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盘”易到被拖垮?韬蕴资本因信托贷款违期遭诉讼

科技首页关注

​“接盘”易到被拖垮?韬蕴资本因信托贷款违期遭诉讼

作者:罗辑

没人知道韬蕴资本的资金压力究竟如何。一方面它涉及的融资项目不断被爆出未能按期兑付,另一方面它还在对外签署锁定期较长的股份收购计划。

今年9月初,一款涉及韬蕴资本的资管计划因未能兑付而引发关注。《中国经营报》记者获得的相关信息显示,该资管计划是由韬蕴资本认购信托计划劣后份额进行托底,资管计划认购优先级,再通过该信托计划放款给韬蕴资本的一款类固定收益类产品。目前,底层资产韬蕴资本未能按期还款,导致该资管计划无法兑付。

无独有偶。今年5月,韬蕴资本因未能按期支付一款契约型基金的利息而被基金管理人公之于众。更早之前,其还因与长城资产存在借款纠纷而被长城资产方面诉至法院。如今,其或又将再次面临同样的困境。9月10日,记者独家获悉,上述资管计划的管理人“已于9月6日起诉立案”。

聚诚1号违约

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信息,韬蕴资本此次涉及违约的产品名为“聚诚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聚诚1号”),于2016年8月18日成立,管理机构为联储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联储证券”),成立规模6120万元,投资者总数为18人。

在实际募集中,这款产品卖得不错。公开资料显示,其总规模达到1.52亿元,共分为三期,每期期限为两年,目前出现违约的是第一期募集的7200万元。

该产品的具体结构是,聚诚1号投向由西藏信托发行的“西藏信托——韬蕴资本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优先级份额,资金用于向韬蕴资本提供信托贷款。西藏信托与韬蕴资本签订《贷款合同》,为确保按期还款,韬蕴资本实控人温晓东对《贷款合同》项下全部债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同时乾宸百合投资公司和其公司高管也用名下数套位于北京的房产对此作抵押担保。

除此之外,资管计划在募集期时的披露显示,其风控措施还包括由韬蕴资本或其指定关联方认购的劣后级资金3000万元,以其为资管计划提供担保。同时还款来源是韬蕴资本及其关联公司所投资项目收入以及价值2.9亿元左右的抵押物处置收入。而该抵押物是上述北京核心地段现楼抵押,抵押面积5565.45平方米,预评估价格2.9亿元,彼时的抵押率为58.6%。

这意味着,该项目至少从这方面看上去,本金的风险是能够被覆盖的。

不过对于投资者而言,“担保和抵押物是一方面,其实谁也不想走到那一步。所以融资方的实力是需要综合考虑的。”一位资深证券市场投资者提及,如今爆雷项目较多,诉讼期漫长,最好的结果还是找到优质底层资产,避开风险。

也就是说,韬蕴资本所展现出的还款能力,对于该产品的投资人而言至关重要。而在项目亮点的描述中可以看到,“融资方(韬蕴资本)管理资产规模较大,投资项目优质,且目前已有较高浮盈,预计今明两年(2017年、2018年)退出,融资方及其关联方于2016年下半年至2018年上半年可实现现金总流入约33.12亿元,现金总流出约13.11亿元,现金净流入金额约20.01亿元,可完全覆盖本资管计划借款本息。”

但事实似乎并不如此,根据联储证券9月3日披露的公告显示,由于债务人没有如约兑付,导致其无法按约定向投资者兑付。依据《贷款合同》约定,韬蕴资本应于2018年7月19日偿还第一期信托贷款本金的10%,8月19日偿还第一期信托贷款剩余本金6480万元及对应利息62.64万元,但其并没有按此履约。

频频踩雷

天眼查数据显示,韬蕴资本注册于2014年,曾用名为“韬蕴(北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温晓东,其也是持股比例高达90%的大股东,以及公司实际控制人。而韬蕴资本参控股35家公司(涵盖私募产品),其中数个为平台型公司,分别涉及农业、影视、新能源、地产等。同时其旗下的参控股公司及项目存在交叉持股的现象。简单而言,就是部分其参与的有限合伙私募基金也投向了其旗下的项目。

记者注意到,其在乐视系上的“泥足深陷”。公开资料显示,韬蕴资本首次接触乐视是在2014年,后来陆续投资乐视移动2亿元、乐视体育3.2亿元、乐视汽车3.34亿元,乐视影业等多个乐视项目。韬蕴资本管理合伙人郭震曾在2016年12月多赢金融品牌战略升级发布会上表示,韬蕴已经对乐视投资超过15亿元。此后,其2017年入股易到时,不少媒体认为,“接手易到纯属无奈之举”。由于上述大量资金“捆绑”在乐视系内,在乐视濒临“崩盘”之际,几乎没有更好的选择方案,只能抓住相对还行的资产,这其中易到还算其系内相对较好的一块。据媒体报道,韬蕴资本的交易现金价格在5亿美元左右,此外,其此前提供给乐视控股旗下业务的借债,也将以债转股形式转入易到。

