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集集的苦闷:开业俩月就被“二选一”?

亿邦动力-电商关注

【亿邦动力讯】日前,多个品牌企业向亿邦动力爆料称,天猫将“二选一”的枪口瞄准了社交电商拼多多,要求商家降低对拼多多双十活动的参与力度。然而昨日,一个名为淘集集的社交电商平台也加入了这场“战斗”,其创始人张正平在朋友圈称,拼多多是在“贼喊捉贼”。

淘集集的苦闷:开业俩月就被“二选一”?

图片来自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朋友圈

显然,用“贼”来描述一家公司过于情绪使然。“二选一”已经不再新鲜,每逢大促前夕,总会出现些抱怨声,甚至公开的口水战。但是,这些往往都源于大佬间的博弈,一个初创企业为何会牵涉其中,淘集集究竟是谁?

据悉,淘集集在今年8月刚刚上线,是一个针对“县乡村”用户的社交电商平台,通过邀请好友一起拆“助力红包”的方式裂变。与拼多多相似,其主打的也是低价、高频商品,包括日用百货、美妆个护、服饰鞋包、家居家纺等。

淘集集的苦闷:开业俩月就被“二选一”?

淘集集App截图

值得关注的是,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曾在宝尊电商任职,任旗下品牌尾货特卖平台“麦客疯”CEO。作为阿里持股15.6%的电商运营企业,宝尊对电商深耕多年,而出身宝尊,经验丰富的张正平也让自己的新创业项目淘集集少走了不少弯路。

淘集集的苦闷:开业俩月就被“二选一”?

淘集集基本信息(图片来自天眼查)

淘集集的苦闷:开业俩月就被“二选一”?

截至2018年3月31日,阿里巴巴持有宝尊电商15.6%的股权及9.1%的投票权。

(图片来自宝尊电商财报)

根据淘集集官方数据,上线两个月,平台已聚集20万SKU,日活用户达500万,日订单量超过1300万。虽然客单价只有约20元,但这份数据所代表的发展速度却是相当惊人的。那么,是否正是因为这份成绩,让淘集集成为了社交电商大佬拼多多准星中的猎物?

淘集集方面向亿邦动力介绍了一位同时入驻淘集集和拼多多的商家,该商家爆料,今年十一期间,自己收到了拼多多小二要求其下架淘集集商品的通知:在48小时内下架淘集集商品,全面清查后发现违规的商家,将予以三级处罚(商家介绍称,店铺及关联店铺资源位下架3天)。

淘集集的苦闷:开业俩月就被“二选一”?

图片来自张正平朋友圈

“小二给出的是正式通知,在商家群里进行了说明,部分商家还接到了电话通知。”该商家补充道,“拼多多强调了会对该要求作出全面清查,让商家48小时之内尽快处理。目前,已经有几个商家被直接点名处罚。”

当下,部分商家仍在奋力追逐更低的流量成本和更大的流量渠道,无暇关注品牌自身建设。随着淘系生态环境对中小商家日益严苛,当拼多多、淘集集这样的平台出现之后,商家“分心”在所难免。另一部分聪明而有远见的从业者则会发现,社交电商这条赛道已经有些拥挤。

就在本周,云集创始人肖尚略称,自己不再仅仅将云集定义为“社交电商”,而是转向“会员电商”这个全新的赛道。可见,社交电商低成本获客阶段已基本告一段落。在拼多多上市确立了市场领先地位之后,跟随者甚多。相应的,同质化竞争也明显起来。上述商家指出,这种竞争主要体现在:拼多多的“发家”爆款,如卫生纸、清洁球等家庭清洁、百货类商品已经陆续出现在了淘集集中。

从苹果App Store的购物软件排名来看,前15家电商中,包括拼多多、蘑菇街、微店、贝店、淘集集等在内的社交电商应用已占据了相当比例,这是前所未有的生态变化。而淘集集也曾一度冲进了App Store购物软件的前十位(截至发稿,拼多多第一,淘宝第三、淘集集第十二)。

淘集集的苦闷:开业俩月就被“二选一”?

