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冒警察,“戏精”入戏12年

汉中身边事关注

来源:检察日报

十余年“从警”,他从“派出所民警”升到“市公安局副局长”——假冒警察,“戏精”入戏12年范跃红 许梅 吴鹏

假冒警察,“戏精”入戏12年

王晓峰曾经与人合伙开过印刷厂,因为亏损欠债,此后开始找各种理由骗钱。

直到现在,陆小慧(化名)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老公竟然是个假警察,而且骗了她整整7年。

她的老公,今年41岁的浙江省海盐县男子王晓峰,堪称“戏精”。凭着网购来的警察行头,他在妻子、朋友眼里俨然是个标准的“人民警察”。在他十余年的“从警”生涯中,一路高升,从“派出所民警”升到“市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再到县级市“公安局副局长”,“官”越做越大。说来,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灵机一动,当了“警察”

初中毕业后的王晓峰在当“警察”之前,只是在小县城里做点小生意。

2006年,当时王晓峰的哥哥涉及一起债务纠纷案要请律师,是王晓峰出面请了一位王律师。为了让律师办案用心一点,王晓峰随口瞎说自己之前在海盐某派出所当过警察。王律师居然信了,对案子也用心不少。

此次经历让王晓峰感到“警察”的分量,他专门从网上花830元购得假的警察春秋制服、长短袖衬衫和警用皮带,卖家赠送了一套“两杠两星”的警察肩章,他自己又PS图片自制了一枚6位数字的警号徽章。从此,王晓峰开始入戏。

后来,王晓峰哥哥的案件了结之后,王律师专门请王晓峰喝茶,同时也叫了李某、魏某等王晓峰的朋友。就这样,王晓峰的警察身份在朋友圈里慢慢传开了。

当了警察,有些人便找王晓峰办事。王晓峰运气似乎也特别好,接连好几个亲戚朋友找他办事,他都给“办”下来了。

假戏真做,越演越精

2011年,王晓峰在一个朋友的饭局上认识了陆小慧,后来成为他第二任妻子。陆小慧说,第一次见面,朋友跟她介绍,王晓峰是嘉兴市刑侦支队的民警,当时吃饭的一桌人也都认为王晓峰是警察。

后来的交往中,王晓峰经常给她讲自己以前在东北打黑、破案的事。陆小慧也仔细看过王晓峰的警察证,上面的照片是王晓峰本人,职位是副处级侦查员。那些听来惊心动魄的破案故事,让陆小慧对王晓峰满心崇拜。

两人结婚后,王晓峰每天穿着警服上下班,平时经常值班、加班。在乌镇召开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王晓峰更忙了,一连几个星期没回家,陆小慧打电话过去,王晓峰总是安慰她照顾好自己,说他有安保任务。

后来,王晓峰又“升任”了副支队长。看到电视上、网上说警察加班是常事,陆小慧慢慢地也就习以为常了,踏踏实实做好一名警嫂。

然而,王晓峰并非毫无破绽。陆小慧的表哥有个警察朋友,陆小慧和王晓峰谈婚论嫁前,曾托朋友查过王晓峰的警号,当时没查到他的身份。面对陆小慧的追问,王晓峰轻描淡写地说,自己有两个身份证,两个号码后面的尾数不一样,而他在中国刑警学院读书时用的是老身份证,所以查不到警号。

值得一提的是,在两人结婚的大喜日子里,王晓峰在老家办了酒席,但当天王晓峰没有一个警察同事到场。陆小慧的父亲觉得奇怪,王晓峰解释说,同事那边他另外请过了。

两人结了婚,成了一家子,陆小慧便会和王晓峰的家人照面。但王晓峰交代,他母亲有心脏病,不要把他工作的事情跟老人家讲。陆小慧很听话,从没有和婆婆提过王晓峰当警察的事。

几年前,陆小慧的表弟因盗窃在江苏省无锡市被公安机关抓住,王晓峰主动帮他找了律师。因为案情原本较轻,陆小慧的表弟没有被起诉,陆小慧的娘家人以为这一切都是女婿的功劳。

王晓峰的朋友魏某也因酒驾找过他。因为之前曾听王晓峰说过酒驾验血的单子都要他签过字才生效,魏某请王晓峰吃饭,问能不能在不违背法律的前提下从轻处罚。后来,魏某没有被刑事拘留,仅吊销了6个月驾照。

这几件事,帮王晓峰进一步夯实了他在朋友圈中的警察身份。随着大家对他越来越信任,王晓峰便开始用警察身份干起了坏事。

四处借钱,“警察”露馅

2013年,王晓峰租了嘉兴某村的一处民房,与人合伙开起了印刷厂,法定代表人是陆小慧的名字。但厂子经营一直亏损,没几个工人,欠了一屁股债。

和陆小慧结婚后,王晓峰在嘉兴买了房,又贷款买了辆雷诺轿车,手头更紧了。资金周转不过来时,他在和魏某、李某等朋友吃饭时诉苦,说父亲前几年出车祸去世了,母亲有心脏病,哥哥欠了200余万元外债跑路了,留下个儿子在家,现在赡养老人和抚养孩子全靠他一人。而且,他还是哥哥的债务担保人,要帮哥哥还债。

朋友们觉得,王晓峰是个清官,虽然官不小,家庭有不少难处,但没有以权谋私,也很敢担当,都很同情信任他。于是,2013年至2017年间,王晓峰多次找李某、魏某以资金周转、开伤残鉴定机构等为由,几万十几万地借钱,从不写借条。其中找魏某借得最多,总计132万余元。

魏某直到王晓峰被抓时才如梦方醒,知道了王晓峰根本不是警察。魏某说:“我和李某拿他当兄弟,他拿我们当猪头。”

2017年7月,王晓峰以“桐乡市公安局副局长”的身份,认识了浙江省桐乡市一家养生店的女老板汪某。因为经常去汪某店里消费,两人很快熟识起来。汪某离异多年,一直单身,一来二去中,她对“王副局长”产生了好感。而王晓峰也告诉她,自己结婚多年,和妻子已经没有感情,他对汪某有好感,并承诺自己会很快和妻子离婚,和汪某结婚。

“他言谈举止很低调,比如别人介绍到他是副局长时,他会微微笑一下;别人说到公安的一些事,他也只是听听,不说对也不说不对,很有公安领导的样子。”汪某说,有一次,她和朋友坐王晓峰的车去吃饭,到一个路口时遇到警察设卡。这时,王晓峰拿起车上的警官证亮了一下,警察就放行了。

之后,王晓峰以自己想在外面投资生意为由,陆陆续续向汪某借了21万元。不料,本以为两人关系已经稳定的汪某却发现,向自己借了钱的王晓峰开始疏远自己,甚至开始躲着自己。最后,汪某决定去公安机关报案。

2017年12月4日,桐乡市公安局以涉嫌诈骗罪对王晓峰立案侦查,“假警察”身份一戳即破。可怜的陆小慧,居然还认为警察抓错了人。

2018年8月28日,王晓峰涉嫌诈骗罪被桐乡市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