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问·吴秀波:牢中“囚徒”,无法逃脱

风口在八卦关注

艾问·吴秀波:牢中“囚徒”,无法逃脱

2003年,他终于迎来人生中第一次饰演男主角的机会,结果这部剧捧红了一拨演员,但其中就是没有主演。

2007年,他在电视剧“道可道”中饰演一名剑走偏锋的律师,推崇程序正义,有时甚至逆民愤而行。国内很多职业是律师的观众将他和日剧“Legal High”的主演 - - 堺雅人相提并论,称赞他演出了律师的职业困惑和人性之复杂。

艾问·吴秀波:牢中“囚徒”,无法逃脱

然而,就在“道可道”即将播出的时候,“涉案剧”在上星频道播出受限的规定出台多年后,人们看到网友对这部剧的留言:如果“道可道“当年上星播出,他早就红遍大江南北。

2009年,他参演刘江执导的谍战剧“黎明之前”,导演指着监视器里男主演轮廓分明的脸,对身边的摄像师说:你看着吧,一个新的偶像就要诞生了。

艾问·吴秀波:牢中“囚徒”,无法逃脱

这一次,预言终于成真。

如果没有这部“黎明之前”,说不准他成不了安居客的代言人,反成为安居客的租户;说不准他无法成为“我就是演员”中的导师,而成为一位参赛选手。

艾问·吴秀波:牢中“囚徒”,无法逃脱

但一切没有如果0.45岁的吴秀波迎来了属于他的“黎明”:“北京遇上西雅图”里温柔敦厚的弗兰克,“赵氏孤儿案”中侠肝义胆的程婴,“军师联盟”中野心暗涌,虎狼鹰眼的司马懿......最重要的,他成为了老少通吃的“雅痞”波叔。

只是,活跃八年的波叔也没能逃脱“人设崩塌”的宿命。中秋节当天,演员陈昱霖在朋友圈发长文,公布自己与吴秀波长达七年的地下恋情,并透露出吴秀波与多位女星有染的消息。

艾问·吴秀波:牢中“囚徒”,无法逃脱

早先,人们用“大器晚成”来形容吴秀波中年成名的境遇;如今,人们用“晚节不保”来概括他现在的处境但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吴秀波本人却选择保持沉默,正如他最初沉默着化解突如其来的成名一样。

有些东西确实可以随着时间而改变,但有些东西,任凭时间怎样冲刷,依旧泥古不化。

艾问·吴秀波:牢中“囚徒”,无法逃脱

女人像一面镜子

映照他整个青春

1968年年,吴秀波出生在北京,父亲是中国驻瑞士的外交官,母亲是药店管财务的职员父亲在文革中被下放,疏离家庭。母亲也无暇照料他,于是在一个正统严肃的家庭中,吴秀波倒养成了潇洒叛逆的性格。

为了让他端上铁饭碗,父母建议他报考文工团,吴秀波当时站在考场上,老师说,这位同学,你的题目是:车票丢了。

吴秀波怔怔的愣了几秒钟,转身走了老师说,这位同学,你怎么不演了啊吴秀波说:。我演了啊,车票丢了,我演的是再去买一张。

艾问·吴秀波:牢中“囚徒”,无法逃脱

按理说单凭这个,吴秀波根本进不去文工团。是因为他在形体考试中表演了一套长拳,当时的团长也恰好喜爱练武,阴差阳错下,吴秀波成为了文工团中的一员,但怠慢叛逆的性格一点没改,演出迟到是家常便饭,全勤也做不到。吴秀波后来坦陈,在铁路文工团8年,他没为团里做过一点贡献。

文工团呆不住,赶上市场开放,吴秀波索性辞职,在和平房子做酒吧歌手,当时来到这个酒吧的人非富即贵,吴秀波是酒吧的头牌,唱高明骏的歌,演员刘蓓就是在这里认识的他:“所有人都是载歌载舞,他很安静,好像所有歌都是自己唱给自己听的”。

艾问·吴秀波:牢中“囚徒”,无法逃脱

有铁粉仍然记得吴秀波当年的样子:“他拿麦的手型,小拇指会弯一点,开始唱的时候会羞涩的笑,等到兴起,小动作就来了,偶尔打一下响指,女孩尖叫跺脚鼓掌“。

吴秀波的歌声曾吸引众多姑娘驻足欣赏,一晚上收到的玫瑰花可以换好几百块钱。而原来在文工团呆一年,吴秀波的工资才有有70块.20岁的吴秀波,像个浪子,说他自己跑去见一个姑娘的冲动,要远远大于见一家唱片公司的老板。

成名后的吴秀波在接受高晓松的采访时,回忆起那段日子,他更愿意称之为“光辉岁月”,和喜欢的女孩从建国门桥沿着长安街一直走到复兴门桥,“天特别冷,心特别热,外面刮着风,心里能听见歌“。

艾问·吴秀波:牢中“囚徒”,无法逃脱

他把自己对待姑娘的态度总结为三“不”原则:。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说到此处,吴秀波也没有遮掩自己对待感情的凉薄与轻浮,既真实,冷酷也。他记不清在自己做酒吧歌手期间交过多少女朋友,他甚至分不清哪次是真正意义上的谈恋爱,哪次只是邂逅或偶遇。

但正如蔡崇达在“皮囊”中说过的那句话,路过我们生命的每个人,都参与了我们,并最终构成了我们本身。吴秀波在酒吧的经历,也让他结识生命中比较重要的两个女人。

最刻骨铭心的一段恋爱经历,却也是最悲情的。“身边的两个人都吸毒死了,一个是我曾经的女友,一个是我最好的哥们儿。”朋友的不幸成为了吴秀波的万幸,在酒吧复杂混乱的环境中,吴秀波从未碰过毒品。

