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管理】稻盛和夫:重视独创性,不断挑战“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创头条-动态关注

说到“独创性”,可能会给人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但它其实源于每天的创意积累。只要坚持不懈,日积月累,看似微不足道的创意和改良,最终能够促成伟大技术的诞生。

——《京瓷哲学:人生与经营的远原点》

    01

重视独创性

京瓷自创业之时,就非常重视独创性,从不模仿他人,一直凭借独特的技术与对手一决胜负。其他公司不敢接手的订单,我们欣然接受,之后全体员工拼命努力,创造出这种产品。随之也就确立并积蓄了一项项独创性的技术。

譬如,京瓷曾获得过大河内纪念生产特别奖、科学技术厅长官奖等奖项,特别是多层封装技术的开发成功,更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这项技术为京瓷飞跃性的发展带来了机会。

抱着无论如何也要成功的强烈的使命感,每天钻研创新,一步一步积累,必将孕育出卓越的发明创造。

   02

独创性产生于把“承诺”转变为“现实”的过程中

自成立之初,京瓷就一直重视独创性,秉着“不模仿他人,一直凭借独特的技术与对手一决胜负”的宗旨,一路走到了今天。京瓷乐于承接其他公司无法完成的任务。说到这里,可能大家会认为京瓷原本就具备优秀的技术实力。可事实并非如此。

公司成立之初的唯一客户是松下电子工业(如今的 Panasonic),当时,京瓷向松下提供用于制造显像管的绝缘部件。要想争取新客户,就得寻找可能需要用到新型陶瓷绝缘部件的电子产品制造商,比如东芝、日立和NEC等。可当时京瓷只拥有制造显像管绝缘材料的单一技术,加上与松下的合作关系,京瓷不能把相同的产品卖给其他公司。

在这样的情况下,京瓷采取“广撒网”的战略,遍访东芝和日立等公司的研究所一一“我们拥有陶瓷技术,不知能否为贵公司出一份力”。可对方总是拒绝提供既有陶瓷产品的订单——“我们公司一直和那家供应商长期合作”。当时唯一的机会是“连他们的大型合作供应商都无法制造的陶瓷产品”。他们往往会问:“既然你们拥有陶瓷技术,那能做出这样的产品吗?”

一般来说,客户是不会把已经委托合作供应商的产品订单给别人的。对于“上门讨活儿”的新面孔,客户往往会询问:“能否制造难度较高的产品。”如果回答:“这个我们没做过。”那生意就没得谈了。

所以,即便当时只有制造显像管绝缘材料的技术经验,我也不得不在客户面前摆出一副“无所不能”的架势一一“这个嘛,虽然有点难度,但应该能行”。如果不这么说,客户是不会搭理的,因此我往往会歪着头,装出一副思考状,然后说:“我们会想办法搞定的。”但其实是在撒谎。

如果只是像这样“满嘴跑火车”,那就再也没脸见客户了。一味撒谎只能使自己的路越走越窄,倘若公司不出成果,获取新订单只能是痴人说梦。

因此,在用撒谎这种极端手段“抢”到订单后,接下来的工作可就够呛了。我们必须把谎言变为现实。而这与独创性息息相关。

前文中提到“全员参与经营”。当我从客户那里回来后,便会立刻召集全体员工向他们说明目前的情况:“某某公司的研究所计划制造这样的新产品。该产品很有市场前途,将来可能会大批量生产。那家研究所非常看好咱们公司,他们说了,如果咱们能成功制造相关部件,就会给我们大量订单。但正如各位所知,目前咱们公司既无相关技术,也无相关设备。但我无论如何都想制造出这种部件,满足客户的要求。”

当时公司缺乏技术和设备,这一点员工早就心里有数。因此,在听了我的话之后,大家唯一的表情是惊愕。

有人当场提出质疑:“连设备都没有,怎么可能做出来?”于是,我便开始与员工们进行交涉。“没设备就不能做事了?这可不是我想听到的。我会马上想办法采购设备,虽然咱们目前买不起好设备,但我会想办法,通过购置二手设备等手段,让生产客户订购的部件成为可能。”

“可即便现在急着去找二手设备,也很难保证按时交货。既然想争取到新产品的订单,就应该在平时进行设备方面的资金投资,做到有备无患,否则很难试制新产品。”

