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还有什么要保留?

北京时间关注

今天,苏宁易购董事长张近东正式宣布收购万达百货有限公司。至此,曾与万达广场如影随形,共同构成万达王牌资产的万达百货,终于被“甩卖”完毕。

然而人们对这件事并没有太多诧异,如果有,也只是惊叹一句王健林动作真快。

就在整整一个月前的1月12日,万达集团2018年会上,王健林宣告2019年万达将放弃全部房地产业务。

很多人都不敢信,当时花朵君问了几位业内人士,大家普遍觉得老王这是在吹牛。

深圳一位地产公司高管的意见很有代表性:万达去地产化的心确实是坚决的,这个从2017年之后表现得尤为明显,但万达这艘超级航母要想在短短两三年之内彻底改变航向,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2019年万达怎么可能放弃全部房地产业务?别的不说,中国大地上,成百上千的万达广场还在。

事实就是这样,尽管老王亲自作词的《万达之歌》中,第二和第三句就是:守信用,一直老实做人;重执行,一直说到做到。

万达还有什么要保留?

但歌也好,老王斩钉截铁的表态也好,圈内将之视为一种话术,话术不见得不好,在年会这种场合用好了话术,表达决心的效果很好。

然而刚刚才过去一个月,王健林用彻底“甩卖”万达百货的行动,宣告世人别拿自己的决心当笑话看,万达真的是要彻底转向服务业。

老王在2017年万达年会连嗨四首歌,如今看来竟成绝唱。

万达集团2018年年会,老王听着《国歌》泪流满面。

因为,如你所知,2017—2018的万达举步维艰,不可言说的风险以及风险带来的流动性危机使万达一度夜半临渊,在该年的年会上,老王说:万达经历了风波,承受了磨难。

万达还有什么要保留?

▲万达历年来海外投资一览

风险和磨难由何而来?经济下行周期转移资产至国外的质疑而来。

该年5月,万达折戟大马城;6月,被证监会排查授信风险,一时间银行断贷的传闻不绝于耳。

7月,王健林将70多个酒店和13个文旅项目出售给融创和富力。(PS:万达此举满足了孙宏斌做老大的梦,更让富力以为自己捡到了便宜,然而接盘侠们在接下来的一年内发现过去的高负债模式真心行不通了,富力因此脚步蹒跚濒临险境)

此后至2018年初,万达经历了高管离职潮,包括集团董事尹海和万达商业地产副总裁陈平、万达电商6000人全员在内,有的离开,有的被裁,万达危机至此在表面上达到顶峰,但实际上真正的危机——猜疑,早在7月份老王吐血甩卖海外物业后就已过去。

年会上,老王宣布:万达海外资产仅占总资产7%。

言下之意和《流浪地球》中MOSS的委屈是一般样:MOSS没有叛逃。

尽管危机已经度过,银行的爱也恢复到一如既往,但万达“脱实向虚”的脚步不再停止。

理由其实很简单:天大的委屈也受了,痛也痛过了,还不抓住机会降低负债率,告别高负债行业,调整资产结构——那王健林就不是王健林了。

何况,万达百货首先被“出清”并不奇怪,早在2015年万达就陆续在关店和卖掉万达百货。

一个月前的年会上,王健林在致辞中说,2019年(就连)万达广场也要保证有50%以上采取轻资产模式,2020年彻底实现轻资产化。

作为21世纪初与万达广场伴生的兄弟,万达百货在万达商业地产发展的关键时期对万达广场起到了巨大的示范性拉动作用,最高峰曾达到99家店。

但随着消费升级以及零售电商化的冲击,万达百货早已在过去三年内关掉了接近70家非盈利或盈利水平不足的店面——与万达广场的租金和管理费收益比起来,万达百货的利润率堪称“磕碜”,而在今早的消息中,人们看到万达百货仅剩37家。

历史作用已经完结,不符合万达的发展方向,又达不到与真·主业万达广场相近的盈利水平,昔日之功臣,今日之包袱,不卖又等什么?

