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谈资关注

“在没在,在了回我。”“你是?”“电话多少,我找你。有个合作找你谈。”对这样无礼的私信,白波很生气,“对不起,我没兴趣。”《舌尖上的中国》前后有超过40位摄影师为其工作,白波是其中之一。每天都有人慕名而来,也有少数像那位女士一样,“我只是找舌尖的摄影师,正好找到你,不合作就算了。”很难说这不是另一种慕名。

《北川纪实》《舌尖上的中国》《悦食中国》《音乐公路之旅》等等的摄影工作,都有白波的参与。舌尖1的执行导演任长箴曾公开夸他的某个场景拍摄“文艺,大气,表现稳定,焦点很好,伽马调得也好”。也有粉丝会在看电视的时候,抓拍片子中白波一晃而过的身影,并@他,“白老师我又看到你了。”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39岁的白波,现在还是更喜欢稍微安静一些的环境。微博粉丝一万出头;他给两个双胞胎女儿取名吉祥、如意;家里沙发背后的一排书架,除了摄影专业书,更多的是哲学和佛教之类;直到去年白波才找朋友老杨拍了几张工作照。

就算长期生活工作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除非重要的事情,白波能不进城就不进城,“让自己呆在一个小的空间里,远离城市喧嚣的地方可能更加适合我。”

但他依旧还是那个忙碌的摄影师,2011年拍舌尖的7个月,像打仗一样全国各地跑。今年清明前后白波来成都用手机拍了几天素材,又赶回北京进行后期。他抽出中午吃饭的时间来和我们聊聊对成都这些年变和不变的印象,聊了聊纪录片。“艺术来源于生活,真的是真理。”“我个人来讲,还是拍一些市井化的东西,更能找到感觉。”

视频加载中...

「一张图,一座城」

白波用HUAWEI P30为成都拍摄的短片

点击可播放↑

山西人白波自己都记不清到底来了成都多少次,每次来都觉得变化太大。白波隐约记得自己是在毕业之后03年工作的时候第一次来成都,那两年他还在央视一档类似《走遍中国》的节目。

2008年的5.12之后,白波花了3年为阳光卫视拍摄《北川纪实》,“基本上从第一年5.12到一直到2009年的5.12都在北川,一直在记录地震后的情况。2010年2011年就隔一段时间去,人物的线索、主人公的生活又有了改变。”拍《公路音乐之旅》的时候,白波其实也来成都拍过一家酒吧。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因为工作在成都停留或中转,每次到成都白波感觉都像是一次“和朋友的久别重逢”。他在成都有很多不同行业的朋友,在来四川之前,他一口辣都不能吃,现在也成了“无辣不欢”,偶尔从厨师朋友那里讨来方子,白波空闲做菜也会放点豆瓣酱。

“洛带伤心凉粉,我觉得还好,也不是特别辣。”《悦食中国》在成都10余天的拍摄期间,白波和任导总是走到那里吃到哪里,凉糕、冰粉、担担面、钵钵鸡、豆花和燃面……他们吃了不少,“还真不会刻意去那家店,碰到什么吃什么。这方面,我们不是一个合格的吃货,不会为了吃一个美食而去一个地方,都是为了拍摄需要才去。”

对成都人随时随地喝茶晒太阳闲聊天的慵懒,白波也是羡慕的。“拍人民公园背后的老茶馆,看到那么多老人都是回头客。早上买个菜也要打卡,中午也要打个卡。这成了很大一部分成都人生活的定式。”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白波在查看拍摄效果

随时随地能在北京约上三两个朋友聊天,对白波来说很奢侈。“我在北京从来没有过一次能够悠闲地坐在一条街上喝一碗茶”。

“如果能聚起来,大家不是谈工作就是吃饭。”从小喜欢踢球的白波,要和朋友在北京约一场球也并不是那么容易。“还是成都多元一些,大家还能聊聊天,喝喝茶,打打麻将。这是一种文化,和别的地方完全不一样。这也是成都这么些年一直没有变的东西。”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白波在金熊猫餐厅和川菜大师彭子渝交流

每次来成都白波都脚步匆匆,来不及和朋友打招呼,顶多在某个收工的夜晚吃点串串,然后就又要打包沉重的机器离开。命题用手机拍摄,这次来成都拍摄素材的白波,脚步比之前都更为轻盈。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白波在宽窄巷子拍摄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白波在金熊猫餐厅后厨

这次短片的主题是“一张图,一座城”。“王亥老师提供给我一些他当年拍的老成都的照片,和我新拍的成都,我会做一些对比。”设计师王亥是其中一个主人公,“从他的理念来讲,他的记忆深处是50年代或者60年代的成都。”

