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庐在左,强东在右!阿里46.6亿入股申通,最焦虑的可能是顺丰

北京时间关注

桐庐在左,强东在右!阿里46.6亿入股申通,最焦虑的可能是顺丰

王卫“卸任”四家顺丰系公司,阿里46.6亿入股申通,摆在顺丰面前的是一个难解的局。

来源/新摘商业评论、腾讯《潜望》

维持了多年的中国快递业版图,可能正悄然发生变化。

根据已公布2018年业绩的三家快递公司财报,顺丰营收虽然仍高居第一,但仅为27.6%的增速已然垫底,低于申通的34.42%与韵达的38.48%;净利润更是惨不忍睹,同比增长-4.57%,远远落后申通的37.46%与韵达的67.34%。

桐庐在左,强东在右!阿里46.6亿入股申通,最焦虑的可能是顺丰

截至目前,阿里已完成对圆通、中通、申通、百世等四家快递公司的战略投资。以2018年三季度公布的营收数据计算,圆通、中通、申通同时也是中国在A股上市的民营快递业第二至第四位的企业,如若加上美股上市的百世(三季度营收71.89亿元人民币),四家快递公司营收合计224.42亿,与顺丰228.64亿元不相上下。

对顺丰的包围圈已经形成。

菜鸟并非传统的快递或物流公司,但在用户端触达与数据获取这一关键问题上,希望成为所有快递公司上游的菜鸟和老大哥顺丰明显存在着长久以来的竞合与随之而来的矛盾。

在业务层面,接受了阿里战略投资的“三通”与阿里旗下菜鸟关系极为密切,作为菜鸟物流网络的重要部分,“三通”显然乐于与菜鸟共享数据并借此提高效率;顺丰虽然也是菜鸟的发起公司之一,但难以放弃淘宝、天猫体系订单的同时,亦对菜鸟对其核心数据能力的攫取高度警惕。

这场对用户的抢夺战,正日趋激烈。阿里通过资本为菜鸟建立的联盟变得日趋稳固,而顺丰却在这时陷入业务滞涨的泥淖。

桐庐在左,“强东”在右

回看中国物流史,1993年是一个重要的时刻。

这一年,王卫刚刚拿到父亲资助的10万元钱,创立了顺丰,正式进军香港到珠三角的快递市场。

此时,距离杭州不足百里的桐庐县同样开始有人琢磨起这门送货的生意,一个叫聂腾飞的人仔细盘算后,决定下水送货,拉上一个工友和自己的妻子成立了“盛彤”,也就是四通一达的前身--申通。

至此,中国的民营快递市场的雏形基本形成。

截止2010年,顺丰营业额达到120亿,申通营业额60亿,宅急送20亿,差距已经拉开。

有时不争不抢,生意自然就会成为你的,就像美团,一如顺丰。

陈平在宅急送转型失败之后,把自己的别墅抵押出去,创办了星辰便利,打算从头再来,办公室墙上的一副字是他的最爱:路遥无为。而与王卫同岁的申通董事长陈德军也开始逐渐淡出公司业务,交由自己妹夫打理,也就是现在的天天快递董事长,奚春阳,此为后话。

在此,有一个小插曲不得不提,2007年,在宿迁人刘强东的“一意孤行”下,京东开始自建物流,但就当时京东商城的体量来说,尚不足以引起王卫等人的关注,但联想如今的光景却又不禁令人唏嘘。

三足鼎立之下,一方内忧,一方外患,只剩顺丰岁月静好。凭借着直营和大飞机模式,王卫拿下快递半壁江山。直营抓内部管理,大飞机模式建立外界口碑,在此后的几年里顺丰不断扩充着自己的体量。

7年后,深圳交易所。顺丰上市,开盘价53.5元,大涨6.59%,不到上午11时,便封死涨停55.21元,市值2310亿,超万科、美的,成深市第一大市值公司。

但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好的结局,尤其对王卫而言。

上市并不是王卫给顺丰的最初定位,在一次采访中,王卫甚至直言:顺丰不考虑上市、不会融资。在他看来,上市融资就意味着企业的方向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和影响,影响顺丰的整体发展。

但身居傲骨的王卫还是老老实实地做了回敲钟人,明晃晃的打脸背后,是顺丰对自身业务内视的危机感。

根据智研咨询公布的数据显示,从包裹量来看,2015年中通、申通、圆通、韵达、EMS和顺丰的市场份额分别为14.3%、12.4%、14.7%、10.5%、6.2%和8.2%,当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个指标因顺丰的高客单价,并不对顺丰的利润有所证明,但随着电商平台的崛起,电商件占比进一步扩大,而这对于单价偏高的顺丰而言无异是不利的。