但如今来看,易到的困难,似乎被低估了。

上述资管计划的募集期里,其尚未接盘易到,但在资管计划的存续期中,随着乐视“炸雷”,与其有着较为深度合作的韬蕴资本难以全身而退。接盘易到后不久,温晓东曾在采访中明确提及,未来易到估计还需要投入二三十亿元。而2018年,韬蕴资本开始频频出现资金紧张的迹象。其中,今年5月18日,小村资本发布公告称,由于借款人韬蕴资本未能完全按照借款协议约定足额支付本基金第一年的利息,只能向投资者延期付息。随后,不到4个月,由于不能按期完全兑付“聚诚1号”第一期到期本息,韬蕴资本即将面临司法程序。

“聚诚1号(韬蕴资本)项目,我司已于9月6日起诉立案,今日预计完成缴纳诉讼费用和申请财产保全的保险费用。付款完成后,我司即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前期房产通过西藏信托已抵押给资管计划),推动法院尽快完成司法查封冻结工作。”《中国经营报》记者9月10日从联储证券方面独家获悉。

而韬蕴资本目前究竟资金压力情况如何?在易到项目上究竟存在怎样的压力?截至记者发稿,韬蕴资本暂未作出回复。

不过,记者发现,就在今年5月14日韬蕴资本与赫美集团(002356.SZ)签署了《战略投资合作框架协议》,其约定韬蕴资本将在该协议签署后3个月内以包括但不限于大宗交易、二级市场购买、协议受让等方式收购公司不低于5%的股份,并在收购完成后的12个月内不以任何方式进行减持。而彼时,该公司股价在每股15元到16元间,按总股本5.28亿元计算,其5%的股份在二级市场的价格将达到3亿到4亿元。6月29日,韬蕴资本的一致行动人易加资本以2.53亿元左右的价格通过收购广袤投资而间接持有赫美集团4.54%股份。

“腾挪”易到

在支付2.53亿元的价格间接购入赫美集团股权的前一个月,韬蕴资本曾一度无法按期支付小村资本借款协议利息,资金不可不谓紧张。其为何这个时候签署这一协议?虽然其最终方案显示出私募机构的灵活(购入股东方股权则可以不用考虑锁定期),但一般而言,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属于意向性协议,在该协议中却明确约定了韬蕴资本要在规定期限内进行股权的购入。韬蕴资本愿意“提前支付”、签署这一协议的原因何在?

记者经过梳理发现,这仍然与易到这块资产的“腾挪”有关。

韬蕴资本在经历为易到注资填补押金挪用窟窿、恢复平台提现、更换管理团队以帮助易到品牌重新“活过来”的种种努力后,2018年4月,易到公开了新一轮资本运作。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4月,中信银行通过子公司信银投资完成了对易到的股权投资,持股18.18%。彼时这一举措被认为是韬蕴资本进入易到后第一次融资。不过,记者调查发现,韬蕴资本早在2017年就展开了这些动作,且接盘方均背景深厚。

从工商资料变更上来看,中信系旗下的鹰潭市信银风华投资有限合伙企业是在2017年10月,和韬蕴资本的一致行动人王菲(有媒体披露其为温晓东秘书)一起变更为易到运营主体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车云”)的股东。

不久后,2017年12月,一家叫作北京中泰创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泰创盈”)的投资机构悄然进入。而记者发现,该公司的唯一股东正是中泰创展,而且中泰创盈持有东方车云20%股权。

到了2018年5月,掩盖在信银风华投资进入易到的新闻背后,上海哲蕴商务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进入东方车云,持股28%。在5月之前,该公司的股东为蓝巨资管(韬蕴资本持有其母公司75%股权)和韬蕴资本,但5月之后其股权结构变更为宁波保税区鋆达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99%,蓝巨资管持股1%。

也就是说,截止于此,韬蕴资本在易到的股权已经让出一半以上。而这并没有结束。上述与赫美集团签署的、看似不划算的《战略投资合作框架协议》将是其运作的最重要一步。

8月8日,赫美集团与韬蕴资本的一致行动人王菲、中泰创盈就受让易到用车运营主体东方车云相应股权事项签署了《合作意向协议》,并同意该协议签署后及交易筹划过程中实施股权融资及引入战略投资者事项,赫美集团也将受让届时标的公司股东持有的标的资产。

换而言之,如果该协议落地,韬蕴资本将以运作其上市的办法,成功实现该项目的退出(考虑到其仍然间接持有赫美集团股权、同时持有东方车云参股的易到万通部分股权,以及通过蓝巨资管还持有该项目极少一部分股权,该退出是指从项目全身而退,而非清空)。这一笔交易的代价和收益是什么,在赫美集团尚未给出最终方案的情况下,暂无法计算。但有未经确认的消息称,韬蕴资本目前在上述资管计划违约后,已在着手处理作为抵押物的房产。

这一多事之秋,尽快退出、收缩存活或是韬蕴资本的一种选择,不过事件究竟会如何发展,尚不可知。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报道。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代购逃税74万

  • 锤子科技发声明

  • 于欢母亲获刑3年

  • 伊朗约战国足

  • 偶遇李小璐母女

  • 阿信方回应恋情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