一筑一事的王牧之是年轻一代的摄影者,片中还有一个更为年轻的主人公——时尚博主CC。“我想通过这些我拍到的点和这些人物给我们表述和陈述的这些照片,把它们连成一幅画轴,从每一张静态的定格瞬间,然后串联起来,形成现代成都的一幅长卷。”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白波在金熊猫餐厅后厨拍摄美食

3、4天的拍摄时间,从筹备到完成最终的拍摄,所有的事情都得在一周的时间内确立下来。“整个项目时间还是特别紧,而且这次恰恰是手机拍摄,对我们来说都是新的尝试。前期好的规划很重要,我在成都文旅的朋友们提供了很多好的思路,他们了解成都的文化和气质,而我更注重把这种内在的气质幻化为直观的影像。我们共同筛选了一批最具成都代表性、最打动人心的拍摄点位”。

年轻人爱去的339,太古里,IFS……成都的经典地标这次几乎囊括在白波的镜头内,还有一些老的街巷,如崇德里、十一街,还有玉林西路,这是老成都的一面。成都人现在的生活都离不开这些地方。

深夜西岭雪山的星空,白波在那里拍到凌晨五点,睡了两个小时后起来拍日出。“成都是一个既快又慢的城市,他有动和静的对立面。像拍雪山,就是想找一个静的场景,兰桂坊、339我是想表达有一些年轻人夜生活的场景。”

“有古老成都的一面,也有现代成都的一面。通过不同的维度来诠释一个全新的成都应该是怎么样的,也希望通过这样的新旧对比,人们能了解到成都的发展历史,现在的成都为什么是这样的,为什么是慵懒的,为什么是慢节奏的,为什么是适合人生活的。”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白波在拍摄夜游锦江

就算是夜晚,成都人似乎也能找到对生活新的热爱,总是嫌弃夜也不够长。片中很多的夜景,还没怎么习惯的白波形容这有点“黑白颠倒”,“每天拍到十一二点结束,好像夜生活才开始,有时候晚上和朋友约串串吃到两三点,其实马上又要白天了。”

“顺着夜游锦江的线路,我们晚上去了兰桂坊和339,拍了一些酒吧的夜生活和晚上的人山人海。从视觉效果来讲,我觉得夜游锦江这个项目特别得有新意。它运用高科技的手段,晚上有灯光映射,使成都的母亲河全天都能焕发生机。”

“灯光使得锦江显得更有生命力。我晚上在桥头拍摄都能感觉到,尤其是坐船很惬意,很有点儿江南的感觉。它给老百姓提供了另外一个想象的空间。”

“像夜游锦江这样比较新的东西,北京还真的没有,锦江穿城而过的天然优势,又有整体的历史文化聚集其中。”仔细再想了一下北京 ,白波说:“通惠河和成都的锦江完全是两个感觉。”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白波在339附近拍摄夜游锦江的镜头

带动、勾起人们对老成都流失的记忆,这在白波眼里相当重要的。“这部短片大的slogan是‘未来影像’,那天我们也在探讨这个问题,很多人的理解当中,采用一些特效、三维或虚拟空间,可能代表未来5年10年高科技的一些影像处理方式,那就叫未来影像。”

“在我的理解中,未来影像恰恰是相反的。通过这次的拍摄,我理解到我所拍摄的人物,我所见到的成都。在我理解的概念中,未来影像恰恰是以前存在于每个人脑中的记忆当中的图片,通过艺术的手段还原老成都的样子,我觉得这个是未来影像,也是我所表达的东西。那个是更能触动人心的。”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白波在拍摄夜游锦江

“现代化的城市,高楼大厦,很多城市都长得非常像。他恰恰不是我想要的那种。”有些东西还是应该做一些现代化的保留。“让有过经历的人能够勾起回忆的还是老的物件。王亥老师在崇德里所做的保留,在原址的基础上进行了处理,里面的建筑、设施陈列可能是现代化的,但外表还在,这也是一种回忆。”

“一个旅游景点,像宽窄巷子,人山人海在商业上是成功的。旁边的金熊猫餐厅之类就是闹中取静,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还能感受老成都的闲适。”

“但真正的慢,还是在一些大街小巷,路边的一些茶馆。很多人在晒太阳,推着小孩的车在溜街,年轻人老人都在喝茶,那种生活是我想看到的。”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白波在金熊猫餐厅

每次看到成都街头那些最为日常和琐碎的片段,还是会打动白波。在拍到的画面中,最让他最满意的还是在一些老街小巷中随时抓拍到的买菜的人,哭泣的小孩,贴了封条的门……

“众生百态,这些东西更能让我有感觉。”可能这也成了某种不自觉的选题意识,“我们拍片子还是喜欢去更容易有故事,更原始的地方。或者更接地气的地方。”