这位由淘集集推荐的商家透露,自己在淘集集的销量已经达到拼多多的一半,但就当前情况,假如真的“二选一”,还是会选拼多多。“目前,拼多多还有优势。”

淘集集的苦闷:开业俩月就被“二选一”?

图片来自爆料商家

“虽说社交模式流量分散,但在拼多多调整为品牌化战略以后,资源位带来的流量对于非大牌商家尤其珍贵,下架资源位会给商家带来的损失相当大。”有商家表示,在拼多多这种平台做的都是深度库存商品,一旦关闭流量或者某个渠道会造成巨大的库存积压。

不过,这位精明的商家也随时准备留出后路。“只要淘集集销量能达到拼多多的三分之二,我就选淘集集。”他表示,“淘集集对商家相对宽容,拼多多的‘错一罚十’不是一般商家可以承受的。”

亿邦动力没能找到更多商家来指责这场“二选一”闹剧。毕竟通常情况下,商家既是平台恶性竞争的“牺牲品”,也是无法与任何平台建立信任关系的“心有戚戚”者。

就像以往“二选一”事件涉及的商家所说,大家已经“被搞怕了”。对于依附平台属性强、只有卖货能力、缺失品牌建设能力的商家而言,其困境则更加明显。

一位KA商家表示,对于严苛的二选一政策,也不是全无办法。“我们现在会启用朋友、亲戚注册的新公司,用不同的主体在不同平台开店。如果连这种都查得到,那就真的没辙了。”该商家无奈地说,只能小心再小心。

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向亿邦动力表示,拼多多一面面临着天猫逼迫商家二选一,一方面又逼迫商家对淘集集二选一,“实在有些不地道”。

而对于突然跳出来的指责,截至发稿,拼多多官方暂未做出回应。

亿邦动力查阅资料发现,拼多多并非第一次被指要求商家“二选一”。2017年8月,苏宁旗下拼团平台乐拼购负责人发微博指责拼多多“学人家二选一”。彼时拼多多给出的回应是不知道乐拼购这个平台,并直指其是在为打知名度“碰瓷”。

事实上,无论淘集集与拼多多之间的戏码是否被视作“碰瓷”,无可否认的是,拼多多自己也正面临着“被二选一”的问题。“天猫相关工作人员正在和部分商家进行沟通,要求商家降低对拼多多双十活动的参与力度。”多位商家日前向亿邦动力爆料,天猫小二一直在关注品牌在拼多多活动会场的情况,已有商家下架了爆款商品,同时保证其他商品不会低于天猫售价。

当然,这一情况被阿里巴巴公关部坚决否认了。

但接踵而至的却是拼多多联合创始人在朋友圈对“友商”的公开指责。

淘集集的苦闷:开业俩月就被“二选一”?

图片来自拼多多联合创始人朋友圈

朋友圈已经成为“二选一”互怼的最佳阵地。而这样的猫鼠游戏,又成为了今年双十一大战之前的开胃菜。对此,亿邦动力也在时刻关注最新进展,并呼吁电商行业良性竞争。显然,在整体大环境充满不确定性的时候,谁能逆水行舟,谁能逆风翻盘,谁更关注品牌自身的成长性,才是根本。

作为社交电商的一枝独秀,拼多多爆发式地入场和上市像是在阿里的铜墙铁壁中撕开了一个口子。解锁GMV超过1000亿元的成就,阿里用了10年,京东用了6年,而拼多多只用了不到3年。显然,这样的成长速度是电商巨头们意料之外的。

更令传统巨头担心的是,原本就具备社交优势的拼多多与腾讯的绑定仍在加深。就在拼多多进入微信重要资源位“限时推广”的第一天,它也正式挡在了京东前面,成为了被天猫“二选一”的对象;而当拼多多和天猫双方的支持者鏖战正酣的第二天,便又有新玩家称拼多多在“贼喊捉贼”。

拼多多之于阿里,淘集集之于拼多多,关于“二选一”的争论是否真的这么重要?这样的循环不免会让人想到那句话:“当你远远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

淘集集的苦闷:开业俩月就被“二选一”?

(文|前浅)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