这一点从净利润可以看出,2014年顺丰、圆通、申通、韵达和中通分别实现净利润10.9亿元、4.0亿元、5.2亿元、5.9亿元和4.3亿元;2015年,顺丰、圆通、申通、韵达和中通分别实现净利润16.2亿元、7.17亿元、7.67亿元、5.33亿和13.32亿元。

2005年,喻渭蛟第一个找到马云,率先切入电商件这个市场。时至今日,电商件已经占据整个快递行业70%的份额。

可以看出,顺丰的快递优势正在流失,差距被逐步拉平,曾一度把顺丰送上3000多亿市值巅峰的直营和大飞机模式也受到了挑战,

在自营方面,2017年,韵达、百世等竞争对手“如狼似虎”,分别以45.6%和71.4%的业务量增速,抢占市场份额。而在此之中,韵达采用的就是全国枢纽转运中心100%自营,由此换来的回报是,韵达2017年的顾客满意度排名仅次于顺丰。

在时效模式方面,随着通达系的不断优化,如圆通的8架货机,中通的4000辆卡车,都在无形中不断削弱着顺丰的时效优势。

数据为证,2017年顺丰业务量同比增长18.3%,低于行业平均增速的22%,市场份额下降0.5个百分点,跌至7.6%。顺丰在业务量上过去只是排在“三通一达”之后,而到2017年,它的排名已被百世超过。

这一连串的行为也投影到了顺丰的股价上。自2017年第一季度起,顺丰股价持续走低,截至今年11月15日,顺丰总市值蒸发近半,剩下仅有1666亿元。

同样不容忽视的还有京东物流,以电商的基因来切入物流,和顺丰、通达系不同,京东物流的特点在于仓配一体,通过分散的仓储面积来提升时效性,相比于民营快递的狭窄面,客观来讲,京东物流覆盖了整个物流环节。

“顺丰最大的竞争对手肯定不是来自同行,而是跨界企业。”王卫在2017年的一次采访中这样说道。但他没想到的是,一年后顺丰已然掉队,相比于竞争,生存反倒成了最为紧要的话题。

在中国快递单数突飞猛进的当下,顺丰日益下滑的市场占有率,差距不断缩小的净利润多少显得有些扎眼。通达系的追击、京东的截流,一切都在彰显着顺丰的核心业务不再像往日那般光彩。

“三通”VS顺丰

“三通”通过菜鸟结盟并不意外。

模式上,无论是“三通”,还是韵达、百世汇通,均采用“加盟制”。这也使得,无论是收费还是用户满意度,“四通一达”多年来并未出现明显差距,至今仍处于同一水平线。

在无法通过产品本身进行差异化的境况下,其对淘宝、天猫这一重要获单渠道的依赖也更为明显:谁也不愿意在阿里体系被亲疏对待。

这最终导致了,2013年阿里成立物流子公司菜鸟时,主流民营快递公司均选择了入股,圆通快递、顺丰速运、申通快递、韵达快递、中通快递各出资5000万,各占股1%。

但顺丰控制力更为高效的直营模式,使得其收费、用户满意度与“四通一达”原本就存在本质不同。在阿里体系中,一般商品发货“四通一达”、贵重商家发货顺丰早已成为共识,即便顺丰没有阿里的特别优待,这一共识也很难被撼动。

这也不难理解,为何加盟制快递公司为何在不断与阿里靠近,而顺丰却不以为意。

最先纳入阿里麾下的是被称为“阿里亲儿子”的百世物流。这家快递物流企业在上市之前就获得了阿里系合计6轮融资,上市时,阿里系的股份占比已高达29%,为第一大股东,投票权更是高达46.6%,与创始人周韶宁仅差不到1%。

而从2015年起,圆通与中通也通过资本与阿里深度绑定。2015年5月,阿里巴巴与云峰基金联合对圆通速递进行战略投资,持股约11%;2018年5月,阿里巴巴、菜鸟等向中通快递投资13.8亿美元,持股约10%。

虽然进入阿里的资本大联盟较晚,但申通同样在资本上已与阿里发生过关联。诸如在2018年,申通与其他通达系一道,全面清空所持丰巢科技股份,转投阿里设立的菜鸟子公司浙江驿栈。

