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国际站:20年前单枪匹马独自起航,20年后并肩作战驶向新蓝海 

创头条-动态关注

自古红蓝出CP,阿里也不例外。

在最近的阿里巴巴国际站新贸节上放出了一组“红蓝海报”:一边是“红”遍全球,具有超强运输、清关能力的菜鸟网络,一边是“冷静思考”,实时数字化追踪运输的国际站,两者组成“CP”,瞄准跨境电商老大难问题“物流”。

事实上,国际站是阿里巴巴的首个业务板块,今年整好20周岁。除了“菜鸟+国际站”的CP海报外,20岁之际的国际站还推出了“国际站+钉钉、阿里云、蚂蚁金服、达摩院”等系列。

20年前国际站单枪匹马闯荡互联网,20年后除了重申阿里初心“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外,国际站拉上了兄弟姐妹重构跨境电商,以阿里巴巴经济体的姿态,欲将中国中小电商企业出海的大船驶向新蓝海。

去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在谈及改革开放时,“向外走”是不会错过的关键词。在这样的大背景下,阿里巴巴国际站成立之初就与生俱来担负着中小企业“走出去”的期望,用互联网的大船,更便利、更低成本、更高效地助力国内中小企业漂洋过海,将商品展示分布到世界各地。

20年间,国际站发展了1.5亿注册会员,聚集了1000万海外活跃采购商,覆盖了200余个国家、地区和40多种行业。可以说国内很多中小企业是跟着阿里国际站这艘大船一起成长起来的,成为了中国外贸的主力军。

老话说,十年河东,十年河西。更不用说20年了,在如今国际形势的重大变化下,外贸主力军们也面临了不同于20年前的外贸“新问题”:一方面是来自更加激烈的全球化市场竞争,比如迅速发展生产力的金砖四国;一方面是订单越来越碎片化,过去一万件起订,如今几百件、几千件比比皆是,作为卖家成本和备货压力越来越大;还有一方面是“新信息不对等”,过去信息不对等是缺少信息,如今是互联网信息大爆炸,可用信息如大海捞针。

对于国际站的1.5亿会员来说,过去的“出海大船”依然够大够稳,但在向前一步就是更广阔世界的“临界点”上,国际站被期许了更大的责任与能力。

20年前,国际站作为阿里巴巴首个业务板块独自起航,20年后,阿里巴巴被公认为是“已经超越一家公司,是一个经济体”。不论是马云还是张勇在描述阿里作为经济体时都提到“经济体需要担当更多的社会责任”,在面对国际站被期许的新责任下,阿里经济体更像一个“能力体”。

今年1月国际站发布2019年度最为重要的战略举措:数字化新外贸操作系统。在发布之际,国际站联席总经理张阔就重点指出了这个操作系统,聚合了阿里旗下蚂蚁、菜鸟、阿里云、钉钉、达摩院等伙伴的力量,完善出一条新外贸通路。

1月的这番话如果像“纸上谈兵”的话,3月的新贸节直接把数字化新外贸操作系统带上了“练兵场”,也让人对阿里经济体赋能下重构过的国际站之“新”,体会的更加深切:总体来看,正如阿里巴巴放出的海报一样,国际站+阿里经济体组成的N个CP,让“数字化”在外贸交易的链条当中流通了起来。

这种重构首先有个大前提:数字达到了一定厚度。也就是说,没有国际站与所有阿里经济体伙伴前20年累计下来的数字,中小企业想要搭乘的外贸大船很难在一出港时就直接如数字化时代一般灵活。

在大前提下,我们来看看CP都是怎么组的:

最不可或缺的CP:国际站与达摩院。达摩院赋能了国际站整体技术语言,实现语言沟通的实时翻译,这意味着国际站可以实现“跨境语言无障碍”。相比较于传统的在线翻译。智能语言技术,能识别具体商业场景下的“话术”,不断调整语句翻译,最大程度减少不同语言下的贸易往来语言差异。

最土豪的CP:国际站与蚂蚁金服。蚂蚁金服向跨境中小企业在国际站的交易场景中提供授信额度,可以用于支付国际站会员费、广告费等,卖家在使用授信资金时相当于延期付款;授信额度也可以提现,用于线下生产备货和资金周转,有点像跨境电商卖家端的“蚂蚁借呗”。

最“底层”的CP:国际站与阿里云。顾名思义,阿里云承担了阿里国际站的底层技术基础,很理所应当对不对?再想想几个月前,阿里云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总裁转身就出席了阿里ONE商业大会:“云不仅是一个技术问题,更是一个商业问题。”在阿里强调要加速迈入数字经济新时代的时候,阿里云助力阿里国际站实现在线“买卖全球”的“商业野心”。

最长情的CP:国际站与钉钉。阿里国际站和钉钉的“情分”早一点可以追溯到2016年,在当年的阿里巴巴生态峰会上,钉钉、阿里云和国际站就官宣推出“阿里钉钉外贸工作平台”而如今钉钉除了承担起国际站商务端的工作台角色,作为数字化的操作系统,包括CRM在内实现跨境贸易企业人、财、事、物全面实现数字化工作方式。

最“浪漫”的CP:国际站与菜鸟。如本文开始所举的例子所示,国际站以数字化形式与菜鸟联合,整合优质货代资源后,运输流程全面数字化,每个站点都可监控,以菜鸟超强的“海、陆、空、快”运力结合,更高效得运输到更远的地方。不仅有贸易,还有“远方”,能算上最浪漫吧。

在3月阿里巴巴国际站新贸节上,正式踏上练兵场的新外贸操作系统,强调的是阿里经济体赋能下的重构,通过对外贸每一个环节的细致分析、二次重构,建立适应于新环境的数字化外贸操作体系。

这种重构有两重含义。

第一,是阿里的初心。“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当中小企业的生力军在外贸的战场上遇到瓶颈时,阿里勇于承担了这份出海的责任。原本面对转型升级手无寸铁的中小型企业,从国际站拿到了一张“新船票”,从数字化人货场、数字化交易履约到数字化信用资产,被赋予了建立数字化商业的能力,而整个跨境电商可以说也瞄准了数字化的方向,开足马力,如过去20年一般,乘风破浪。

第二,是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讨论的阿里经济体赋能能力。从阿里国际站单个业务来看,不同阿里伙伴的支撑,让国际站有条不紊地从底端到上层,从起点到终点,从人、货、场这个商业核心问题到细枝末节的企业服务问题,都能够让数字化流通起来,形成完整的数字化外贸通路。而在其他单个业务中,我们所说的阿里“CP”还有很多,当它们像国际站一样整装待发之后,我们只会再次发出那老生常谈的“阿里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初心之下,能力之上,20年变迁,不同于阿里巴巴后来的大部分创新业务,阿里国际站作为阿里的“老兵”能够稳健转型闯出一片新蓝海,是不是也意味着阿里的主要业务线不论今后几十年都能随时“迭代”战斗力,比前沿走得更前沿呢?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特朗普回应通俄门

  • 德国绝杀荷兰

  • 奥沙利文36冠

  • 杨超越随地吐痰

  • 苹果双向无线充电

  • 女性买房猛增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