当然,也须注意一点,万达本次与苏宁达成交易,并不意味着苏宁也成了与富力一样的接盘侠,万达百货如今留下来的店面,多数属于优质、盈利店面,只是万达和苏宁的商业模式不同,判断店面价值的标准自然也不同。

总之,就连万达lai以起家的万达广场,在今后的一两年内也要实现轻量级的操作,而日薄西山的万达百货被甩卖,实在是非常合乎情理的事。

截至发稿时,苏宁和万达都未公布交易对价,根据常规情况判断,应该存在一部分股权作价+现金交易。

有心理分析人士称,老王唱《假行僧》,说明他是个坚忍不拔的人。

但如果从星座分析上看,可能更接近王健林和万能近两年来“卖卖卖”的实质。

天蝎座王健林,是一个记性贼拉地好,又容不得一丝掣肘的人。

“按照投资协议,一平方米房地产也不要有,彻底剥离。”

“万达未来战略是发展创新型轻资产业务,并将大幅减债,计划三年左右清偿集团层面金融机构债务。”

三年左右清偿集团层面金融机构债务,这种话,中国所有同等级大佬(虽然也就那么几个),没有一个敢说。

万达集团可不是先收款再出货,连注册会计师都不需要半个的老干妈,而是一个曾深度浸淫地产、金融等行业的巨无霸,万达做过的那些行业,基本上没有哪个不需要与各类金融机构发生深度关联,资本也确实在万达的发展路径中起到过无法替代的加速助推作用。

这样的一个万达,王健林凭什么敢说“三年内清偿集团层面金融机构债务”?仅仅是玩几手拆东补西,偷龙转凤将集团债务挪移到各业务板块么?

NO,当然不是。

降负债是由于2017—2018,这两年被逼怕了。

对于王健林来说,年会上听着《国歌》流泪时,心里的感受也许是这样的——

万达还有什么要保留?

从2017年开始直至2020年,万达每年都有数百亿的公司债券等债务到期,对于一个咬牙发誓不要再被人拿枪指着头的老王来说,舍卖卖卖又有何良方?舍转型又有何法?

裤腰带勒紧一点,摊子铺得小一点,对于天蝎王健林来说都没问题,都可以忍。没有经历过天亮就有巨额债务到期的企业家,不算真正的企业家。当然,也要再再再低调一点,“小目标”这种话说一次后悔一生。

卖掉文旅、卖掉金融(保险)、卖掉自有零售,万达还剩什么?

还剩下将迅速发展至以轻资产为导向的万达广场——这也是万达的主业和主要收入来源;

还剩下以万达影业为代表的万达文化板块。

请注意,曾经万达的四大板块,已去二个半。

逐渐达到“羽量级”的商业/商管板块——曾可以约等于地产,尽管仍是业务核心之一,但必将失去曾几何时它独木支撑大厦的地位,原因在于赌注的倾斜,这是万达在地产板块失去的一半,但也毋宁说是获得了一半。失去的是尾大不掉的一半,高收入+高风险的心跳模式被老王抛弃,获得的是轻装上阵的万达广场。

此外,曾经由文旅+体育+电影构成的万达文化板块,文旅已是昨日黄花,体育发展不佳正在谋求上市,电影在互联网巨头襄助以及庞大的屏幕量帮助下值得期望。

而万达金融、万达网科,前面也说过了,离职的离职,裁撤的裁撤,就算不能说是黄了,也只能说是且行且看。

万达业务盈缩导致的板块变迁,就连很多万达自己人也说不出所以然来,2010年左右王健林还曾经说过,10年左右,万达要达到不动产、文旅、金融、零售、电商五大板块,此时看来更是恍如隔世。

板块消失后都去哪儿了?地球的版块用来造陆,老王的板块用来变现还债。如今的万达,越来越像一只不断蜷缩四肢的北极熊,2017年人们还在看万达何时资金链断裂,如今却在看这只北极熊要积蓄多厚的脂肪。

至于脂肪厚了用来干什么,你懂的。北极熊用来干什么,老王就干什么。

当然,随着今天这一起甩卖,王健林更是铁定要输给马云一个亿了。在2012年那次知名的赌局中,二人曾约定10年后,如果电商在中国零售市场份额占50%,王给马一个亿,如果没到马给王一个亿。

但想必经历过“拿枪指着头”的老王,是不会介意输给马云一个亿的,毕竟马云对万达仗义输血(去年2月,阿里入股万达影业),足见情谊。

老王就等着,人人羡他塞翁失马。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屈楚萧粉丝会解散

  • 英保守党议员脱党

  • 京沪收入破6万

  • 安徽阜阳取消限价

  • 拼多多辟谣遭减持

  • 天津监狱官方回应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