艾问·吴秀波:牢中“囚徒”,无法逃脱

在酒吧里,他也认识了曾经让他有过结婚念头的高维那后来高维那去日本留学,吴秀波在西单电话局打了一个越洋电话,对电话另一头说:“你回来吧,我们结婚。”高维那义无反顾地回来了,二人为了生计,唱歌,开店,办公司,但经济始终未见好转。

贫贱夫妻百事哀,那天,高维那做了吴秀波最爱吃的炸酱面他吃面,她擦地;她一边擦,他一边掉;她说一句,他掉一下两个人最后大吵,吴秀波把盘子和碗都摔碎。两个人在一起朝夕相处7年,礼金都收过,但最终也没有领证。

和高维那分开后,吴秀波丰富的感情世界终于沉寂下来了。直到今年6月,网上爆出吴秀波在美国的豪宅是他与一位女子以“夫妻”名义购买的,方知这位女子,就是也。吴秀波的妻子,何震亚。

艾问·吴秀波:牢中“囚徒”,无法逃脱

艾问·吴秀波:牢中“囚徒”,无法逃脱

情路坎坷

“赌场”也不如意

与吴秀波丰富坎坷的情路相比,他的财路似乎也一直不太顺。

成名之前,除了在酒吧做驻场歌手,波叔的商业试水可谓遍地开花:光是餐馆就开过七家,服装批发做了两年,但投资回报却都反响平平。

。成名后,片酬自然水涨船高网传在拍“离婚律师”的时候,吴秀波拍一集可以拿到100万;而拍电影,吴秀波的报价则高达2500万,在国内明星中也实属前列。

艾问·吴秀波:牢中“囚徒”,无法逃脱

积蓄慢慢增多的吴秀波,开始像蜘蛛结网一般慢慢编织着自己的投资版图,但奈何少有佳绩:

2011年4月,何震亚,也就是吴秀波的原配,成立北京易力悦影视文化工作室,吴秀波为股东,但目前该公司已经注销。同一时期,由吴秀波独立出资,持股100%的上海中君力影视文化工作室成立,然而目前网上的资料显示此工作使也已被注销。只有在2015年,吴秀波夫妇成立的新沂暖洋影视文化工作室现在为续存状态。

自己办公司不成,吴秀波参投的公司也命途多舛。

艾问·吴秀波:牢中“囚徒”,无法逃脱

吴秀波是两家上市公司 - 幸福蓝海和当代东方的股东2011年为谋求上市,幸福蓝海计划增资,吴秀波以9.67元/股,总价4503.84万元,认购466万股,以2%的持股比例成为公司的第六大股东。

幻想以小博大赢天下的吴秀波,虽然钱不够,自己仅出资503.84万元,但是他将所持有的股权质押给南京业图商贸有限公司,借了3000万跻身入股。2016年8月,幸福蓝海登陆甲股,然而,幸福是短暂的,像众多“妖股”一样,幸福蓝海在连封16个涨停板后便开始直线暴跌,吴秀波的持股市值也不断“缩水”。

由于当初吴秀波持股成本中有3000万是由股权质押获得,股权质押的年利率一般是7%-9%,除去微不足道的分红,吴秀波在幸福蓝海上并未实现盈利,反而面临巨额浮亏。

艾问·吴秀波:牢中“囚徒”,无法逃脱

当代东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当代东方的公告显示,在2015年非公开发行股份收购盟将威影视时,吴秀波已通过股份认购的形式,成为当代东方的股东,他以1500万元认购了当代东方超138万股(认购价10.8元/股)。

一家做水泥的上市公司跨界做影视,想法不错,但也高估了自己的实力。公司股权质押比例过高,业绩水分严重,当代东方的股价连续暴跌,截至上周,当代东方报7.14元/股,以三年前10.8元/股的成本计算,吴秀波这笔投资浮亏505万元!

情况稍属乐观的应该就是霍尔果斯不二文化传媒,这是吴秀波在2015年年独立出自5000万,持股100%的传媒公司。“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最终为不二文化赚得7.9亿票房,刷新华语爱情片的票房纪录;不二文化,印纪传媒等联合出品的“军师联盟”,也被优酷平台以单集800万元的价格买下,单在网络端,出品方就能拿到3.36亿元。

艾问·吴秀波:牢中“囚徒”,无法逃脱

然而在近期,“军师联盟”却深陷收益纠纷,续集“虎啸龙吟”也引得网友吐槽,“把它看做一部架空历史的古装片还是不错的。”

情人掀底,投资失利的吴秀波人设确实崩了,但娱乐圈精心包装的“人设”常常一碰就碎,因为不论是经纪公司打造的光环标签,还是粉丝臆想出的完美形象,都离复杂与纠结的人性相距甚远。况且即便是神,也不敢窥视自己的内心。

哪有什么人设崩塌,只是他们显露出自己的本来面目而已。牢中“囚徒”,无法逃脱。

艾问·吴秀波:牢中“囚徒”,无法逃脱

更或许,对吴秀波来说,他比常人更不在意“人设崩塌”他在四十岁时曾写下一段话,十年后再读,与现实仿佛构成了令人意味深长的重叠:

“我不敢奢望你们永远喜欢我,

我知道我还没有真正找到可以让我不畏生死的信仰,

我知道人的一生不光有人开着机器喊 '开始' 和 '结束',

我知道有晴着天的下午和阴着天的早晨,

我知道所有这些时间我都需要安度”。

—END—

热门推荐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