诉无果。严重侵害了投资者的交易权,会进一步打击新三板投资者热情。

截至7月11日,全国股转系统已经分三批终止了接近150家企业在新三板市场挂牌,也就是目前这些企业基本上被排除了恶意摘牌的可能性。

无疑恶意摘牌是新三板发展至今的时代产物,实际上即便是“顶格处罚”在很大程度上是治标不治本,恶意摘牌问题的解决也需要多方化解。(21世纪经济报道、东四十条资本)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40款APP点名整改

  •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

  • 常州奔驰连撞多车

  • 拒绝挪车两人身亡

  • 作家苏叔阳逝世

  • 台风丹娜丝生成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