在之前《悦食中国》成都部分中,你能从白波的镜头感觉到他对接地气生活的爱。第一次看到郫县豆瓣在犀浦的一处厂房时,“很多大缸子在院子里,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边。”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悦食中国,工人在郫县豆瓣厂搅拌

那是一个正在搬迁的厂子,“对我来说,我更多看到师傅们在整个迁移过程中的一些变化,那些干了几十年的老员工更多是不舍和留恋。”穿过高架,在拍卡车载着大缸和员工飞驰着前往新工厂的那组镜头时,“我觉得挺失落的。”企业有自己的发展,“永远不会再看到几千个缸摆在一个巨大的院子里这样的画面了。”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悦食中国,工人载着大缸离开豆瓣厂

在另一个和锅盔相关的片段中,那是他们偶然遇到的在洛带做锅盔的两口子,女儿在高考前后溺水身亡,他们之后又生了新的小孩,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悦食中国,老刘在做锅盔

“为什么我们之前要做悦食中国,我们在现代化里面,一定还是需要这样的片子,真正地通过几个点,通过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这些人实实在在所做的事情来表现成都的样子。”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悦食中国,老刘一家人

“所有的慢的不一定是奢侈的,有一些所谓的手工匠心,并不是真的匠心,他是商业的产物。做锅盔的两口子,他只有在那个生存条件下,天还没亮就起来,推着车走在摆摊的路上,只有在家里沟通的过程中,你才能体会到生活的艰辛。对我们拍片子的来说,我觉得更能打动观众的,还是要接地气,过普通人的生活。”

也只有在深入到成都的大街小巷,成都人的生活当中,挖掘最最普普通的人,才能发现成都原来的样貌究竟是什么。当然,“像IFS、太古里,这样的商场,聚集了很多年轻人,是一个新的城市发展下的缩影。”

从艺术的视角来呈现人和人的故事,人和城市的关系,和美食的关系,呈现每个城市独特的的一面,尽可能地做到真正的沟通。无疑,《舌尖上的中国》第一季的表现给了白波更多的可能。

在内蒙古拍摄完一部公益电影之后,正准备下一部电影的白波接到了同一个剧组的任长箴的电话,“我本身喜欢拍这种题材的片子,之前我也拍了很长时间的电影广告,是不是应该换一个思路和比较感兴趣的方式继续工作。”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很多人盛赞白波的镜头大气,包括任长箴。“什么样的镜头是大气?有一些基础的画面,这个基础上是更多展现一个故事的连接性。采访的这个人,从摄影机背后你能感觉她有变化,比如她马上要哭了,肯定会和周围的人会发生一些什么,他会和哪些人发生交集,或者他有哪些的行为动作,需要有判断的。这个时候你的镜头就能够反应出来,知道下一步是要运用到哪里的。镜头运用的合理不合理,这是大气,而不是说你拍一个很美的画面。任老师所说的‘大气’可能是这个意思。”

“我可能思考得更多,在拍摄过程中,更多是融入到过程中,所有的东西只有摄影师能够第一时间掌握信息。拍摄过程中,都是摄影师去判断这个故事的走向。镜头的运用,对摄影师独立完成一个片子的历练很重要。”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白波在金熊猫餐厅后厨

或许还有心态。“在拍片的过程中,我没有那么着急,更多喜欢等待,等一件事情的发生,在这个发生的过程中去捕捉,而不是随意地去拍。”那次的拍摄,他们有一个镜头正是赶着山里的猪群奔跑,精疲力竭赶了无数次,以求更好的状态。

“这是一个生活的过程,我觉得这么些年拍片子,最感谢的还是感谢生活。自己的生活总是单调的,丰富的生活经历是需要去体验的。这个职业带给我体验更多不同生活的机会。下次在拍摄当中,总会觉得这样的场景是在哪里见过,我是用什么方法来拍摄。”

“所有的艺术都来源是生活是真理,真的是这样的,不去体验,是创造不出和表达这样的生活。你在一个地方踏踏实实呆下来,先去了解这个地方的人,这个地方的事,建筑和生活,才能真正拍好一部片子。如果是走马换花,所有的都是浮于表面。”

白波:还是拍市井的东西,我更能找到感觉

手淘搜索“谈资大优惠”,优惠多多,好物多多。

热门推荐
打开APP看更多推荐
今日热点
  • 爱尔兰女记者身亡

  • 外卖哥撞人遭索赔

  • 邯郸地震

  • 山东严禁初三分流

  • 忘买鸡腿被妻捅死

  • 第三方不售处方药

打开APP看更多热点