“你完全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在讲‘泥绳式经营’的道理啊。”所谓“泥绳”,指的是古代的日本捕快在抓到小偷后,才去制作绑小偷的绳子。用中国话说就是“临阵磨枪”“临渴掘井”。可如果在抓到小偷前就做好一批绳子,就增加了成本负担,可能成为一种“库存积压”。

因此,在抓到小偷后再搓绳,可谓是效率最高的做法。我一边煞有介事地对员工讲着这样的大道理,一边宣布“咱们京瓷会一直采用‘泥绳式经营’的方式”。

我接着说道:“在获得订单之前,就准备好生产设备,这样的事情谁都会做。但许多企业正是由于这种无谓的设备投资,才会陷入经营不善的困境。咱们要采取‘泥绳式经营’的方式,在拿到订单后,再购入设备。”

阿米巴经营思想的原点,如“只在必要时购入必要量”“杜绝无用库存”等,都是源于这样的思维方式。

一提到“重视独创性”这个京瓷哲学的条目,总给人一种高端的感觉,可它其实源于我的软弱无力和无可奈何。当时,京瓷没有技术实力和设备条件去争取新订单,可为了养活近百人的员工,我不得不使出“苦肉计”来拿到订单。

而这种靠“连蒙带骗”得到的订单,却为京瓷创造了“不得不发挥独创性”的现实环境。

正所谓“穷则变,变则通”,我故意把自己逼至困窘境地,促使自己研发出新技术。打个比方,前者是“先进的研究所,充足的经费,一流大学的优秀人オ”;后者是“生死存亡、你死我活的竞争环境,挑战身心的极限”。两种研发条件简直有天壤之别。

即便拥有前者的条件,也并非就一定能够获得独创性和专利技术。我认为,独创性的本源是“穷则思变”,只有身处后者的条件,把自己和部下逼至窘境,以“生死存亡”的极限状态思考和研发,才能获得独创性。

对于从未尝试过的工作,对于不太可能研制成功的产品,却做出“能够完成”的承诺,这的确是撒谎,但通过这样的谎言,京瓷确实做到了“不模仿他人,开发出自家独特的技术”。

    03

每天坚持不懈的小创意终促成伟大开发的技术

把自己逼到窘境,战胜艰难困苦,努力攻克难题。通过这样的经验积累,能逐渐提升自信。

京瓷亦是如此,公司原本的业务只有松下电子工业的显像管部件订单,通过努力渐渐获得了东芝和日立等公司的订单,并努力满足了对方的要求,于是产品线逐步扩大。与此同时,独创性也在企业文化中逐渐扎根。

比如,索尼公司在开发磁带录音机时,由于录音机里的主动轮对磁带的磨损太大,因此想采用陶瓷材质的主动轮部件,于是找到京瓷。我在听取了对方的要求后,便联想到给某个老客户提供的某件既有产品,于是在脑中浮现创意——“如果灵活运用那件产品中的技术,应该能制造出陶瓷材质的主动轮”。

换言之,一旦成功研发出一种产品,就可以灵活运用在该过程中所习得的技术,从而创造出其他新产品。这便是“技术的连锁式运用”。

比如,一旦成功掌握了马口铁的曲面加工工艺,就可以进一步研究“是否能把这种工艺运用于不锈钢的曲面加工,乃至其他金属的曲面加工”。技术的运用领域是无限广阔的。

“不断思考如何灵活运用既有技术”不但是掌握“人无我有”独创技术的条件,也是确保企业拥有丰富技术储备的基础。京瓷之所以能够在各领域拥有核心技术,正是不断积累技术实力的结果。

如上所述,在阐释“重视独创性”时,我提到了“每天坚持发挥创意”,虽然一两个创意看似微不足道,但只要能够坚持不懈,随着日积月累,等过了1年、2年、10年,乃至像京瓷这样过了39年,就能收获伟大的技术成果。

说到“独创性”,可能会给人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但它其实源于每天的创意积累。只要坚持不懈,日积月累,看似微不足道的创意和改良,最终能够促成伟大技术的诞生。

    04

自己独立思考,自己亲身实践

这种“不模仿别人,自己独立思考和实践”的作风,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京瓷的传统。换言之,京瓷人的处事习惯是“重视独创性,不依靠别人,走自己的路”。