根据当时发布的公告,菜鸟子公司浙江驿栈共获得31.67亿融资,股东包括圆通、中通、申通、韵达、百世等,其中,申通投入1亿元占该公司1.40%股份。

顺丰阿里交恶背后:争夺用户数据

值得一提的是,通达系全面退出的丰巢,正是顺丰曾经发起成立的公司。在2015年,致力于服务快递最后一公里的丰巢成立,顺丰占股35%,申通、中通、韵达各占股20%。

可以说,在用户端触达与数据获取这一关键问题上,顺丰与“三通”背后菜鸟的竞争早就开始了。

而丰巢此前就成为了阿里与顺丰交恶的导火索。

2017年6月,顺丰订单不再出现在菜鸟物流的系统里,淘宝卖家也不能从顺丰发货,双方相互指责对方暂停开放数据接口。

这一矛盾的起因,正是对用户数据的争夺。丰巢当时表示,菜鸟方面要求所有快递柜信息的触发必须通过菜鸟裹裹,取件码信息无条件给到菜鸟,丰巢需要返回所有包裹信息给菜鸟(包括非淘系订单),丰巢难以接受以上合作条款,于是被阿里封杀。

菜鸟方面则表示,菜鸟根据安全团队的建议正在对全网物流数据进行信息安全升级,加强对海淘、快递柜等物流数据的多重交叉验证,但顺丰及丰巢等出于各种原因并不配合。

有趣的是,矛盾发生后,京东、腾讯、网易、美团等公司,先后发表声明为顺丰站台;阿里一侧,圆通、韵达、EMS等快递企业则公开表达了对菜鸟的支持。

虽然闹剧很快在中国邮政局的调停下迅速结束,但这场短暂的交恶,还是将菜鸟的野心与顺丰的警觉充分暴露。

不过,两家公司并未完全分道扬镳,而是一定程度上相互依存:相对于高投入但高用户体验的京东自营物流体系,阿里至今都难以拿出一套与之媲美的物流方案------如果没有顺丰的话。

而对于顺丰,这一轮快递物流产业的高速发展,本就来自于网购的兴起。无论是是顺丰,还是通达系,都享受到了阿里等公司带来的红利。

顺丰的“中年危机”

另一方面,不愿意屈居阿里之下的顺丰,一直在尝试自成体系、意图进一步降低对阿里的依赖。

自营电商一度是顺丰曾经祭出的杀手锏。2012年5月,顺丰就上线顺丰优选,定位专业中高端生鲜电商,顺丰CEO王卫甚至称之为不能失败的项目。

但这项业务发展并不顺利,6年换了7个CEO背后,是优选业务的不断变更:从主打生鲜电商,到嘿客门店,之后又将嘿客与优选合并。此外,跨境电商、便利店、无人货架,每个风口都没错过,但没有一项真正获得成功。

而在高速发展新业务的那些年,顺丰的投入更是惊人,从2013年到2015年这3年的时间里,顺丰商业板块业务亏损金额分别为1.26亿、6.14亿、8.66亿,三年合计亏损16亿。

即便在2018年,顺丰同样没有停止对新业务的开拓:17亿元收购新邦物流71%股份,涉足重货业务;55亿元收购德国邮政敦豪集团中国业务,涉足供应链业务;与美国供应链巨头夏晖集团合作成立合资公司,涉足冷链物流。

这些高额投入使得顺丰获得了近三年来最快的营收增长。

桐庐在左,强东在右!阿里46.6亿入股申通,最焦虑的可能是顺丰

但净利润方面却不容乐观了。

桐庐在左,强东在右!阿里46.6亿入股申通,最焦虑的可能是顺丰

显然,顺丰的日子并不算太好过。这已经体现在股价上,截至昨日收盘,顺丰收报34.64元,相对最高点的62.56元,已缩水近半。

而菜鸟建立的这一联盟,伴随着申通加入,无疑进一步得到加强。在这场用户数据之争中,两大势力如今都已体现出强劲的实力,而其竞争、合作的关系,使得二者剪不断理还乱。

“2014年是顺丰创新变革最多的一年,但是在我看来,差不多有一半是不成功的。”有人翻出王卫之前的一段反思。

毫不客气地说,顺丰曾一度引领着中国快递行业的发展,不论是快递时效性还是群众口碑,但局限性也很明显,套用现如今的一个名词则是:顺丰的腾转挪移适用于消费互联网,在产业互联网的如今,单纯谈快递生意已价值不大,若想成为国际性的物流巨头,顺丰还需拿出更多的底牌。

成立至今,顺丰已度过26个年头,自白手起家到3000亿市值,从加盟到直营,从陆运到空运,低调的王卫终究是不断创造着民营快递的新模式,但这次显然不一样。

一个是主动求变,一个是被动突围,暂且不论最终的结果,但就过程而言,总归不会那么好过。

刚刚开始的己亥年,对王卫和顺丰而言,注定是个躲不开的劫。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朱一龙回应念错字

  • 萧敬腾经纪人

  • 印尼大选引发冲突

  • 利德索姆辞职

  • 广州恒大晋级

  • 高圆圆北京产女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