企业经营没有范本可循,即便是同样的生意和目标,每家公司所走的路也各不相同。有的走在田埂上,却由于脚下一滑而掉到水田里,于是干脆在田里走;有的选择铺好的水泥路,但却走在路边上。虽然目标相同,但选择的道路千差万别,因此途中遭遇的困难也有所不同。

正如释迦牟尼佛祖所开示的那样,归根结底,人生是一个人的旅途,只属于自己,而不属于他人。不管一个人拥有多么好的孩子、父母或配偶,人生仍然是一个人的孤独旅程。人们独自出生,独自死去,无人陪同。

企业经营也与之类似,应该依靠自己。可有的企业家却常常问别人:“怎样才能把企业办好呢?”如果抱有这种依赖别人的态度,不管是人生还是经营,都不可能顺利。

京瓷曾与苏联成功建立了贸易关系,向苏联出口成套机械设备。当时,有家日本知名的大企业到我这里来“取经”,他们的领导问我:“稻盛先生,要怎么做,才能像贵公司这样生意兴隆呢?”我听后,顿时感到错愕与失望。

大企业有的是毕业于一流大学的优秀人才,我原以为这样的企业势必遵循“独立思考,自主实践”的原则,可他们却来拜访我这家位于京都的中小企业,不假思索地问应该怎么做。如果抱着这种依赖他人的想法,企业当然无法顺利运作。

在日本泡沫经济的繁荣期,各家企业争先恐后地投资房地产,随着泡沫破灭,它们都背负了巨额的不良资产。究其根源,便是步人后尘、盲目跟风的思想所导致的恶果。

打个比方,当双脚踏入四下无人的泥田时,必须自己独立思考“怎样才能快速地把脚从泥地里抽出来?”“如果鞋子掉进泥坑了,怎样才能拿出来,去哪里洗干净?”

然而,现实中却有许多贪图安逸的企业家,他们只要遇到些许经营方面的挫折,便立刻去向别人请教解决对策。如果是中小企业领导去向大企业领导请教,那我还可以理解;如果大企业领导向取得成功的中小企业“取经”,那就是原则性的错误了。

我认为,领导的这种错误思维,正是企业无法顺利发展的症结所在。

    05

敢于挑战“不可能的任务”的习惯促使第二电电诞生

1984年,我创立了与陶瓷业务毫不相关的第二电电。当时的我,对电信业一窍不通。

从明治时代起,100年来,日本的电信业一直隶属国营,被日本电信电话公社(如今的NTT公司)垄断。而在上世纪80年代,形势突然转变,政府开始推行电信业的自由化,允许民营企业进入该领域,于是我毅然决定进军电信业。

我当时想,自己正好赶上百年一遇的变革期,如果以“没有相关知识和经验”为由而袖手旁观,下一个机遇可能又要在百年之后才会到来。为了不错过大好机会,我成立了第二电电,正式进军电信领域。

自创业起,京瓷一直在不断挑战“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已然成为京瓷人的习惯和活法——以“有意注意”的态度深入思考每个细节,如同在黑暗中全神贯注地探路一般。

在成立第二电电时,我也采用了同样的方法,毅然迈入一片黑暗的未知世界。如果我没有养成敢于挑战“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习惯,面对伸手不见五指的未知领域,我势必会心生恐惧、裹足不前,最后拜托别人为我引路。

但我们京瓷人是秉着“独立思考,亲身实践”的原则一路打拼过来的,这也为第二电电的成立创造了良好的先决条件。

在“重视独创性”的基础上,自己独立思考,亲身实践。这么做貌似很难,但其实并非如此。

京瓷创立之初,在一无技术、二无设备的窘境之下,为了拿到订单而不惜撒谎。这便是京瓷获得独创性的实践方式,其中并不存在什么高深莫测的秘诀。因此,既然京瓷能做到,各位企业家也都能做到。

总之,并不是只有京瓷才能成功创新,只要稍稍改变一下思维方式,人人都能做到。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华为系统今秋面世

  • 创造营王晨艺退赛

  • 赵丽颖入围白玉兰

  • 奚梦瑶首谈求婚

  • 女学生旅店遭偷拍

  • 阿里举办方言大赛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